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彆的方式了嗎?”秦錦城不安的問道。

秦信虹從孤兒院裡收養了他,給了他不成曾擁有的母愛和家的幸福,他真的要這麼殘忍的回報她嗎?

見他猶豫,黃氏眼裡閃過一瞬的不耐,但她還是耐心的說道:

“虞禾作為無名神醫,肯定不會讓自己雙手沾上治死人的壞名聲,所以就算秦信虹的孩子流產了,虞禾也肯定會儘全力保住秦信虹的命!

“如果不是為了你,叔婆也不想這麼對待自己的親侄女。

黃氏說到這,故作慚愧的反悔道:

“哎呀,要不還是算了吧。

我怎麼能因為一個外人,這麼對待我親侄女,虹兒這麼好,就算是生了兒子,對待養子也是能做到一碗水端平的,你就當我剛纔什麼都冇說。

說完,轉身走人了。

秦錦城剛還覺得不妥,聽到她口中的“一個外人”,內心那一抹糾結瞬間被貪婪給打敗了。

他捏緊手中的藥,轉身正要回秦信虹的屋子,突然聽到旁邊的樹叢裡傳來一聲樹枝折斷的聲音。

“什麼人?!”他立馬上前撥開樹叢。

隻見樹叢裡藏著一個還未來得急逃走的男人。

秦錦城頭皮發麻,剛剛自己跟黃氏的對話不會都被聽見了吧!

要是被家主知道他想謀害自己的乾媽,那他就死定了!

須臾間,秦錦城起了殺心。

剛好他腳邊有塊大石頭,他剛搬起,卻見樹叢裡的男人抬起頭,露出一張臟兮兮的臉,嘴裡還含著樹葉,亂糟糟頭髮上還插了不少樹葉。

秦信耀,秦家的傻子三少爺。

“原來是你這個傻子,你怎麼在這裡!”秦錦城鬆了口氣,把石頭丟掉,拍手上的灰。

“我是毛毛蟲,喜歡吃樹葉。

秦信耀趴在地上,傻裡傻氣的弓起身體,張嘴又咬了一口樹葉,邊嚼起邊說,“好吃,好好吃。

秦錦城看著他傻不拉幾的樣子,譏笑一聲,“你哪裡是毛毛蟲,你這樣子分明是蚯蚓!”

“蚯蚓是什麼?”秦信耀不解的問道。

“蚯蚓就是你這樣,專門鑽土裡,吃土的!”

秦錦城說著,抓起一把泥強行塞進他嘴裡。

見他也不反抗,還張口去嚼嘴裡的泥,邊嚼還邊說“我是蚯蚓,愛吃土,好吃好吃。

”的傻樣子,秦錦城冷笑一聲,“還真的是傻子。

說完,嫌棄地拍拍手,轉身回了秦信虹的屋裡。

秦錦城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後,躲在樹叢裡的秦信耀“呸”的一聲,把嘴裡的土全部吐了出來,烏黑的雙眸裡,一片精明,哪裡還有剛纔半分傻氣。

“三少爺,你在哪裡?”這時,身後傳來傭人姚姨急躁地聲音,“哎呀,三少爺,你怎麼鑽到樹叢裡去了?快出來!”

秦信耀的臉上瞬間又恢複了傻頭傻腦的樣子,“我是蚯蚓,我愛吃土。

姚姨把他從樹叢裡引出來,見他滿嘴泥巴,“哎呀,我的傻少爺,你怎麼還吃上土了,快吐掉!呸呸呸。

秦信耀傻裡傻氣的學著“呸呸呸”,然後被姚姨強行牽走了……

——

北市。

秦北廷一早出去晨跑,返迴天禦時,竟發現住在葉家的虞禾赫然出現在客廳裡。

而且正要進廚房做早餐的樣子。

“寶寶,你怎麼這麼早?”秦北廷詫異道。

他上前想抱抱虞禾,但一身汗,被虞禾打住了,“我過來給你做個愛心早餐。

秦北廷看了眼她手中的食材,臉色一言難儘。

見此,虞禾眉頭輕皺:“你好像很嫌棄我的廚藝?”

“冇有。

”秦北廷立馬否定,“我隻是覺得,我家寶寶負責貌美如花,當個小仙女就可以了,下廚這種粗活應該交給男人或者傭人。

“油嘴滑舌。

”虞禾笑了笑,“快去收拾收拾,一會出來就可以吃早餐了。

秦北廷見阻止不了她下廚,便隻好提醒道:“那你少放點鹽。

“……”

虞禾想說我什麼時候重口味了?我都好像冇有給你做過飯……哦,不會是之前在海邊的燒烤吧?

“…………”

秦北廷衝了個澡,換了套修身的黑色襯衫和西褲,一身黑,頭髮梳的一絲不苟,襯衫的鈕釦扣得整整齊齊,唯獨袖口上那枚閃閃的金絲鑽袖釦提亮了一抹顏色,透著濃濃的高冷與禁慾。

虞禾從廚房裡端著煮好的麵出來,看到男人走出來,霸氣側漏的樣子,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她顏控,喜歡一切長得好看的事物,像秦北廷這種長得人神共憤,還天天纏著她的妖孽,對她就是致命的誘惑。

她突然感覺自己對這段感情的沉淪絕對離不開這個男人的顏值誘惑。

“想什麼呢?”秦北廷上前,接過她手裡的麪碗。

虞禾回過神,說道:“想我男朋友怎麼這麼帥。

“有多帥?嗯?”秦北廷低頭親了親她光潔的額頭。

“……”

帥不過三秒。

見他順著杆子往上爬,虞禾轉身回廚房,“自己照鏡子去。

”

秦北廷低聲笑了,把麵端到餐桌上。

碗裡的麵擺盤還是不錯的,排骨、青菜、雞蛋、小番茄,顏值和食慾感不錯。

“嚐嚐。

”虞禾把筷子勺子遞給他。

秦北廷坐下,用濕紙巾擦過手後,嚐了口,美味瞬間在味蕾漫開,湯鮮肉嫩,麵的口感和鹹度都剛剛好。

是他誤會小姑娘了,她的廚藝很好!

看來之前那啃鹽巴似的燒烤是小姑娘故意的!以後還是彆惹小姑娘生氣纔對。

虞禾看著秦北廷把麪湯都喝完了,問道:“怎麼樣?”

秦北廷用餐巾擦了擦嘴角,“好吃!明早還想吃。

見他喜歡,虞禾心裡蠻開心的,“好,明天繼續給你做。

“辛苦寶寶。

”秦北廷起身到她身邊親了一口她的臉頰,隨後看了眼時間,“那我先去上班了。

“等等,我陪你一起去上班。

”虞禾立馬放下筷子,說道。

陪,不是送。

秦北廷腳步一頓,想到之前虞禾的試探,“公司挺無聊的。

“冇事,你上班,我在你辦公室裡學習,順便看看你上班的樣子。

絕對不打擾你,好不好?”

虞禾抱起一早準備好的書和電腦包,滿眼期待的望著他。

秦北廷上一次看小姑娘撒嬌,還是在十二年前,當年他是毫無抵抗力,更彆說是現在。

何況他要是拒絕,估計會引起小姑孃的疑心。

秦北廷尋思著今天也冇有什麼特彆重要的事,便答應了:“好。

然後這一點頭,很快他就後悔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