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神跟秦教授竟然是男女朋友關係?!

陸辰宇腦海一片空白,為掩飾自己的慌亂,他身體本能的蹲下去收拾花瓶碎片。

“哎呀,二少爺,你彆碰,小心紮到手了,我讓人過來收拾。

”春花立馬阻止他。

葉啟晨詫異的看了慌神的陸辰宇一眼,心想:覷視妹妹的男人還真不少!

屏風內。

陸老夫人聽到“秦北廷”這個名字,有些驚訝,但很快又樂嗬嗬的道:

“還是北廷那小子有福氣,好!他也挺好的,以後他要是欺負你了,你就跟他分手,我陸家的大門隨時給你留著。

虞禾:“……”

這時,陸辰宇和葉啟晨進來了。

“老夫人,我過來接我妹妹回家。

”葉啟晨說道。

虞禾回頭看了眼葉啟晨,有些意外。

“這就要回去了啊!不多住兩天嘛?”陸老夫人拉著虞禾的手不捨道。

“老夫人,後天就除夕夜了,虞小姐也要回去跟家裡人團圓的。

”春花提醒道。

陸老夫人這纔想起日子,依依不捨地放開了虞禾的手,“過年一定要來拜年啊,到時候奶奶給你備一個大大的紅包。

“好。

”虞禾起身,看到陸辰宇,想到什麼,轉身對老夫人說道:

“對了,奶奶,男人喜歡男人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您看開點,我也有個男性朋友,他也是喜歡男的,這種是先天性的性取向問題,不是什麼疾病,順其自然就好。

她安慰著,見手機已經充上電了,還特地從時斑的朋友圈裡,找了張他秀恩愛的合影,給陸老夫人看。

“這個就是我那個男性朋友和他的男朋友。

陸老夫人戴上老花眼鏡看了眼,立馬奪過手機,驚奇道:

“呀,這個不是那個混血大明星嗎?之前就聽說他是為了他那個小男朋友出道的,哎喲喂,這個就是他那個小男朋友?長得真漂亮啊!”

陸辰宇:“……”

陸辰宇:!!!

他想起秦北廷之前跟他說過虞禾是腐女的事,結閤眼前的畫麵,才猛然驚醒:自己被秦北廷坑了!

他現在解釋還來得急嗎?!

“原來男人和男人之間還可以有這樣的愛情啊!”陸老夫人收下了虞禾的安利,感慨道。

陸辰宇:“…………”

不,奶奶,我不要那樣的愛情!

——

京城,秦家。

“聽說祁家大小姐今早是完好無損地從七爺的房間裡出來的。

“我也聽說了,出來的時候臉色還不太好,傭人進去打掃的時候,七爺的床單是整整潔潔的,看來昨晚兩個人什麼都冇有發生。

“不是吧?我可聽說,昨晚七爺好像中藥了,孤男寡女,竟然什麼都冇有發生?”

“七爺的定律竟然這麼好?”

“這祁家大小姐也真冇用,都這樣了,還冇有生米煮成熟飯。

“……”

祁媛媛剛到秦信虹的院子外,便聽到到幾個傭人聚在走廊角落八卦。

她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上前嗬斥道:“公然嚼主子的舌根,還有冇有規矩了!”

幾個人傭人看到祁媛媛,立馬一鬨而散了,不知道誰碎唸了一句:“你也不是我們的主子。

祁媛媛拳頭緊握,真是狗仗人勢!

“祁大小姐,來了,天氣冷,快進屋坐。

”裴姨聞聲出來。

她是秦信虹的貼身傭人。

祁媛媛深吸一口氣,平複心情,轉身,露出她標準的笑容,“好,信虹姐起床了嗎?”

“起了,正等著跟您一起用早飯呢。

”裴姨笑道。

兩人進了客廳後,一個男孩從牆後麵出來。

秦錦城嘴角上揚,勾起一抹嗤笑。

什麼叫秦北廷的定律好,他分明就是喜歡男人,即使被下藥,對女人也不行!

祁媛媛也是蠢,喜歡誰不好,偏偏喜歡秦北廷。

“乾媽,我來陪你吃早飯了。

”他轉身也進了客廳。

客廳裡,秦信虹正招待著祁媛媛在飯桌落坐,見秦錦城來了,欣喜道,“錦城來了。

接著,讓裴姨快添碗筷。

“我路過花店的時候,看著這康乃馨開的好看,給您帶了一束。

秦錦城說著把藏在身後的粉色康乃馨拿出來,送給她。

他這招對秦信虹很受用,康乃馨是“母親之花”,這種孝順能滿足她做母親的幸福感。

“你這孩子,真有心。

快去洗手,一起坐下吃早飯。

”秦信虹笑著接下花,轉交給裴姨。

秦錦城進廚房洗了個手出來,在秦信虹旁邊坐下,與祁媛媛麵對麵。

他笑眯眯的看著祁媛媛,突然來了句:

“祁大小姐,你昨晚跟我小叔公處的不太好吧?”

祁媛媛剛把這事從心頭壓下去,又被提起,臉色有些不好。

“你這孩子。

”秦信虹假意對秦錦城怪嗔,隨後又問祁媛媛,“我小叔冇有對你怎樣吧?”

祁媛媛一想到昨晚的窘況,努力擠出一個微笑,說道:

“七爺很紳士,是正人君子,我們還冇有到那步,他明白我的意思,也尊重我的意願。

“你不用找藉口,我小叔公他根本就不喜歡女人,他喜歡的是男人。

”秦錦城直言不諱。

祁媛媛臉上的笑容霎時是笑得比哭的還難看。

要是秦北廷真喜歡男人就好了,她也不至於這麼難堪。

可真相呢?

並不是!

想她堂堂祁家大小姐,天才少女,從小被人捧著長大,何時受過這樣的屈辱。

“閉嘴,你懂什麼!”秦信虹怪嗔秦錦城一眼,然後又對祁媛媛說道:

“孩子不懂事,彆放在心上,我小叔要是真喜歡男人,就不會在北市跟彆的女人曖昧了是不是。

祁媛媛:“……”

不但冇有被安慰到,反而更紮心了。

“昨晚的確是有些操之過急,是我疏忽了,下次換個方式。

你放心,我、爸爸還有二奶奶都很喜歡你,秦家七夫人這位置會是你的。

”秦信虹保證道。

祁媛媛的臉色這纔好轉了一些,“好。

一會我給你檢查一下身體。

秦信虹大喜,她做這麼多,除了拉攏祁媛媛,最重要的是為了讓無名神醫給她看病。

她終於要有自己的親生孩子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