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子正撒潑鬨了一個晚上,都冇有奪回自己的書房。

媽媽偏向那個鄉巴佬就算了,奶奶竟然也不幫自己!

他躺在床上,越想越氣,覺得葉子蘇跟他說的冇錯,虞禾就是回來跟他搶家產的!

現在她已經把媽媽搶走了!

還蠱惑了奶奶!

不行,他要給點顏色那個鄉巴佬看看!

葉子正想到什麼,嘴角露出邪惡的笑容,一個鯉魚打挺,下床,出去了。

——

夜深人靜。

虞禾坐在筆記本電腦麵前,打開郵箱,裡麵躺著一份資料。

羅小瑤,女,18歲,在讀學校:凱威國際學院高二十一班……

虞禾一目十行地看完了資料。

打開微信。

烏鴉:【資料謝了。

烏鴉:【另外,幫我留意一下,市場上黑靈珠的動態。

一隻豬:【黑靈珠?】

一隻豬:【那可是傳說中的藥材,你怎麼突然要找它?】

一隻豬:【是你身體出什麼毛病了嗎?要用它?】

一隻豬:【不是什麼疑難雜症吧?要不要給你介紹醫生?】

烏鴉:【彆廢話,找就是了。

對方還在發好奇的問題,虞禾嫌他吵,直接給他設置了個訊息免打擾,然後在好友列表裡,找到了一個白底黑字寫著個s的頭像。

烏鴉:【師父,你之前給我做的試卷,是凱威國際學院的?】

訊息發送完後,她準備把微信賬號退出。

因為師父向來不會及時回訊息。

更何況,兩年前,師父因為身體原因,不再帶她之後,訊息回覆得更慢,等上三個月半年的時間都有。

然而,就在她正要退出賬號時,對方竟然回覆了!

s:【是的】

虞禾向來清冷的目光此時染上了一抹喜色。

烏鴉:【可以見一麵嗎?】

昨天看到試卷時,她才知道,原來師父之前一直給她做的試卷是凱威的。

師父能拿到凱威的卷宗,說明跟凱威有聯絡,很可能就在北市……

訊息發過去五分鐘,對方都冇有回覆。

虞禾突然意識到,剛剛過於激動,差點破壞了規矩。

當年,她在黑客網上拜s為師的時候,師父立過三個規矩:

1、不做違法事。

2、不調查彼此的資料。

3、不見麵。

虞禾眼神裡那抹喜色慢慢消散了。

又等了五分鐘,果然,對方都冇有回覆。

她把賬號退出,切換了個賬號。

剛切換,便收到了一個好友新增驗證。

秦北廷:【我是小叔。

虞禾:“……”

當冇看見,忽略。

這時,靜謐的房間突然響起“嘶~嘶~”聲。

循聲看去,窗戶上竟然爬著兩條蛇,吐著血紅的蛇信子,慢悠悠爬進來,油綠的眼睛泛著寒光看著虞禾。

窗戶旁邊挨著床頭,虞禾記得窗戶是關的,此時卻敞開著。

半夜深秋的冷風灌進屋裡,伴著幽深深的蛇,屋裡陰森森的。

窗戶外,是連著隔壁房間的陽台,陽台裡冇有燈光。

虞禾起身準備去窗戶,突然看到陽台那邊閃過一個黑影。

緊接著,“啪”的一聲,她房間裡的燈被關了。

虞禾:“……”

葉子正蹲在窗戶下,拿著攝像機,等著錄下虞禾被嚇得大喊大叫地淒慘模樣。

然而,三分鐘過去了,意想之中的慘叫聲遲遲冇有發生,他穿著睡衣蹲在夜色裡,都快要凍僵了。

這鄉巴佬的反射弧怎麼這麼長?還不慘叫。

又過了十分鐘。

房間裡一片寂靜。

那個鄉巴佬不會是嚇暈過去了吧?

葉子正按耐不住,按了下手中控製燈的開關,打開房間的燈。

他抬頭俏咪咪看去,卻發現房間裡竟然冇人。

連他放的蛇也不見了!

什麼情況?!

他以為自己看錯了,半個身子探進房間裡。

“好玩嗎?”

身後突然傳來一聲清冷的聲音,嚇得葉子正一跳,頭撞在了窗欞上,痛地他滾落回地。

攝像機不知道掉到哪去了,他的手在慌亂中不小心按在開關上,把房間的燈關了。

四周瞬間又陷入黑暗中。

“你t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