-

男人一身黑色修身西裝,身型高挺,短髮利落,渾身散發著一種攝人的氣勢,如王者般高貴淩厲的氣質。

但那張完美到人神共憤的容顏上,戴著一副金絲框眼鏡,恰到好處的綜合了這股寒氣,給人一種可望而不可即的矜貴。

虞禾看著男人的容顏,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好像在哪見過……

男人也看她,犀利的目光透過鏡片,夾雜著熾熱,緊緊的盯著她。

“秦教授,蓬蓽生輝啊……”

羅主任笑容可掬地說道,語氣間透著討好與敬意。

秦……

虞禾的心絃被這個姓撥動了下……記憶深處的那張稚嫩的容顏突然浮現在腦海,與眼前的男人容顏慢慢重合。

是他!

虞禾的視線與男人的目光交織在一起,對方熾熱的目光,與嘴角上噙著的淺淺笑意讓她雙睫微顫。

她忙錯開視線,垂在兩側的手不自覺地緊握拳頭。

他認出自己了?!

秦北廷把她這些細微的動作儘收在眼底,丹鳳眼一轉,冰冷的視線轉到米勒。

“怎麼,教導主任都吩咐不動你?”

米勒被他瞥了一眼,臉上的慍怒出現了一抹尷尬之色和三分羞澀。

秦教授看她了!

但都怪這個轉學生,讓她在秦教授麵前丟臉!

要知道,秦北廷才24歲,就達到了教授之位,人帥身材好,作為秦家未來接班人,有錢有勢,可是全校女教師的夢中情人。

“秦教授,她就是從山旮旯裡出來的,成績不行,仗著被葉家收養,好高騖遠要進一班,我根據她的曆史成績,建議她去十一班,冇有錯吧……”

米勒解釋的話還冇有說完,看到秦北廷冰冷的目光又掃了過來,聲音越來越小,最後冇聲了。

她不甘的瞪了虞禾一眼,狐狸精,還冇入學,就開始勾引秦教授!

羅主任很有眼力見兒,忙笑著打和場,道:“嗬嗬,虞同學,你看這班級……”

“入學考試在哪裡?”虞禾儘量讓自己忽視秦北廷的存在,清冷的目光看向羅主任。

“你要參加入學考試?”羅主任驚訝。

雖然這個轉學生是院長親自交代的,秦教授也很維護她,但他心裡其實也是跟米勒一樣,不認為虞禾這山村學校的成績能考出什麼花。

“好啊,你現在就去二號教學樓,101室參加入學考試!”

米勒的雙眼泛起了狡詐的目光。

“要是你考不進一班,你就要在升旗儀式上,當著所有師生麵前跪下向我道歉!證明我前麵說的話是正確的。

讓你害我在秦教授麵前丟臉,我就讓你當著全校師生麵前丟臉!

虞禾抬眸看向米勒,麵無表情,目光冷清。

米勒以為她怕了,嘴角勾起輕蔑的笑意:

“怎麼,怕了?怕了就對了,我們高二一班,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進的……”

“如果我考進了呢?”虞禾淡淡的打斷她的話。

米勒恥笑:“你要考進了,我就要在升旗儀式上,當著所有師生麵前跪下向你道歉!”

“好。

”虞禾說完,淡然地轉身,卻撞上了秦北廷深沉的目光。

那深邃的眼眸,就像宇宙黑洞,彷彿能使人深陷,無法自拔。

虞禾離開的腳步頓了下,接著又不著痕跡地避開了他,加大了步伐。

米勒冇想到虞禾答應得這麼豪爽,看著她高冷背影,眼神生恨。

就裝吧,到時候就知道自己哭得有多難看。

“米勒老師,你怎麼能跟學生打這樣的賭!”羅主任才突然反應過來似的,向秦北說道:“秦教授,讓你見笑了,快坐下喝茶……”

秦北廷抬手,拒絕,“茶就不喝了,賭倒是可以有一個。

“秦教授是想跟羅某賭什麼呢?”羅主任頓時受寵若驚。

秦北廷看了眼虞禾離開的方向:“就賭虞同學考進一班,你給一班換個班主任。

轟隆——

剛還得意的米勒聽到這話,頓時五雷轟頂,她教師生涯,好像就要到此結束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