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不快讓開,老夫人要真的出了什麼事,葉家那個丫頭也逃不了!我會依法追究她的刑事責任。

李潔英厲聲道,把她在陸家敬愛婆婆的形象演繹的淋漓儘致。

聞言,陸辰宇渾身僵住了,但身體擋著門,不願意挪步。

“把他拖走!”陸恩明對管家說道。

“二少爺,抱歉,得罪了。

”管家得令,叫來兩個保鏢,想要把陸辰宇拉下去。

陸恩華抬手,阻止了,“讓開。

陸辰宇欣喜,父親也是站在他這邊的,隻要父親也相信女神,那麼奶奶就能熬到明天,服藥。

陸恩明蹙眉,李潔英見此,不怕事大的說道:“怎麼,恩華,你也要阻止嗎?”

陸恩華自然是相信虞禾的,但現在這種情況,光說相信冇有用。

“讓開,你聽不見嗎?”他對陸辰宇說道。

“爸?!”陸辰宇不解。

陸恩華沉著臉把他強行拉到一邊,陸辰宇正要反抗,卻聽他低聲說道:“去把小禾請過來。

陸辰宇一愣,這才意識到父親的用意。

如果自己是被保鏢拖下去的話,必定會被監控起來,但父親出手,他就不至於被囚禁。

他點頭,趁著大家不注意,出去了。

朱醫生進房間裡,給陸老夫人檢查了一番後,搖頭。

“太遲了,積液壓迫了血管太久了,雙腿很多細胞壞死了,隻能動手術截肢,但老夫人的年紀太大了,手術風險很高,建議還是把無名神醫請回來,看看她有冇有彆的辦法吧。

這話無疑是給陸老夫人判了死刑,陸恩明的臉色立馬黑了下來。

“媛媛不在北市,就算在北市,她也不一定肯再次給媽治療,但我會努力說服她,讓她過來一趟。

李潔英歎息道,隨後又一臉刻薄指責陸恩華夫婦,“現在你們滿意了嗎?”

陸恩華沉默不語,藍蔓舒嘴唇翕動,最後找不到辯解的詞。

“先把問題解決了再追究責任。

”陸恩明黑著臉說道。

他向來嚴守家規,公平公正,哪怕今天這事是他自己的兒子犯的錯,也一樣會說出這樣的話。

聞言,李潔英眼神底下閃過一瞬的陰險,扣上害死老夫人的罪名,二房這下就永遠都彆想翻身,陸家以後就是大房的。

陸家的醫療條件有限,朱醫生聯絡了醫院的醫護人員,準備把老夫人運到醫院,進行觀察治療。

醫務人員到了,臨出門前,陸恩華見陸辰宇還冇有回來,阻攔道,“再等一下。

“等什麼?”陸恩明問道。

“小禾馬上到了。

”陸恩華說道。

“媽都被她害成這樣,你們還相信她?你是不是非要等到媽斷氣了,你們才接這個現實?”李潔英咄咄問道。

“我用我手上陸家的所有的股份做擔保,再給小禾一次機會,如果不行,我們二房自願淨身出戶,離開陸家。

”陸恩華嚴肅的說道。

藍蔓舒一驚,拉了拉他的衣襬。

她是喜歡虞禾,但為了她,做出這麼大擔保,就太過了。

李潔英等得就是這一刻,心裡有些興奮,但表麵上還不忘保持自己的人設。

“你這是在拿媽的命在開玩笑!”她說道。

陸恩明也很詫異,他這個親弟弟向來做事穩重,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能讓陸恩華拿自己的母親性命作賭注?

同時,他也清楚母親現在的情況很危險,朱醫生在醫學界裡有很高的聲望,他下得診斷結果基本**不離十。

母親現在送去醫院,也是等著祁媛媛鬆口回來醫治,或者找到比無名神醫更厲害的神醫。

權衡了一下,陸恩明開口道:

“半個小時,要是還不到,就把人送去醫院,請祁小姐。

他這一鬆口,朱醫生和其他醫務人員也都同時鬆了一口氣。

陸老夫人現在這個狀況,不管動不動手術,結果都一樣,命不久矣,註定是治不好的。

他們現在把人送去醫院,也隻是做著吃力不討好的善後苦力活,稍有不慎,還可能會得罪陸家,飯碗不保。

這本身是虞禾闖出來的禍,讓她來善後,是最好不過的。

李潔英心裡很期待,期待著虞禾快點過來,把老夫人治死,二房淨身出戶,整個陸家都是大房的,真是一箭三雕的好事。

一群人各懷心思等來了虞禾。

看到虞禾的樣子,朱醫生的心裡已經不抱希望了。

就這?

成年了嗎?

還是請求祁家大小姐比較實際。

虞禾一臉淡然,在陸辰宇的帶領下,進了老夫人的房間。

她檢視了陸老夫人腫了一圈的雙腿後,纖細的手指搭在老夫人的手腕上,眉頭輕皺。

這病情反映,跟她預想的效果病狀不一樣。

“怎麼會這樣?”她問春花。

這個問題一出,所有醫護人員心裡一片絕望。

白等了,連老夫人的情況怎麼會變成這樣都不知道,還怎麼指望她能救人?最後還是要他們來善後。

“你還好意思問,要不是你蠱惑老夫人停藥,會有現在的後果嗎?!”李潔英說道。

恨不得立馬把這個罪名扣在虞禾頭上。

“閉嘴,冇有問你。

”虞禾睥睨她一眼。

醫務人員:!!

哦豁,不會治病就算了,膽子還不小!

藍蔓舒見此,心裡忍不住給虞禾36個讚。

在陸家她要遵守家規,敬愛長輩,所以她不敢輕易頂撞李潔英,避免被抓到把柄。

但虞禾她不是陸家人,不用遵守這個規矩。

“你……”

“大嫂,你能不能安靜點,不要打擾小禾診治?”

李潔英剛開口,陸恩華立馬打斷了她。

李潔英身為陸家主母,何時受過這種屈辱,恨不得立馬給虞禾一些顏色瞧瞧,但利益為重,她忍住了。

“你說。

”虞禾看向一邊的春花。

“老夫人按照你的要求停掉了所有的藥,就變成這樣。

”春花把情況說了一遍。

“你確定所有的藥都停了?”虞禾問道。

“確定,老夫人近期服用的隻有祁家大小姐開的藥,全都停掉了。

”春花肯定的說道。

虞禾點頭,然後對陸恩明說:“你可以開始著手調查誰給老夫人下藥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