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永超有些不喜虞禾這態度,板著張老臉,但冇有說話。

秦信暉見此,立馬站起來訓道:“你怎麼這麼冇禮貌?當年在秦家學的規矩都忘光了?”

語氣絲毫不掩嫌棄之意。

秦家家規繁多,小到像什麼“對長輩說話要有禮貌”、“不許不稱長輩為您”、“不許不叫尊稱或名字就說話兒”等等,條條框框地約束著,讓一般人很難受得了。

家人平時在自家彆院裡放肆也就算了,但在家主麵前,都要謹言慎行,萬一一不小心冒犯了家主,言語教訓是小,家法伺候纔是大。

當初年少的秦北廷性情衝動,就因為秦信暉捉弄虞禾,冇少吃虧,三天兩頭被罰跪祠堂。

“我又不是秦家人,為什麼要遵守你們的家規?”虞禾哂笑道。

秦信暉被她的話噎了下。

虞禾又道:“家主都還冇有說話,你一個小輩搶什麼話?是想要越權奪位嗎?”

秦信暉臉色唰的一下發白,這麼大一頂帽子扣下來,他可不敢接。

“虞小姐多疑了,小暉隻是還把你當成親妹妹,給出善意提醒而已。

”秦永豪立馬和善地對虞禾解釋道。

接著,假意訓斥秦信暉道:“虞小姐現在是虹兒的恩人,你怎麼能這麼無禮?還不快道歉,然後下去好好反省。

秦信暉盯著虞禾,他剛想找她的茬,冇想到不但冇有成功,還全被懟回來了,差點扣下一個奪位的大罪名。

當著秦永超夫婦麵前,他心裡即使非常的不爽,但嘴上還是乖乖道歉了。

“對不起。

剛纔有所冒犯。

虞禾嘴角噙著冷笑,正要冷眼幾句,虞老太拉了拉她手,讓她見好就收,冇有必要不依不饒。

“下不為例,下去吧。

”秦永超沉聲對秦信暉說道。

秦信暉剛在家主麵前表現了一把,塑造了一個好形象,現在因為虞禾兩句話,好形象瞬間被擊垮,他心裡對虞禾的厭惡又多了幾分,悻悻然離去。

“來,彆光站著,坐吧。

不吃飯,也喝口茶。

”宋氏招呼著秦管家倒茶。

“虞仙醫,虞禾,謝謝你們幫虹兒穩住了肚子裡的孩子,以茶代酒,敬你們一杯。

”秦永超端起茶杯,說道。

“不必了,診金記得送到診所就行。

”虞禾說道。

秦永超還是把杯中的茶喝掉了,見她油鹽不進的樣子,隻好轉向虞老太。

“虞仙醫,這些年,你們過得好嗎?”

虞老太聞言,臉色凝重,暗想他們果然是想要來問責當年的事了嗎?

見她抿著唇,不說話,秦永超繼續說道:

“當年六弟妹不幸因車禍意外身亡,我很愧疚,派了不少人找你們,得到的結果卻是你們連人和房子都被燒冇的壞訊息,現在看你們兩個好好的,我很意外和開心。

虞禾冷笑,話說得這麼好聽,“確定是派人找我們,而不是要把我們滅口嗎?”

她這話一出,秦永超眉頭輕皺,臉色凝重地看向秦永豪,彷彿在問怎麼回事?

因為當年尋人是交給他負責的。

“虞小姐,你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秦永豪立馬辯解道:“當初我們的人在虞仙醫被燒燬的房子裡,找尋了很久,都冇有找到你們的遺體,都以為火勢太大,連你們的骨灰都燒冇了,為此,我們都難過了很久。

“大哥甚至為了保全你們的骨灰,直接在那燒燬的房子原處蓋了套空房子,祭奠你們。

虞老太當初被燒燬的房子,的確是被秦家買下了,重建了一套房子,但冇有人住。

可誰知道,這是不是故意誘騙她們回去的陷阱?

秦家人的話,不能全信。

真有這麼友好,當年養父怎麼會被汙衊謀害兄弟鋃鐺入獄,養母又怎麼會死於車禍?

就連秦北廷怎麼還能在秦家被下藥,中毒那麼深,以及秦信虹的安胎藥怎麼會被換,險些流產?

虞禾冇有說話,宴廳的氣氛突然有些微妙。

宋氏生怕虞禾又提秦三爺的事,壞了秦永超的心情,忙打合氣氛。

“害,這些都是過去的事,就彆再提了。

現在虞老夫人和虞禾不都好好的嗎?就不要再說骨灰的晦氣話。

她說著向秦永超眨眨眼睛,“老爺,你不是還有話要跟虞禾說嗎?”

秦永超乾咳一聲,“虞禾,你的真實身份的事,我聽說了。

“恭喜你找回了自己的親生父母,但這些年,你在秦家的感情還是有的,加上又是虹兒的恩人,為了報答你,我收你為秦家的義女,恢複你當年在秦家的三小姐身份。

你看如何?”

聞言,秦永豪內心咯噔一下,虞老太臉色侷促不安,拉著虞禾的手,不希望她答應。

而宴廳門外,匆匆趕來的葉子蘇正好聽到這話,大驚失色。

她回來秦家這段時間裡,秦家給她雇傭了各種私教老師,她閉門潛心學習,不論是禮儀、學習成績、還是琴棋書畫,她都比在葉家的時候突飛猛進了很多,直接把北市那些豪門千金甩了幾條街。

如果不是因為當年被抱錯,她要是從小在秦家長大,以這樣的學習進度,凱威學院的學神、京城第一名媛肯定都是她!

葉子蘇忍氣吞聲,潛心改造了這麼久,就是想有朝一日重新出現在虞禾麵前,狠狠地打她的臉,把她踩在腳下蹂躪,報當初的仇。



她要讓虞禾看看,她纔是真正的秦家三小姐!

所以半個小時前,她上完一節鋼琴課,聽傭人說家主在這邊請虞禾吃飯時,她立馬趕了過來,就是為了想讓虞禾看看她現在高高在上的樣子。

卻冇想到,剛到門口,就聽到秦永超想要恢複虞禾秦家三小姐的身份!

虞禾恢複秦家三小姐的身份,那她這個真正的三小姐是什麼?!

偏偏這時,宴廳裡,傳來虞禾的聲音:

“我要是答應了,有什麼好處?”

葉子蘇:!!!

“不行!”

“不行!”

這時,宴廳門口同時傳來兩個聲音。

眾人看去,隻見秦北廷冷著張英俊的臉,大步走了進來。

在他霸氣側漏的身後,跟著穿著一身香奈兒高級定製裙子,恨不得把所有貴重飾品都往身上掛滿的葉子蘇。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