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轉眴,到了週日。

上午十點,虞禾一身白色真絲旗袍和一身墨綠色旗袍的虞老太,由喬魏開車,從小區出發,到了京城帝一飯店。

奢華大氣,隆重典雅的大廳,此時高朋滿座,觥籌交錯。

兩人的到來,引起了不少賓客的異樣眼光。

能來這裡的人都是非富即貴,哪個不是穿名牌戴名錶,由名車送來的。

但這兩個人,雖然穿的旗袍質感和版型不錯,但並非出自什麼大品牌,而且她們竟然是坐著十來萬的大眾車來的。

在這些土豪的眼裡,這十來萬的大眾車就跟坐的士來是一個概念。

“這兩個人是走錯場地了吧?”

“這不是前段時間上熱搜的虞仙醫嗎?診所開業,排場很大的那個。

“能搞那麼大排場,怎麼穿的這麼樸素?”

“草根仙醫,應該第一次參加這種上流宴會,不知道盛裝打扮。

“我可聽說這兩人之前一直是在大山裡的,剛出山旮旯,冇有見過大場麵。

不少賓客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接著又看到這兩人,也不跟主人打招呼,也結交人脈,直奔食物自助區,開始大快朵頤,嫌棄的議論聲更大了。

“嘖嘖,這是冇有吃飯來的?”

“來都來了,不得吃飽再回去?帝一飯店的美食可不是哪裡都能吃到。

“要不是祁小姐邀請她們來,她們這輩子估計都冇資格踏進帝一飯店。

“可不是嘛,秦氏財團旗下的帝一飯店,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消費得起。

“……”

祁媛媛一身紅色修身旗袍,外再披著一件大紅色的披風,長髮自然散落,端著香檳,語笑嫣然穿梭在賓客間。

她看到自助區被賓客圍著指指點點的虞禾,眼神底下閃過一抹嘲諷。

這就是天壤之彆。

一個眾星捧月,一個遭人唾棄。

祁媛媛暗暗嗤笑一聲,昂首挺胸,繼續向來賓打招呼,享受著賓客對她至高的讚美。

這時,朱莉過來通知她貴賓來了,祁媛媛和立馬喜笑顏開迎上去。

“秦四爺、虹姐,胡市長、段局長,項院長、黃院長、羅局長歡迎歡迎。

這組壓軸的貴賓團到來,再次讓祁媛媛成為整個宴會場的焦點。

秦家四爺和家主千金秦信虹、京城胡市長、藥管局的段局長,中醫學會會長項天瑞、西醫協會會長黃院長,衛生局羅局長等,全是有頭有臉,位高權重,以及國內醫學的權威代表。

後麵還跟著一排捧著錦旗的禮儀小姐。

“光明天使,濟世良醫。

“醫德高尚暖人心,醫術精湛傳四方。

“妙手回春,醫德高尚。

“三根神針針穴療經,一雙妙手手到病除。

……

每一句稱讚,都是對祁媛媛醫術至高無上的認可。

圍觀的賓客們看得是熱血沸騰。

“好!醫術精湛,不愧是無名神醫。

“無名神醫,你是華夏之光!中醫界的傳奇!”

“無名神醫yyds!”

“無名神醫研製出來的專用特效藥應該會拿諾貝爾獎吧?”

……

祁媛媛聽著大家的讚美,喜眉笑眼,“謝謝大家的認可和支援,我會繼續努力的。

這時,舞台上的主持人提醒著大家入座,宴會馬上開始。

祁媛媛看了眼大門那邊,並冇有看到秦北廷,小聲問秦信虹:“虹姐,秦七爺他……”

“你放心,七爺他今天一定會來的。

”秦信虹拍了拍她的手,低聲保證道。

祁媛媛鬆了口氣,轉身上了舞台,身後是那一排捧著錦旗的禮儀小姐。

她拿著話筒,說道:“感謝各位的光臨,感謝市長、各局局長、各院院長對我的認可,在這激動人心的時刻,我有兩件事向大家宣佈。

“第一件事,我宣佈,經過我潛心研製的針對各種疑難雜症的專用特效藥,通過了藥管局的稽覈,命名為‘神藥’,於今天正式上市!”

她的話一落音,現場掌聲一片,媒體的相機閃光燈閃個不停。

這時,一個穿醫生白褂,看上去五十歲左右的金髮外國人走上台,身後跟著一個捧著金色天使獎盃的禮儀小姐。

祁媛媛看到來人,震驚道,“格蘭特教授!”

這可是國際醫學資訊學會會長,曾拿過諾貝爾等權威的醫學獎項,是國際醫學界權威的存在,也是她的偶像!

“無名,可算找到你了,你送到基金會的疑難雜症專用藥評審結果出來了,恭喜你,獲得今年的拉斯克醫學獎。

格蘭特一口流利的英文說道。

台下掌聲瞬間更加激烈了,要知道,拉斯克醫學獎在醫學界有“諾貝爾獎風向標”之稱,因為其得獎者通常會在隨後的一年得到諾貝爾獎!

祁媛媛剛還覺得奇怪,她冇有把特效藥送去基金會鑒定啊,但聽到拉斯克醫學獎,這抹奇怪瞬間被莫大的驚喜給沖淡了。

她竟然拿到了拉斯克醫學獎!

這可是世界醫學界僅次於諾貝爾獎的榮譽!

他們祁家曆代來,還冇有人拿到過這高的榮譽獎項!

她竟然創了這個奇蹟!

祁媛媛看著台下熱烈的掌聲,心情澎湃,無限驕傲,這是她從未有過的巔峰時刻!

不隻是她,在場的祁家人、市長、國內醫學界的各院院長們、媒體們都很激動。

拉斯克醫學獎,每年隻評選一次,到目前為止,每一屆獲獎者人數冇有超過3個人!

世界優秀的醫學工作者那麼多,隻有站在醫學界最頂尖的人,才能獲得醫學界至高的榮譽。

而這份榮譽,不隻是獲獎者的,還是獲獎者的家族、地方、國家、乃至整個醫學界的榮譽!

現場所有賓客們熱血沸騰,熱淚盈眶。

這真的是華夏之光啊!

“格蘭特,你的臉盲症怎麼到現在還冇有治好?”

就在這激動人心的時刻,音響裡突然響起一聲女孩清冷的聲音。

格蘭特正要把獎盃頒給祁媛媛,聽到這聲音,動作一頓。

台下沸騰的賓客們也突然一片安靜,各個抬頭張望,然後在距離食物自助區最近的角落看到了一個女孩站了起來。

女孩冰肌玉骨,款款向舞台走來,一身白色真絲旗袍,豐姿冶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