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仙醫診所門口。

厲司宸坐在車裡,看著虞禾進去的背影,貼在耳邊的手機傳來秦北廷的冰冷的警告:“離她遠點!”

“我要是不呢?你能拿我怎樣?”厲司宸嬉皮笑臉道,“她又不是你的私有品,再說了,她從一開始也不屬於你,隻是被你先下手為強了而已。

“你會後悔的!”

“哎呀呀,我好怕怕呀~”厲司宸還冇說完,電話已經被對方掛了。

他看著手機螢幕,臉上不正經的笑容消失殆儘。

都是同類人,你憑什麼過的比我好?

嗬~

他冷笑一聲,打轉方向盤迴厲家。

路程開到一半,突然收到助理打來的電話。

“九長老,非洲那個任務,殿主派您去,讓你今天就啟程。

“那個任務不是十長老接了嗎?”厲司宸蹙眉說道。

非洲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誰要去啊,也就隻有十大長老中排行最小的老十,不得不接下任務。

“好像是有彆的長老向殿主推薦了您,所以,殿主臨時改變了決定,讓您去。

”助理解釋道。

厲司宸低罵一聲,一定是秦北廷那傢夥!

他知道秦北廷在星闕高層裡,隻是不知道十大長老中排行老幾。

秦北廷你個垃圾,竟然公報私仇!

等老子從非洲回來,一定揪出你的身份!

……

晚上。

書房裡,虞禾坐在書桌上,秦北廷坐在太師椅上,兩人各自捧著一本計算機編程語言。

兩人表麵上是在認真看著書,但實際上,兩人書中間都夾著一部手機。

虞禾看完時斑發過來關於祁媛媛那邊特效藥即將上市的流程資料,切換了無名賬號,打開了與星闕殿主的對話框。

無名:【加入星闕,有什麼要求?】

秦北廷剛返回訊息列表,看到無名發來的話,抬眸看向虞禾。

小姑娘怎麼突然這麼問?

是厲司宸跟她說了什麼?

星闕殿主:【星闕現在不缺人。

虞禾看到這回覆,有種說不上的奇怪感覺,她這是被毫不留情的拒絕了啊!

一點資訊都不肯透露,是她無名神醫的身份也達不到加入星闕的門檻要求嗎?

可若是這樣,之前又怎麼會給她讓利也要拿下特效藥的拍賣權呢?

這種矛盾的行為,讓虞禾感覺,是對方並不想要她加入星闕。

但厲司宸卻讓她好好考慮,那口吻不像有假。

這兩人總感覺都有什麼貓膩,但星闕本身就是一個神秘複雜的組織,虞禾現在並不感興趣,之前隻是想確認一下,星闕是不是站在秦家那邊的,現在這情況,這事隻能先擱置一邊。

她還是先想想怎麼教訓一番頂著她名號到處亂治病發藥的祁媛媛。

無名:【哦,我們還是談談特效藥拍賣檔期……】

虞禾打著字,餘光感覺到秦北廷起身走過來,不動聲色地趕緊把手機藏起來。

“在想什麼?這麼認真?”秦北廷過來,親吻了下她額頭。

“冇有。

在看書呢。

“書都拿倒了。

”秦北廷提醒道。

虞禾認真一看,還真的是拿倒了,“……”

虞禾:“我在練倒背呢!”

秦北廷:“……”

他把虞禾手中的書拿走,“你今天冇有遇到什麼事,要跟我說的嗎?”

虞禾腦海裡回想起厲司宸那句“你怎麼知道秦北廷就不會騙你呢”,其實不用他提醒,她已經感覺到秦北廷似乎有事隱瞞著自己,而她自己也有事瞞著他,這也算是扯平了。

隻是她還不確定厲司宸的目的是什麼,所以才先加個微信,放在訊息免打擾裡,再看看後續。

“我都解決的了。

”虞禾說道。

她想起什麼,饒有趣味的看著秦北廷,“不過有件事比較棘手,聽說秦七爺要跟祁家大小姐聯姻的事都傳遍整個上流社會了。

你說我這個時候把祁家大小姐的臉皮撕破了,你會不會心疼?”

這訊息從祁家放出來的,不是登報文字的方式,而是太太圈裡口口傳出來的,所以秦北廷也做不到堵住每個人的嘴。

他牽起虞禾的手,捏了捏,“要怎麼撕?我來,彆傷著你的手。

虞禾笑了,“不,這事我要自己解決。

次日。

虞禾一早被秦北廷從被窩裡拉起來看了一個小時的書,等他去上班後,立馬鑽回被窩準備睡個回籠覺,卻被診室那邊的動靜吵醒了。

她換了套衣服出來,隻見診室的病人都被疏散在庭院裡,南廂房大堂的東西被摔了一地。

喬魏把發瘋中的病人按在地上,一個護士額頭被磕腫了,喬蕎正在幫她冰敷,另外一個縮在一邊,病人的家屬是個五大三粗的青年,正指著虞老太大罵。

“你不是仙醫嗎?怎麼治不好她?!”

“她這個情況,你送我這裡來也冇有用,應該送去戒.毒.所。

”虞老太不急不躁地說道。

“她根本冇有吸毒,她隻是病了!你再汙衊她吸.毒,信不信我揍你!”

青年說著,操起拳頭,正要揮向虞老太,突然一隻纖細的手擒住了他的手腕。

沿著纖細的手看去,竟然還是個漂亮的女孩子。

“你誰啊?!滾開!”

青年操起另外一隻拳頭,虞禾掐著他手腕上的穴位,一用力,青年立馬感覺自己的手像廢了似的,一陣麻痹無力。

虞禾甩開他的手,看了眼被喬魏按在地上嘴裡唸叨著“給我藥,給我藥”的病人,她臉色蒼白,雙眼無神,黑眼圈極重,的確很像是某種癮犯了。

她問向一邊的護士小晴:“有預約嗎?”

“冇有的。

”小晴立馬搖頭。

虞禾瞭然,目光清冷的看向青年。

青年被看的有些心虛,但還是壯著膽子說道:“有預約就了不起啊?我現場掛號不行嗎?”

“你們是自己走?還是讓警察帶你們走?”虞禾語氣淡淡的問道。

青年一聽警察,就不敢再囂張了,他們本身就是收錢替人辦事,鬨到局裡去,可就不好辦了,於是灰溜溜帶著病人就走了。

鬨劇結束後,護士安撫著其他病人,恢複看診,清潔工立馬打掃大堂。

“虞禾,今天不知道怎麼了,來了好幾個像剛剛那樣,冇預約的病人。

”喬蕎過來說道。

虞禾打了個哈欠,在太師椅坐下,“嗯,彆慌,接下來還會來不少這樣的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