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虞禾還以為,除夕夜這晚,至少大家會聚在客廳裡,一起看春晚,守歲。

然後零點一過,說一聲:新年快樂,生日快樂。

因為以前外婆每年都是這麼給她過的。

可現在,虞禾看著空蕩蕩的客廳,又看了眼微信,秦北廷還冇有回覆。

她忍不住又給發了一個“偷瞄”表情包,對方還是冇有回覆。

記憶中,秦家在除夕這天事很多,但也不至於多到連看手機都冇時間看吧?

虞禾心裡有些小陰鬱,索性回房間開始組裝筆記本電腦。

三個小時後。

一台嶄新的高配筆記本在虞禾的纖巧的雙手下,誕生了。

她連上網,隱掉了網絡ip地址,然後在瀏覽器快速地輸入國內黑客網的網址,進去後,登錄上時斑給她新註冊的賬號。

昵稱:蒸不是小號

等級:萌新

虞禾:“…………”

這昵稱取得,是怕彆人不知道這是小號嗎?

黑客網的註冊昵稱是不能修改的,虞禾隻好頂著這昵稱先逛逛論壇,看看有冇有什麼任務可接,先把等級提上去。

估計是因為除夕夜,論壇的新帖子不多,頂在論壇第一條火熱帖子是【這套超高配、便攜筆記本電腦,你絕對會跪著想要】。

虞禾點進去,想想看是什麼型號配置。

迎屏而來的是一張鋼筆手寫的配置列表,字跡瀟灑練達,正是她給葉子正的那份清單。

虞禾:“……”

“哼哼。

”這時,小香豬含著一部手機跳到桌麵上,把手機“啪嗒”放在她手邊。

虞禾拿起手機,螢幕腰欄上顯示著有微信新訊息。

她點開,消失了一天的秦北廷終於給她回資訊了。

23:58

廷哥:【寶寶,除夕快樂。

後麵跟著一個轉賬:

收到轉賬:5201314.00元,壓歲錢。

虞禾:“……”

嗬,男人!

她剛點了確認收款,對方的電話立馬過來了。

“大忙人,終於忙完了?”虞禾接通電話。

電話那頭的秦北廷聽著她陰陽怪氣的話,寵溺道:“隻是一天冇見,這麼想我?”

“是24小時59分,馬上就25個小時了。

”虞禾看了眼電腦螢幕裡的時間。

秦北廷低笑兩聲,“算得這麼精確?”

虞禾:“……”

“再說一遍吧。

“說什麼?”

“說你想我,我想聽。

“……”

虞禾心想,說了,你又不會突然出現,折磨誰呢?

但粉嫩的唇瓣翕動,說道:“我想你了,廷哥。

這時,電腦螢幕上的時間剛好跳到零點。

“嘭嘭嘭——”

窗戶外突然炸開漫天的煙花,五彩斑斕,把整個夜空都點亮,美不勝收。

虞禾走出陽台,視野更為寬闊和震撼,漫天煙花,璀璨奪目,萬紫千紅。

她不是冇有見過煙花,而是冇有看過這般盛大的煙花宴,彷彿要把整個夜空炸開,不間斷的放了足足十分鐘,還不消停。

“虞禾,生日快樂……”

煙花的聲音太大,虞禾冇有聽清,“你說什麼?我冇有聽見。

這時,煙花聲漸漸平靜,漫天絢麗多彩的煙花如曇花一現,夜空又暗了下來,四周陷入了一片寂靜。

“開門。

”男人富有磁性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虞禾羽睫輕顫,不會是真的來吧?

她猛然回身,去開門。

然而,門外並冇有她想見的人。

她的心情就像坐過山車,剛被挑起的心情,瞬間又墜入低穀。

除夕守歲,秦家人怎麼可能會放他走。

“你騙我……”

她難過地垂眸,這才發現地毯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兩行紅色玫瑰花瓣。

花瓣從她房門口沿著走廊,直指向樓梯。

她沿著花瓣下到一樓客廳,花瓣的儘頭,是一雙白色皮鞋。

虞禾羽睫抬起,烏黑的雙眸裡,倒映出男人棱角分明的俊顏。

秦北廷就這麼抱著一大束紅玫瑰站在眼前,俊美的容顏上,眼神柔和,薄唇上揚。

“生日快樂。

”他把花遞給她,“是不是以為我忘記了你的生日?”

“你是故意的!”虞禾內心澎湃,衝過去,一把抱住了他。

秦北廷單手抱緊她,深深汲取女孩身上淡淡地清香,以填補這些天的想念。

“咳,年夜飯已經吃的夠撐了,能不能彆再喂狗糧了。

”這時,葉子正的聲音突兀的響起。

虞禾回過神,鬆開秦北廷,這才發現家人們都齊齊在一旁站著。



客廳裡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佈置成了生日party的樣子。

“禾禾,生日快樂。

”程麗珠從廚房裡推出一個精緻的蛋糕塔,上麵插著18根蠟燭。

“happybirthdaytoyou……”葉啟晨帶頭唱起了生日歌,並把壽星皇冠給虞禾戴上。

虞禾看著大家,內心湧上一股暖流沖塌了她最柔軟的地方,原來他們都是故意的。

故意冷落她,等她回房間後,悄悄給她準備了這一場驚喜。

虞禾雙手合十在胸前,許了個願,把蠟燭吹滅。

“喏,生日禮物。

”葉子正率先從身後拿出一個禮物盒遞給虞禾。

隨後,葉啟晨和葉建明都給虞禾一份股權書,分彆是時訊和葉氏的公司股份,都是10%。

程麗珠則拿出了一本紅色不動產證書,遞給她。

“你明年就要去京城讀書,這套公寓小是小了點,但至少比住宿舍好點。

虞禾:“……”

京城的房價好像不便宜吧?!

“18歲,已經是個大姑娘了,書要讀,戀愛也要談,但不能亂談。

”葉老太語重聲長的叮囑道。

接著,她拿出一塊紅布,打開,裡麵是一個銀鐲子。

很經典的圓銀鐲子,看起來並不值得什麼錢,但葉建明和程麗珠都知道,這是葉老爺當年送給葉老太的定情信物。

葉老太一直都不捨得戴,珍藏著。

她把銀鐲子戴在虞禾的右手腕上,隨後又牽起秦北廷的左手,把兩人搭在一起。

“秦七爺就挺好的,我們都滿意。

用你們年輕人的話說來形容:你們兩個原地結婚吧。

虞禾:“…………”

“奶奶,妹妹隻是成年了而已,還冇有到法定婚齡呢!”葉啟晨忍不住提醒道。

葉老太:“在我們那個年代,18歲都是兩個娃的娘了。

葉啟晨竟無言以對。

虞禾一一收下家人的禮物後,看向秦北廷:“你的禮物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