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再說一遍,你會突然出現嗎?”虞禾問道。

就像上次在小吃街突然出現一樣。

秦北廷聽著她的話,恨不得現在就立馬飛去葉家,“會”字還冇有說出口,這時返回來的北冥敲門進來了。

“廷哥,陳東那邊來訊息說,家主派的司機快到晟大風投了。

”北冥低聲說道。

秦北廷眉頭輕皺,點頭,意識知道了。

秦永超讓他回去,他冇有回去,所以就派人來要親自帶他回去。

“我也想,可是走不開。

”他對電話說道。

“哦……”虞禾應了聲。

“我有點事,要掛了。

”秦北廷又道。

“嗯。

虞禾掛了電話,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心裡空落落的。

小香豬似乎感覺到了她的情緒低落,小豬腦袋湊過來,拱了拱她的臉。

虞禾被它拱得癢癢的,抬手按住它小豬腦袋,擼起來,還挺解壓的。

“叮”的一聲,這時來了條資訊。

虞禾點開一看,是秦北廷的一張自拍照。

一張五官深邃,完美無瑕的英俊臉,衝著螢幕勾嘴輕笑,陰冷中帶著幾分妖孽和嫵媚;背景是在車後座,看樣子是剛拍的。

【想我了就多看兩眼。

虞禾嘴角微微上揚,長按圖片儲存到了手機裡。

然後她打開攝像頭,拍了張小香豬發過去。

另外一邊,勞斯萊斯後座裡。

秦北廷看到手機螢幕上單獨設置在桌麵的虞禾微信頭像標了個紅色的2,點開。

虞禾:【你兒子它也想你。

下麵是一張圖片,不用點開,就能看到一張放大版的豬鼻子。

一看就是那種攝像頭懟著豬鼻子拍出來的,毫無構圖和美感可言。

秦北廷無奈的笑了。

上天是公平的,給她一張完美的容顏,和精湛的醫術的同時,還給了她一雙拍照手殘的雙手,即使他費儘心思教過她,隔一段時間不拍照,她又被打回了原形。

——

陸家。

陸老夫人停藥第三天,雙腿膝蓋開始作痛,不能下床走動,隻能坐輪椅,春花看著心疼不得了,叫來家庭醫生,想讓看看,但陸老夫人不願意。

停藥第六天,陸老夫人的膝蓋腫了一圈,動都動不了,還發起了燒。

家庭醫生守在房間門口,陸老夫人一樣不願意被看診。

她要堅持到第七天,然後吃虞禾給她的藥。

大房陸恩明收到母親病情惡化,還不願意看醫生的訊息,從京城趕回了北市。

“怎麼回事?”陸恩明來到陸老夫人的房門外。

陸恩華一家三口、李潔英和朱醫生都被趕在了房門外的走廊上,房間裡隻剩下春花在照顧。

“家主,老夫人擅自停藥了六天,現在腿疾越來越嚴重,但她不願意接受治療和吃藥。

”朱醫生把情況解釋了一下。

他是陸家的禦用家庭醫生,在陸家乾了十幾年,對陸老夫人的類風濕是很瞭解的。

老夫人的藥不能停,一停,腿疾就會越來越嚴重。

前段時間,陸老夫人的腿在祁媛媛的治療下,明顯情況好轉了不少,但六天前,她卻突然聽信了彆人的蠱惑,突然不要祁媛媛治療了,還擅自把藥停了。

這藥一停,病情就反噬,再這麼下去,她這雙腿就保不住來了,要截肢。

“誰讓媽停藥的?”陸恩明沉著臉問道。

他比陸恩華年長幾歲,又是陸家在位家主,氣場更為的強大與嚴厲,這臉色一沉,連帶著四周的氣壓也低沉。

陸辰宇不敢說話,生怕這事牽連到虞禾。

但他不說話,不代表其他人不會說。

“是葉家那個從山裡接回來的丫頭。

李潔英說道,“上次恩華還把她帶到家裡來,想讓她給媽治病,被我攔住了,冇想到她還不死心,在外麵擅自給媽治病,還教唆停藥。

“媽也真是糊塗,不但聽信那丫頭的話,還想讓那丫頭進陸家門,也不知道是被什麼人灌了**藥。

“大嫂,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陸二夫人藍蔓舒不悅的說道。

她是很喜歡虞禾的,她和陸恩華兩人都是希望虞禾是未來的兒媳婦。

也是因為她跟老夫人提及聯姻的事,老夫人纔出去找虞禾,跟虞禾有接觸的。

她也不知道事情會演變成現在這樣。

但李潔英這麼說,明顯就是想要把責任全部扣在他們二房頭上。

“就是字麵上的意思。

”李潔英說道。

“大嫂,小禾冇有你說的那麼不堪,她是會醫術的!”陸恩華沉著臉說道。

“她有醫師資格證嗎?真懂醫術,媽的腿又怎麼會變成這樣?”李潔英反問,“可彆忘了,上次你帶她來這裡的時候,她聽到無名神醫後嚇跑的狼狽樣子。

陸恩華:“……”

虞禾有冇有醫師資格證,他不知道,但他親眼看過她行鍼,以及虞禾的外婆在山裡是個德高望重的醫生,但這些他都不好說。

“冇有能力,還教唆媽停藥,把無名神醫氣走了,你們給媽找來這樣一個丫頭,安得是什麼心?媽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你們擔得起責任嗎?”李潔英站到道德上咄咄指責。

“奶奶又不是冇有辨識能力,她停藥,自然也是選擇相信虞禾,虞禾還給了奶奶藥,明天就到時限,可以服用,有冇有效果,明天就知道。

”陸辰宇忍不住站出來說道。

他不允許有人詆譭他的女神。

他的話剛落音,房門打開了,春花一臉擔憂出來,“不好了,老夫人痛暈過去了。

聞言,眾人心瞬間提起來了。

李潔英終於等到這一刻,提高音,“都這樣了,還想讓你奶奶等到明天?”

陸辰宇始料未及,小心臟懸著,他相信虞禾,可這涉及到奶奶的生命,有些遲疑。

“行了!彆吵了。

”陸恩明厲聲道,“朱醫生,快去給老夫人看看。

“是。

”朱醫生應聲,正要進老夫人的房間,卻被陸辰宇攔住了。

“再等等,等明天,第七天,奶奶就可以用藥了。

”陸辰宇擋在門口說道。

他相信虞禾,一定能治好奶奶的。

“少爺,老夫人的雙腿等不了了,再不治療,雙腿就保不住了,甚至嚴重會影響性命。

”朱醫生勸說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