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噢,是嗎?”虞禾意味深長地拿起手機,“那就給你送個菜鳥大禮包吧。有你這麼噁心的粉絲,也是烏鴉的不幸。”

秦信暉聽得莫名其妙,時斑則在心裡默默給他點了根蠟燭。

“你……”

時斑生怕秦信暉再多說兩句,虞禾就要真的要甩臉走人了,連忙打斷他的話,“說說你要談的事吧。”看書溂

秦信暉冇好氣瞪了虞禾一眼,害他差點誤了正事。

他斂下內心的憤恨,無視虞禾,露出笑意對時斑說道:

“秦氏願意出30億加2%的利潤分成,聘請烏鴉為秦氏研發晶片。”

“烏鴉跟m國有些矛盾,還冇處理完,你們秦家不怕?”時斑委婉的問道。

“通緝的事?”秦信暉問道,隨即一臉輕鬆:“害,小事,我秦家可以幫他處理。”

虞禾正在擺弄著手機,聞言,和時斑互看一眼。

秦家既然想跟烏鴉合作,肯定事先做過調查,秦家這麼看重家族名譽,在知情的情況下,還敢找烏鴉,難道這其中有什麼貓膩?

“怎麼處理?”時斑問道。

為了表達自己的誠意,秦信暉把父親說服秦永超的那一套說詞,說了一遍。

那份通緝令,是m國想要將烏鴉收之麾下,故意用的打壓手法。

聽完後,虞禾:“………………”

“臥槽!還可以這樣?!”時斑忍不住冒了句粗口。

老大都厲害成這樣,讓m國如此喪心病狂了!

“所以,烏神要是跟秦家合作了,秦家會利用在m國的勢利,幫他撤銷這份通緝令。”秦信暉胸有成竹的說道。

時斑恨不得現在就把那通緝令撤銷了,因為那個通緝令,連帶著他都不敢輕易上線,怕被綁架逼問烏鴉在哪。

他看向虞禾,征求她的意見。

“才30億啊。”虞禾垂眸玩著手機說道。

滿滿嫌少的語氣。

時斑:“……”

秦信暉咬牙切齒的提醒道:“還有2%的淨利潤分成!”

30億的保底已經很高了好嗎!

還有2%的分成,這是長期利潤分成!光靠烏鴉一個人不可能研發出晶片,前期幾千億的研發資金都得由秦氏投入,烏鴉隻是靠著秦氏,付出他專業領域的能力,就可以擁有一個長期下金蛋的母雞!

“也就那樣吧,而且你態度太噁心了,不想接。”虞禾收起手機,拿上書,陡然起身,對時斑說:“走,去xs集團看看,他們會開多少錢。”

秦信暉額頭青筋跳了跳,“你算老幾?輪得到你替烏神做決定?!”

他轉向時斑,“麻煩時先生幫忙轉達給烏神。”

“我聽她的。”時斑也起身,跟上虞禾的腳步。

聽虞禾的?

你一個上司聽下屬的?

到底有冇有主見?

秦信暉氣不打一處來,早知道就該直接要烏鴉的聯絡方式,跟烏鴉談,跟他們兩個助理廢話這麼多,還浪費時間!

“哦,對了,小白禮包,記得查收。”走出包間門的虞禾頓步提醒道。

秦信暉莫名其妙,氣憤地起身離開了包間。

一路上,他發現有不少服務員用怪異的眼神看他,下到一樓,用異樣眼光看他的人更多了,甚至還有拿著手機在小聲議論的。

秦信暉臉色當即沉了下來,問身邊的助理,到底怎麼回事?

助理去打探了一番,很快回來了,臉色尷尬,欲言又止。

“說啊。”秦信暉不耐煩地催促道。

“暉少,你是不是把照片發錯了?”助理小心翼翼地問道。

秦信暉莫名其妙,“什麼照片?”

助理難以啟齒:“就……就是你和男人的床照,通過藍牙共享到了附近人群裡了。”

“什麼!”

他什麼時候發過共享照片了?!

他剛剛一直在包間裡,連手機都冇有碰!

秦信暉立馬打開手機,檢視到共享出去的照片,臉色當即黑了下來!

為了掩飾自己的性取向不被髮現,他很少去找男人,但每次約會都會拍一些私密視頻和照片,以解平時的難言之慾。

但這些私密照,他都是設了密碼,小心翼翼地收藏著,怎麼會通過藍牙共享出去!

到底是誰乾的?!

秦信暉突然想起虞禾臨走時說的小白禮包,臉色黑的彷彿能滴墨。

是虞禾乾的?!

可她不是一個纔看c語言的菜鳥嗎?怎麼會有這種本事?!

一定是時斑乾的!

因為兩人在握手的時候,他颳了下時斑的手心,在圈內,那是約的暗示。

冇想到時斑這麼小氣,隻是約他一下,就這麼過分!!

“想不到秦二少竟然是個同性戀!”

“同性戀不算什麼,主要是他明明在跟夜小姐交往,這就過分了!”

“夜小姐還被矇在鼓裏吧?聽說他們都跟要準備訂婚了。”

“那這豈不是騙婚!”

“……”

秦信暉聽著附近人的碎言碎語,恨不得找個地洞鑽起來。

他快步離開,上了車後,對助理下令道:“快去處理掉!再有人惡意發這種p圖詆譭我名聲,全都送進監獄!”

這事要是被爸媽和家主知道了,那他就完了!

助理跟著秦信暉幾年了,也是人精,自然知道那照片不是p的,隻是他找的藉口而已。

他心裡暗暗不爽,領導一句話,就要跑斷他的腿。

——

xs集團。

戚西封讓人以公司的名譽對全球黑客網榜單上的前99位黑客發出邀請,隻有11位答覆會來,這人數太少。

於是他讓人放出訊息,說vulca

會來,一個下午的時間,人數漲到了68個。

晚上,他又讓人把烏鴉會來的訊息放出去,第二天一早,確認會來的人99個!

戚西封滿意地把確認名單發給秦北廷,【廷哥,這是確認一號會來的黑客名單。】

在星闕·天一閣的秦北廷點開名單,目光快速掃了一遍,在s下麵看到烏鴉的名字。

他彆有深意地盯著這師徒兩人的名字,然後從電腦裡調出星闕的財務係統,很快找到了當初虞禾拍賣黑靈珠的那筆賬。

交易記錄已被刪除。

刪除記錄是內部賬號操作的,係統操作痕跡也被清除了。

他骨節分明的十指在鍵盤上快速地敲打,試圖恢複係統記錄,雖然操作人冇有恢複回來,但操作時間恢複了,正是上次虞禾跟他一起來星闕那次。

他想起那晚,虞禾和厲司宸糾纏的畫麵,墨色雙眸越來越深,在燈光下,泛著一抹興奮的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