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老夫人的語氣緩慢,肯定,讓正要繼續誇祁媛媛的醫生瞬間誇不下去了。

她這話,就像一個無聲的巴掌,打的現場所有人的臉啪啪疼。

尤其是祁媛媛,她臉上笑容尷尬,這種現場否認,就像領頭讓大家一起來質疑她無名神醫的身份。

要是一般人,她肯定會“委婉”的不再給治病,偏偏對方是與祁家旗鼓相當的陸家老夫人,她不能拿對方怎樣。

“媽,您是不是糊塗了,您哪來的孫媳婦啊?”

李潔英說道,為了緩解尷尬,她又道,“您是想讓媛媛給您當孫媳婦是嗎?我覺得可以,一銘也到了該結婚的年紀了,我覺得他們兩個門當戶對,非常合適。

聞言,祁媛媛嘴唇翕動,在想用什麼措辭拒絕。

她心裡隻有秦北廷,非他不嫁。

“不行!”

然而,她還冇有開口,陸老夫人先拒絕了。

陸一銘要娶也是優先考慮虞禾,陸辰宇那臭小子不行,就做哥哥的頂上。

“我已經給他物色好人選,等我打探好,就可以安排他們見麵。

”陸老夫人說道。

先被質疑醫術,接著又被否認人品,祁媛媛臉上笑容窘迫。

雖然她隻認定秦北廷,非他不嫁,但她好歹是四大家族的之一的祁家大小姐,北市第一名媛,竟然入不了陸老夫人的法眼?

這種心裡落差讓祁媛媛滋生了妒忌的心理。

“媽,在北市,還能有誰比得上媛媛條件好?”李潔英問道。

她很喜歡祁媛媛,兩家門當戶對,要能跟祁家聯姻,他們大房的地位就穩了。

但在陸家,她還得尊敬陸老夫人。

“先保持秘密。

”陸老夫人不說。

她瞭解她這個大兒媳婦,但凡多透露點,肯定會去調查,然後不喜歡,估計還會恐嚇人,所以她故意保持神秘。

陸老夫人不說,李潔英也不能勉強,晚點派人查一下就知道了。

“我身體已經冇有什麼問題了,謝謝祁小姐這段時間的治療和照顧,以後就不用來給我治病了。

”陸老夫人對祁媛媛說道。

“媽,你不讓媛媛看病,是想讓那個女人給你治病嗎?你怎麼這麼糊塗,媛媛可是鼎鼎大名的無名神醫!”李潔英說道。

“陸大夫人,沒關係的,既然陸老夫人已經有更好的選擇,我就不打擾了,祝您早日康複。

”祁媛媛微笑著說道。

說完,也不等李潔英挽留,轉身走了。

她要表現出自己生氣了的態度,她祁媛媛可不是誰都可以欺負。

其次,類風濕這個病,就算是真正的無名神醫也不可能治好,所以陸老夫人不讓她繼續治療,反而幫了她。

既然陸老夫人要她那個“孫媳婦”治,那就讓那個女人治療吧,以後出事了,不用她承擔責任。

“媛媛……”李潔英表麵裝模作樣追出去想挽留祁媛媛,但實際上,出去後,立馬讓人調查給陸老夫人施針的人去了。

她真正關心的並非是陸老夫人的病,而是老夫人想要給陸一銘安排的對象會是什麼人。

最後再想想,如何讓那個女人把老夫人治死,這樣,陸一銘跟祁媛媛就有戲了。

——

下午放學。

虞禾和楚穎剛走出校門,一輛白色的瑪莎拉蒂停在她們身旁,車窗下滑,露出一張人神共憤的俊顏。

“秦教授……”楚穎激動的差點尖叫起來,見周圍有不少同學投來八卦的目光,她自己立馬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老大,那我就不打擾你們約會啦。

”她笑嘻嘻的說完,揮揮手走了。

她走著走著,三步兩回頭的,悄咪咪用手機拍了幾張照片,分享在好閨蜜的幾個群裡。

中午秦北廷來找虞禾的訊息在學院裡各班的八卦群裡炸開了鍋,把這幾天顧氏集團家破人亡的熱點新聞給頂下去了。

在群裡八卦,完全是因為學校論壇裡發不出秦北廷和虞禾兩人的照片,甚至關於兩人的八卦帖子都發不出去。

傳聞是被校方的技術員給遮蔽了敏感詞。

虞禾見楚穎這模樣,有些無奈的笑了。

“同學,要坐車嗎?”秦北廷坐在駕駛座上,勾著嘴角問道。

虞禾上前拉開副駕駛車門,進去,揶揄道:“秦先生這是公費出來當司機?”

秦北廷順著她的話,說道:“是的,老闆給的工資太少了,不夠包.養大學生,隻能偷偷出來賺點外快。

“可不巧,我冇有錢,準備坐霸王車。

”虞禾故意說道。

“冇錢沒關係,可以換彆的方式支付。

”秦北廷說著,往副駕駛座湊了湊,指指嘴唇,“來,加個油。

“……”

虞禾五指張開把他的臉推回去,“好好開車。

秦北廷低笑兩聲,拿下她的手,親了下她手背,“晚上想吃點什麼?”

“回葉家吃。

”虞禾看了眼手機螢幕裡葉啟晨發來的資訊,說道。

剛好她要回去拿秦北廷的藥,給他做最後的治療。

“好的。

”秦北廷打著方向盤,掉了個頭。

虞禾給葉啟晨回了資訊,抬頭髮現不是回葉家的路,“你要去哪?”

“先去買點東西。

”秦北廷說道。

一個小時後。

虞禾和秦北廷從商場裡出來,身後跟著陳東和一個穿西裝買墨鏡的保鏢,兩人手上拎滿了東西。

從老人的營養補品到小孩玩的遊戲機,可謂是把一家老少的禮物都買齊全了。

“不能空手去你家。

”秦北廷看出虞禾的疑惑,主動解釋道。

虞禾:“……”

虞禾:“你也不是第一次去我家。

秦北廷點頭,“是的,所以要把禮物補上,給你家人留個好印象。

“好印象指的是第一次上門就掏槍傷人?還是第二次厚臉皮跟著一起全家遊?”虞禾揶揄道。

秦北廷:“……”

“嘖,難怪你說我哥哥像防狼一樣防著你,因為他不喜歡你。

”虞禾又給他補了一刀,然後上了副駕駛座。

“……”

秦北廷坐到駕駛座,伸手揉了揉虞禾的頭頂,“你哥哥喜不喜歡我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喜歡我就夠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