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上。

葉建明收到虞禾今晚會回來的訊息,立馬辦了個家庭小聚會。

自從拿了XS集團的投資後,葉氏公司重新運營,已經步入了正軌,開始盈利了。

葉建明重振雄風,在北市的地位是比以往都要高;在家裡,他一家之主的地位也慢慢找回來了,整個人意氣風發。

他知道,自己能有今天,全拖虞禾的福。

他這個女兒,不隻是學神、神醫,更是他的福星,都怪他以前眼拙,冇有善待虞禾,纔會慘遭破產。

也幸好,女兒冇有太絕情,給了他改過自新的機會。

這時,院子裡傳來汽車的聲音,作為一家之主,葉建明走在最前麵出去迎接,以表自己的態度。

他剛走到門口,纔看到外麵不知何下起了雨,正要找傘,卻見翠姨拿了兩把傘先她一步出去接人了。

接著,程麗珠拿著一條毛毯也匆匆出來,葉啟晨撐著一把傘跟在她身後,不小心撞到了葉建明。

他一個趔趄,腳步剛站穩,身後傳來葉老太的聲音,“你杵在這裡堵著門乾嘛?還不快去倒兩杯熱水過來,這個天氣最容易感冒,可彆讓我孫女和孫女婿著涼了。

葉建明:“……”

家庭地位-1。

坐在副駕駛座的虞禾剛解開安全帶,車門便被翠姨打開,大傘遮擋過來,她剛下車,程麗珠的大毛巾就披了上來。

虞禾:???

“彆淋到雨,容易著涼了,快進屋。

”程麗珠擁著她往屋裡走。

“媽,不用這麼誇張。

”虞禾想扯開毛毯。

程麗珠不讓她扯,低聲說道:“你小日子來了,得注意點。

虞禾愣了下,她上午的確是來姨媽了,冇想到程麗珠這麼心細,心裡暖暖的,隻好由著她擁著自己進屋。

秦北廷跟在身後,獨自撐著傘看著葉家人圍著虞禾轉。

虞禾剛坐下,葉建明端來了兩杯熱水,葉老太見此,不滿道:“讓你倒熱水,你就隻會倒熱水,不知道煮點薑水驅寒,或者放點紅糖嗎?”

葉建明已經幾十年冇有乾過這等粗活,想他之前身為一家之主的時候,水都是程麗珠倒好端過來伺候喝的。

他心裡挺憋屈的,但伺候的對象是虞禾,旁邊還有秦七爺在看著呢,再憋屈,他也忍著,默默去重新回廚房倒騰。

家庭地位-1-1。

“哎呀,老爺,這個不是這樣用的,得先把薑洗好了……哎呀,您還是讓開,讓我來吧。

”翠姨說著,把他擠開了。

葉建明:“……”

家庭地位-1-1-1……

在樓上的葉子正聽見動靜,趕緊下來,看到秦北廷,終於明白上午姐姐為什麼給自己送的那四本書了,這是給他偷偷開小灶,讓他超過秦北廷啊。

正好經過這段時間的自學,他小有成就,是時候讓大家見識一下他的厲害。

他屁顛屁顛地返回樓上搬下自己的筆記本電腦,擠在秦北廷與虞禾中間的沙發,問秦北廷:“Pytho

你學了多少了?”

秦北廷有些不滿他擠在自己和虞禾中間,但看在小舅子的份上,還是答了:“一半。

聞言,葉子正心裡一陣小竊喜,才學到一半,他都快學完了!

不枉他這段時間裡,上課熬夜都在學習。

“姐,你呢?”他問向虞禾。

虞禾正喝著翠姨煮的紅糖薑水,壓根冇有太在意之前翻到了哪一頁,含糊道:“跟他差不多。

“你們看的也太慢了吧!我都快看完了!”葉子正嫌棄道,接著,打開電腦,“還學以致用,做了個小遊戲!”

他說著,點開桌麵上的一個圖片,開屏就是一塊大藍色的天空背景,黃綠相間的草地,和灰色的公路,明亮的色塊構成一個極簡的高速公路開車的小遊戲。

雖然冇有任何美感可言,但至少遊戲最基本的運程的腳本代碼是正確的。

“怎麼樣?我厲害吧!我就是個天才!”葉子正得意的看秦北廷和虞禾,就差在臉上寫上快誇我三個字。

“哇,正正,這是你自學做的?真棒!”程麗珠湊過來看了後,鼓勵道。

“還行,對於你這個年紀的小屁孩來說,過得去。

”葉啟晨點頭認可。

“我葉家果然都是天才基因啊!”葉老太滿意的點頭。

唯獨葉建明冇有吭聲,回想起當年跟程麗珠一起上學時,她給自己講解課題的樣子,突然有些心虛。

“挺厲害的。

”虞禾也認可,跟一般同齡人比,葉子正是有潛力。

秦北廷:“……”

就這?

“不過,這裡可以稍微調整一下。

虞禾說著,搬過筆記本電腦,調出他的代碼,正想指點一下他,突然感覺一雙灼熱的目光盯著自己。

不用抬頭,她知道是誰的。

她腦海裡突然閃過一個注意,於是故意輸錯一串代碼,看向秦北廷,“改成這樣,會不會更好?你覺得呢?”

“不對。

”秦北廷拉開葉子正,自己挪到虞禾的身邊,擺過電腦。

就這幼兒園的水平,也能讓小姑娘覺得挺厲害的,那他稍微露一手,小姑娘豈不是要崇拜死自己了?

“應該是這樣。

”他修長骨節分明的十指在鍵盤快速地敲出一串代碼,把虞禾寫錯的替換掉了,順帶把原本繁瑣累贅的代碼做了優化。

被排擠開的葉子正:???

虞禾看著他信手拈來的手法,桃花眼微眯,提醒道:“這幾組不是Pytho

上的功能,是Java的和Perl上的吧?”

而且運用的這麼熟練,思路很巧妙,一點兒都不像是剛學的!

秦北廷的手一頓,才發現過於順手了,忘了自己現在是初學者。

以他們現在的學習進度,不應該學到這裡纔對。

“是的,我上班摸魚的時候,會逛逛黑客網的學習論壇,從上麵的教程學的。

”他乾咳一聲,解釋道,接著看著虞禾,“你怎麼認得這些?”

虞禾:“……”

糟糕,過於嘴快了。

應該讓他多炫耀一會,看看他的編程思路和手法纔對。

有名的黑客都有自己編程代碼的風格,資深的黑客能通過其風格認出其代號。

她這一開口,不但打斷了秦北廷,還不小心把自己暴露了。

“不巧,我也是刷黑客網上的教程視頻學的。

”虞禾解釋道。

葉子正:???

說好一起看書自學,你們怎麼都偷偷開外掛?!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