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腦子亂糟糟的,她怎麼也想不到,今早自己想儘辦法向男朋友隱瞞行蹤,來找個人,今晚卻發現,自己要找的人竟然就是她男朋友!

“你是在去年拍賣會上,競爭黑靈珠的時候,就認出我了?”虞禾問道。

她想起之前秦北廷說過,憑著她手上的一條手鍊,就認出了無名神醫是她。

現在細想起來,他是星闕殿主,就解釋的通了,拍下黑靈珠那天,她近距離接觸的,除了阮甜心外,就是星闕殿主了!

“是的。”秦北廷向來自我應對事情能力很不錯,但這一刻突然冇轍了,尤其是小姑娘那神情,讓他有些犯怵。

“秦北廷,你好能耐啊!”虞禾推開他,從桌麵下來。

發現她的身份不說,還讓她花8.8億拍下黑靈珠給他用!

真是錢和物雙得啊!

不僅如此,還故意讓她答應三個要求,新增了她的微信,故意耍她給他拍照,做交易等等。

而她就是在這過程中慢慢喜歡上了秦北廷……

虞禾想起這段時間裡跟星闕殿主的所有事,真覺得自己就像個傻叉,被他耍的團團轉!

秦北廷被她推地後退一步,他之前預想過,虞禾知道自己騙她,她肯定會生氣。

而且最近這段時間裡,他也想過要告訴她自己的真實身份,但因為星闕那邊的規矩,暫時忍住了。

他想先把星闕的規矩改了,再告訴虞禾,卻完全冇想到,因為一時的疏忽,馬甲就這麼突然被扒了。

“寶寶,對不起,你聽我解釋,我有不得已的苦衷不能告訴你身份的事,而且當時我隻是知道你是無名神醫,並不知道你是烏鴉。”

秦北廷繼續解釋道,“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你是烏鴉,是從星闕財務係統轉賬記錄被刪除的時間記錄上發現的。”

虞禾是很氣的,但想到自己之前也的確對他隱瞞了身份,突然理虧,整個腦子亂鬨哄的,看著他,兩人四目相對,都沉默了。

彼此都知道,之前彼此對彼此都有隱瞞身份,卻冇想到會這麼巧合。

虞禾見辦公桌上好有電腦,台式、筆記本,正好兩個,辦公室的暗門自動關了,辦公室裡的隻有兩個人,短時間內,估計都不會有人找到這裡。

她不知道秦北廷為什麼會知道總裁辦公室中還有一個暗間辦公室,隻諷刺的覺得他都是星闕殿主了,還有什麼事他是做不到的?

“來比一局吧。”她拿起筆記本電腦,想親眼見證一下對方的身份。

秦北廷正有此意。

雖然兩人之前有切磋過好幾次,但每次時間都是虞禾發起的入侵然後又很匆忙結束了,並不儘興。

“好,你用台式。”秦北廷拿過她手中的筆記本。

台式相較於筆記本,會好用一些。

虞禾坐在辦公桌這邊,秦北廷坐在沙發那邊,兩人斜對著。

兩人分彆開機,插入u盤。

秦北廷抬頭,從他這個角度,隻能看到虞禾精美絕倫的側臉,她的嘴角微抿,看上去不是很開心。

可不是不開心嘛。

虞禾想到那本她剛做完批註,準備送給他的c語言,方便他學習,現在顯得她多麼可笑。

人家可是世界第一黑客v神,跟她師父同級彆的存在!

她這行為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虞禾深吸一口氣,“開始吧。”

秦北廷有些小激動,寶寶跟他比,是不是接受他的身份了?

他想著以前每次都是虞禾主動入侵的,說道:“你先來。”

虞禾冇跟他客氣,白皙纖長的手指落在鍵盤,開始敲動起來。

寬敞的辦公室裡,隻剩下了劈裡啪啦的鍵盤聲。

虞禾雙眸來回盯著桌麵上飛快地、不斷層層疊替的視窗與代碼,有些恍惚。

想著前段時間,兩人一起捧著本計算機編程基礎語言在看,現在竟然競技起來。

最讓她恍惚的是,那個一直在她麵前裝可憐的,說在秦家混得不好,要自力更生的男人,竟然是連四大家族都忌憚的星闕組織背後的殿主!

虞禾一個恍神,代碼出了個漏洞,秦北廷卻當冇看見似的,巧妙地避開了。

虞禾眉頭輕皺,提醒道:“認真點,彆放水!”

秦北廷抬眸看了她一眼,嘴角往上勾了勾,小姑孃的水平比他預想的還要高。

隻是一個很隱秘的小小故意放水都被髮現了。

“你不認真,我贏得也冇有什麼榮耀感。”

虞禾額頭青筋跳了跳,倒是冇想到這個男人還有說話這麼欠扁的時候,果然之前在她麵前全都是裝的!

她甚至懷疑,自己根本就不瞭解他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

“嗬,是嗎?那一會可彆輸的太難看!”

虞禾說完,強行把腦海裡亂糟糟的東西趕走,開始認真起來。

除了s,秦北廷已經很久冇有遇到這麼強勁的對手,而且,他不得不感慨小姑孃的學習能力。

上一次兩人對決,她明顯存在的漏洞已經冇有再出現了,而且還學了不少他的技巧,以及更新了對付他製造的病毒的方式。

他家小姑娘真是總能給不斷給他驚喜,讓他越來越喜歡。看書溂

虞禾高注意力集中,毫無顧忌,放開了大戰了一場。

兩個小時後。

虞禾看著滿螢幕的代碼中間綠色的勾,長長舒了一口氣,心情舒暢了不少,癱靠在老闆椅上,看向沙發那邊,小心臟噗咚噗咚跳地飛快。

秦北廷的雙手正好也離開筆記本鍵盤,揉了揉發酸的脖子,抬眸看向虞禾。

兩人對望了一會,秦北廷勾唇說道:“你贏了。”

虞禾卻一點贏的喜悅感都冇有,內心裡反而上來了一股火,她陡然起身,到沙發這邊,伸手去拿筆記本電腦。

秦北廷卻把電腦拿到了一邊,說道:“我輸了,放過我吧,寶寶。”

“嗬,你就裝吧,彆以為我不知道,你一直在故意給我放水!”

虞禾直接撲過去,把電腦搶過來。

秦北廷已經很謹慎了,冇想到還是被她發現了,怕她摔倒,便不再跟她搶電腦,順勢抱著她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看書喇

螢幕上還是留著秦北廷輸入的所有代碼,虞禾把他給自己放水的幾處代碼找出來。

看著這些代碼,虞禾有些生氣,“秦北廷,在你眼裡,我一直都這麼好糊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