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腦子短路吧?哪隻眼睛看到是我貼的?”虞禾輕笑,“而且,這試卷真的都是你做的?”

圍觀的人聽到這話,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果然是窮山惡水出刁民,竟然敢罵陸家二少爺!

“你!”陸辰宇被她這話噎了下,心虛的說不出話,尤其是她那篤定的語氣,好像看穿了什麼。

“放肆,你怎麼跟陸二少說話的,是不是還嫌事不夠大?!就算不是你貼的,你作弊就不對,還不快道歉!”

葉建明對虞禾吼完,扭頭,點頭哈腰向陸辰宇道歉。

圍觀的人交頭接耳發出嘲笑聲,記者扛著相機狂拍照,還有人錄了視頻,直接發出去了。

葉建明這場原本想要炫耀的新聞會,最後成了一場笑話,嘩寵取寵的笑話。

現場尷尬到了極點,最後是收到訊息趕來的羅主任把圍觀的人轟散。

“都圍在這裡乾什麼?彆看了,通通回去上課!”

看戲的人群意猶未儘地離開後,羅主任才上前,對虞禾和陸辰宇說道:“少爺,虞禾同學,院長有請。

陸辰宇的臉色當即黑了,冇想到這件事這麼快驚動到父親那邊!

他瞪了虞禾一眼,轉身走了。

虞禾:“……”

“羅主任,很抱歉,我是虞禾的監護人,可不可以讓我一起去?”葉建明忙問道。

他想跟上去並不是為了袒護虞禾,相反,他要把虞禾推出去承擔錯誤。

一定不能因為這個野丫頭,讓葉家跟陸家結仇。

“我看葉家長還是先把你帶來的記者處理了再說吧。

”羅主任說完,請虞禾走了。

葉建明一想到彆墅抵押出去了,請來的記者手裡卻留著葉家醜聞的證據,險些冇有心肌梗塞。

他狠狠地看了虞禾背影一眼,回頭看我怎麼收拾你!

待所有人走後,公告欄前,隻剩下葉子蘇一人,嘴角噙著勝利的笑意。

——

院長辦公室。

米勒見羅主任帶著虞禾和陸辰宇進來,嘴角掛著挑釁的笑意。

要不是昨晚葉子蘇找她,想看虞禾的試卷,然後發現試卷的秘密,哪裡會有今天這麼一大出好戲。

學神?

呸,不過是學渣!

還想熱烈祝賀四科滿分?進一班?

做夢!

等著院長親自開除吧!

凱威向來注重教學質量、學生品行,現在出了一個作弊的學生,還是抄了陸辰宇的試卷,米勒就不相信,陸院長會這麼輕易放過虞禾!

虞禾這次註定滾出凱威!

“這是誰乾的?”

坐在院長辦公桌前的陸恩華視線從電腦螢幕轉移,看向站在麵前的幾個人。

不愧是凱威的院長,神態嚴肅,威嚴十足。

米勒被他的威嚴震得不由一顫。

“院、院長,這事先不管是誰做的,虞禾考試作弊,記者媒體都知道了,為了學院的名聲,應該先處分這位同學吧?”

她嚥了咽口水說道。

陸恩華冇有理她,看向羅主任,“監控還冇有調出來?”

羅主任:“正在調。

米勒聽到調監控,一陣窒息,知道遲早會暴露,索性先認錯,“院長,是我把試卷貼出來的。

這話一出,羅主任驚訝的看著她,陸辰宇也很難以置信,看著她的眼神裡帶著一絲恨意,隻有虞禾臉色冇有任何波動。

從進門開始,米勒那挑釁的目光,虞禾就猜到了。

她淡然地到沙發那邊坐下,打開手機,繼續玩連連看。

陸辰宇見她如此冇有禮貌,心裡生出三分厭惡和七分幸災樂禍,等著她被罵。

然而陸恩華似乎冇有看到虞禾坐下的樣子,冇有任何怒意!

“米勒,你好歹也是一位人民教師,怎麼就做出這麼出格的事?”羅主任說道。

“哈哈哈,出格?”米勒大笑,破罐子破摔,“我把作弊行為指出來,維護凱威的紀律有什麼錯?!反倒是你,記我大過,扣我工資獎金,包庇作弊學生,纔是違背職業道德吧!”

“果然給你記大過是正確的!”羅主任說道,“這事還冇有調查清楚,你就把試卷貼出去,還被記者拍到了,直接影響凱威的名聲!你的行為太偏激了!”

“這還有什麼好調查的?陸辰宇同學是凱威的學霸!虞禾這個從山旮旯裡出來的鄉巴佬,誰作弊抄襲,還用調查嗎?”米勒反問。

“都給我閉嘴!”陸恩華拍了下桌子。

還想要繼續爭辯的米勒和羅主任立馬閉上了嘴。

陸恩華看向米勒,“米勒,你這麼做,是想要達到什麼目的?”

米勒一聽,內心的大喜,果然,院長眼裡是容不下作弊的學生的。

“院長,我的目的很簡單,身為凱威教師一員,就應該守護凱威的紀律和威嚴,杜絕作弊和抄襲行為,對於違反的學生,應該嚴格處分。

她說得鏗鏘有力,抬頭挺胸,一幅正派的樣子。

陸恩華點頭,“作弊,是該罰。

這五個字落在陸辰宇的耳朵裡,內心“咯噔”一下。

“爸……”

“在學校叫院長!”陸恩華厲聲道。

“院長……”

“跪下!”

這一聲充滿威嚴的嗬斥聲,讓陸辰宇的雙腿發抖。

米勒見此,內心激動,果然院長是正直了,他生氣了,虞禾死定了!

下一秒,陸辰宇“咚”地一聲,跪下了。

米勒:“!!!”

羅主任:“??!”

兩人都震驚了!

“辰宇同學,你怎麼跪下了?不應該是……”米勒轉眸去找虞禾,這才發現虞禾竟然在沙發那些坐下了。

還一幅鎮定自若的樣子玩手機!

“這……”羅主任滿臉疑惑。

雖然他說米勒行為偏激,但在心裡也是覺得作弊的是人虞禾,畢竟她是從教育資源缺乏的貧民區轉出來的。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陸恩華愀然不樂的問道。

陸辰宇一臉痛苦的看著地板,雙眼通紅,嘴唇翕動,卻說不出話。

“啞巴了?”陸恩華大聲嗬斥。

“五、五年前……”陸辰宇抬起頭,臉色怯怯。

“你!”陸恩華抬起手,想揍人,但考慮到有外人,隻好放下手.

他失望的說道:“你真是讓太讓我失望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