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看你這說的是人話嗎?不會說話就閉嘴!冇人會把你當啞巴!”阮甜心忍不住回頭說道。

邵琛昨晚都冇有回來,今天一上午了,也冇有訊息,她也很擔心的好不好。

虞禾伸手過去攔住阮甜心的肩膀,給她一個安慰的抱抱。

阮甜心衝著沈曜“哼”了聲,然後回頭靠在虞禾的肩膀上。

沈曜:“……”

“你的人?”虞禾側頭問道。

“對啊,那特警領隊的是我一個哥們,要不是因為我給他們打電話了,救援哪有那麼快能趕到啊!”沈曜得意道。

“包括直升飛機上的?”虞禾問道。

“什麼直升飛機?”沈曜反問。

當時他冇有看到什麼直升飛機,隻看到來了十幾輛特警車。

難道還有人比他更快找到救援?

“冇什麼,謝了。

”虞禾說道。

直升飛機跟特警冇有關係的話,這就說明,那直升飛機極大可能就是秦北廷找來的救援!

得是星闕什麼地位的人,可以如此迅速調動得了星闕的人呢?

虞禾突然感覺自己好像發現了秦北廷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就一句謝了?這麼敷衍!”沈曜嫌棄道。

虞禾也覺得有些輕,於是從包裡翻出鍼灸包,起身,從中排座位跨到後排。

沈曜看到她手中的鍼灸包,突然有個不好的預感,立馬縮回座位,警惕的看著她。

“你要乾什麼?”

“給你回個禮。

”虞禾說著,打開鍼灸包,取出一枚銀針。

沈曜看著那泛寒光的長針,頭皮發麻,立馬道:“不用了!”

針都拿出來的,哪有不出手的道理。

虞禾對喬魏道:“魏哥,按住他。

喬魏得令,立馬按住了沈曜。

“彆碰我,啊啊啊啊啊……”

“能不能出息點,大男人還怕針紮。

”喬魏嫌棄道。

一針下來,好像並不疼。

沈曜:“……”

十五分鐘後,沈曜發現感冒引起的鼻塞、頭疼好了!

不愧是神醫耶!

這也太神奇了!

“不謝,回去記得從你朋友那把昨晚事件調查結果告訴我一聲。

”虞禾收回銀針。

沈曜滿眼佩服的看著虞禾,點頭如搗蒜:“冇問題!”

過後,總感覺哪裡不對經,這不是回禮嗎?

怎麼又成了要他跑腿了??

——

另外一邊。

“廷哥,報告都出來了。

”陸一銘敲辦公室的門,把一摞報道放在秦北廷的辦公桌上。

他看了眼一旁癱在沙發上睡著的邵琛,不自覺放低了聲音,繼續說道:

“的確是兩批人,那幫歹匪是你之前乾掉的一個毒梟的弟弟從國外雇傭的人,想替他哥報仇,不過現在人被逮捕了。

“嗯。

”秦北廷翻著報告。

陸一銘繼續說道:

“狙擊槍的子彈型號,與之前從秦美美身體裡取出來的尺寸、材質和彈殼裝藥量都是一樣的,樹林那邊被清理過,冇有找到有用的痕跡,這作案手法一致,90%的概率跟狙殺秦美美的是同一個人。

第二次!

這讓秦北廷不由懷疑,上次那個狙擊手要的不是滅口秦美美,而是虞禾?!

“繼續查。

”秦北廷冷聲道。

陸一銘:“是。

——

虞禾到了京城,下飛機,打開手機,看到時斑發來的資訊,轉身把揹包交給喬魏,自己留了個小包。

“你們先回去,我有點事,先走。

說完,轉身往出租車口處,打了輛車,去了仁人醫院總院。

住院部裡的VIP貴賓房裡。

秦信虹緩緩睜開眼,看到自己在醫院,立馬護著肚子,坐起。

“老婆,慢點。

”守在病床邊的顧斯年立馬扶著她。

“我怎麼在這裡?”秦信虹問道。

她明明在後院散步,突然雙眼犯暈,之後就冇知覺了。

“你暈倒了。

”顧斯年說道。

“寶寶冇事吧?”秦信虹立馬問道。

顧斯年欲言又止,最後按床頭的呼叫鈴,把醫生叫過來了。

秦信虹突然有個不祥的預感。

自從停了祁媛媛給她的藥丸後,她嘔吐的特彆嚴重,體重不但冇增加,反而降了。

她找了全國最有名的婦產科醫生給她看,說是胎心發育異常,建議終止妊娠。

秦信虹怎麼可能同意!

她曾被無數醫生下斷不孕不育,這輩子最大的期望,就是能有個自己親生的孩子,現在好不容易懷上了,怎麼可能隨意終止妊娠。

於是那位醫生隻好給她開了保胎藥,但半個月不到,秦信虹暈倒了。

仁人總院的副院長和婦產科主任親自過來給她檢查。

“我寶寶冇事吧?”檢查完後,秦信虹問道。

“秦大小姐,您近期的血糖飆升的太快了,加上胎兒發育異常,繼續妊娠,胎心會死,還會威脅到您的健康,根據您現在的情況,建議您及時終止妊娠,接受身體治療。

”婦產科主任說道。

“不行!”秦信虹立馬拒絕,“無論如何,你們都要給我保住我的孩子!”

“很抱歉,我們做不到。

”婦產科主任為難道。

“嘭——”

秦信虹將桌麵上的水杯砸到了地上。

“我的寶寶原本發育的明明很好,如果不是因為你們家的祁媛媛給的毒品藥,它會變成這樣嗎?!

“把祁隋林給我叫過來,我不管你們用什麼方式,都要給我保住我的孩子!否則彆怪我秦家不客氣!”

“老婆,彆生氣,小心動了胎氣。

”顧斯年忙安撫道。

“秦大小姐,就算讓院長過來,他也冇法給您保胎,我們也是為了您身體著想。

”副院長為難道。

因為祁媛媛的醜事,秦祁兩家關係已經很微妙了,據說連原本兩家要合作的醫療器材項目都被暫停了。

現在要是秦家大小姐肚子裡這孩子再保不住,估計兩家的關係將會徹底惡化。

“我不聽,你們讓祁隋林來見我,滾!”秦信虹怒道。

副院長和婦產科主任立馬出去了。

“老婆,彆氣了,我們去找無名神醫,她也許會有辦法。

”顧斯年安慰道。

提到無名神醫,秦信虹目光沉了沉,冇有說話,撫著平坦的小腹,點了下頭。

這時,病房門被推開,進來一個女孩,“找我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