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s集團總裁辦公室。

秦北廷筆直地站在落地窗前,骨節分明的手指端著一杯紅酒,輕輕搖晃著,犀利的丹鳳眼半瞌著,俯視著樓下密集的人群,宛如俯視著腳下的螻蟻。

“廷哥,剛纔北冥那邊來電話,說國際刑警那邊的事,已經處理了。”陸一銘敲門進來彙報道。

“嗯。”秦北廷應了個鼻音,拿出手機,發了條資訊出去,然後優雅地抿了口紅酒,嘴角上揚。

陸一銘走到落地窗前,看了眼下麵的人群,感慨道:“你說,要是你大哥知道你搞出這麼大的動靜,會有什麼表情?”

“這麼好的日子,彆跟我提他。影響心情。”秦北廷冷聲道。

陸一銘撇撇嘴,是啊,好日子,你跟秦家對著乾的三週年的好日子。

“所以,這個烏鴉到底是誰啊?”他轉移的了話題。

“想知道?”秦北廷乜他一眼。

陸一銘點頭,他原本是冇啥興趣的,但真是這麼大陣勢,連e國也發出千萬的懸賞金讓全球人民一起找烏鴉,他就不由地好奇,這個烏鴉到底是何方神聖。

秦北廷:“自己找去。”

“……”

陸一銘陰惻惻地看著秦北廷,揶揄道:“不會你也不知道吧?”

“待確定中。”秦北廷說道,看了眼手機螢幕,發出去的訊息,對方還冇有回覆。

陸一銘震驚了,“還不確定?那你還讓北冥去……”

他的話還冇有說完,辦公室門再次被敲開,戚西封進來了,他撇撇嘴,冇有再說了。

“廷哥,秦永豪父子也來了,據說他們想要找烏鴉給秦氏研發晶片。”戚西封說道。

秦北廷哂笑一聲,冇有說話。

“另外,陳東那邊的人說虞小姐也快到了。”戚西封又道。

聞言,秦北廷臉上的哂笑立馬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意味深長的笑意。

小姑娘果然會來!

“我下去一趟,接下來的事就交給你了。”他把手中的酒杯交給戚西封。

“是。”

——

與此同時,另外一邊。

虞禾坐在南歐的保姆車裡,刷著新聞。

“臥槽!老大,你這下徹底紅了!大家都在找你!這陣勢,要是被他們知道你的身份,會不會為了搶你把你撕碎啊?!”時斑刷著新聞,震驚的說道。

“……”

虞禾刷完了熱搜和黑客網的情況,完全冇想到自己竟然有這麼大的能耐,引發這麼大的陣勢,一會在週年會上找到師父,不知道會不會被罵的狗血淋頭。看書喇

她給阮甜心發了資訊,問之前讓她覈查的事,怎麼樣了?

阮甜心的電話立馬打了過來:

“小禾苗,查到了,案件覈實了,通緝令是真的!

“而且懸賞金從10萬美金提到了100萬美金!他們都收到了你會去參加xs集團三週年會,今晚會有行動!我看直播,現在北市那邊都炸鍋了!

“你今晚千萬彆去xs集團,去了就等著被抓了!”

“……已經在路上了。”虞禾看了眼車窗外,已經到了xs集團的大廈附近了,“而且已經到了。”

“啊啊啊,你怎麼這麼想不開啊?你要是被抓了,我以後想你了,豈不是還要申請探監才能看到你?嗚嗚,我不要……”阮甜心尖叫道。

“閉上你的烏鴉嘴,我過來找個人,順便認認我師父,就走。”虞禾說道。

阮甜心:“嚶,那我現在把我的皇家護衛隊調過來保護你還來得及嗎?”

“不用。”虞禾拒絕了。

她一個人反而更好辦事,一群人過來,反而容易曝光身份。

此時,保姆車慢慢開到了大門口,平穩地停下。

“好了,我到了,晚點跟你聯絡。”虞禾掛了電話,剛好這時,微信關聯的無名賬號提醒有訊息,她切換了個賬號。

星闕殿主:【給你送了個禮物。】

後麵跟著一張照片,虞禾點開照片,眼神滿是詫異,蹦出腦海的第一問題是:

他怎麼知道我是烏鴉?

雖然之前兩人在線上交鋒過幾次,但她記得自己冇有留下過任何把柄纔對!

唯一存在可能的是星闕那筆交易記錄,但那記錄明明已經刪了!

各種猜疑在她的心頭湧起,不過須臾間,全都化為平靜,對方能坐到星闕殿主這個位置,實力自然不可小視。看書溂

虞禾嘴角輕輕地上揚,快速給對方回了句:

【謝了。一會見個麵?vulca

既然已經被髮現了,那她也就不再掩飾了。

而且她今晚的目的就是他!

“老大,要不,你還是跟我們從後門進去?你這一亮邀請函,身份就曝光了,估計大門還冇進去,就被拖走了。”時斑看著外麵的警察,擔心的說道。

虞禾見星闕殿主冇有回覆,收起手機,解開安全帶,“冇事。我再做電燈泡,南大影帝就要把我凍成冰塊了。”

說著,瞥了一眼後座冷著張臉的南歐。

時斑乾咳一聲,“那你一會怎麼辦?”

“放心,他們抓不到我。”虞禾說完,開車門下車了。

時斑想跟著一起,儘一個助理的職責,但被南歐拉住了,“寶貝兒,人家有自己的解決方式,你就彆摻和了。”

……

秦永豪父子抵達xs集團大門,看到這全民都在找烏鴉的陣勢,秦信暉傻眼了。

他還以為他們的競爭對手隻有xs集團,在戚西封出手之前,把烏鴉簽下來就行了,冇想到竟然是全民都在找烏鴉!!

他們今晚原本是勢在必得的,現在隻能見機行事了。

父子倆正在門口驗證邀請函,秦信暉無意間正好看到從保姆車下來的虞禾,雙眼立馬亮了。

雖然車門很快就關上,但剛剛他看到了,時斑在車裡,車裡還有人!

時斑是烏鴉的助理,那麼車裡的那個人,豈不就是烏鴉!!

“爸,我找到烏鴉了,就在那輛車裡!時斑還在上麵。”秦信暉立馬低聲跟秦永豪說道。

秦永豪順著他的視線,先看到了虞禾,眼神底下閃過一瞬的憎惡,再看她身後的保姆車正往地下停車場慢慢開去。

秦永豪:“趕緊去攔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