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要乾嘛?”虞禾眉頭輕皺,問道。

電話那頭傳來秦北廷低沉,夾雜些些許沙啞的聲音,“想你的時候用。”

虞禾一愣,腦海裡突然浮現秦北廷抱著她衣物那啥,臉頰有些熱,忙道:“你特麼……不行!我的東西你一樣都不能帶走!”

說完,直接把電話掛了。看書溂

電話那頭的秦北廷看著被掛的電話,低笑兩聲,轉身就把虞禾最常穿的那套黑色絲綢睡裙裝進了行李箱裡。

阮甜心從酒架拿了瓶羅曼尼康帝葡萄酒,和兩隻高腳杯過來,放在茶幾上,倒酒。

“你們到底什麼情況?我看新聞上的頭條全被你霸占了,你這馬甲真是不掉就不掉,一掉就跟原子彈似的,爆得驚天動地,秦七爺扛不住了?”

虞禾端起酒,抿了一口,隨後,簡單的把今晚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末了,她還不忘叮囑道:“身份的事,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彆再告訴彆人。”

阮甜心聽了,忙喝了三杯,壓壓驚,接著幾乎尖叫道:“秦七爺竟然就是星闕殿主?!他……唔……”

虞禾忙捂住她的嘴,“這事不許再說出來,爛在肚子裡。”

“唔唔。”阮甜心拚命點頭,並豎起手指做發誓狀,虞禾才鬆開她。

阮甜心深深吸了口氣,“秦北廷這也太過分了吧!讓你花了8.8億買了黑靈珠就算了,到頭來,黑靈珠他用了,錢他也收了,那相當於他一開口就從你這裡颳走了17.6億!”

“17.6億,都可以買10顆穆薩耶夫紅鑽了,當初你隻是給我買了一顆,他竟然一下薅了你十顆!真不是人!

“難怪當時星闕殿主這麼輕易就把黑靈珠讓給你了!原來早有預謀!是要跟我搶在你心中的位置!”

虞禾:“……”

這是重點嗎?

重點不應該是他騙我了嗎?

“你不用吃醋,今晚就讓他搬出去了!”虞禾又喝了口紅酒。

“不過細品一下,你們這是真的分手嗎?確定不是情侶之間的小情趣嗎?”阮甜心狐疑道。

“真分了!”虞禾肯定道,拿著酒杯跟她碰了下,“來慶祝我恢複單身了。”

“四合院不還是在他名下嗎?他隨時可以找藉口搬回來吧?”

阮甜心見她把半杯紅酒當白開水似的灌下去,忙放下酒杯去阻止她,“你彆喝那麼急,本來酒量就不怎樣了,喝這麼急醉的更快。”

虞禾已經有些微醺,說話都有些飄:“他要搬回來,大不了我搬走唄,診所我會給他房租的。”

“不行!那就太便宜他了!怎麼說你也是給他把病治好了,光買黑靈珠的錢也夠買那套四合院了吧!”阮甜心立馬說道。

虞禾冇有在說話,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阮甜心想去阻難,但被推開了。

“讓我再喝點,喝了心裡好受一些。”

阮甜心見此,心疼地抱抱她,彆看小禾苗平時總冷冷的,什麼都不在乎似的,其實她隻是把所有的感情都壓在了心底,不輕易表露出來。

在虞禾眼裡,隻要不在乎,彆人就不能牽動她的情緒,所以她不是一個輕易能把感情托付出去的人,就算是阮甜心,也是用了很久的時間,纔跟她有了今天的好閨蜜的關係。

但秦北廷隻是用了一年不到的時間,就讓虞禾變成這樣,說明她對待這段感情是真的走心了的。

“哦好了好了,不難過了,不就是男人嘛,姐妹以後給你找,我還有好幾個表哥都單身還長得不錯,回頭介紹給你。”阮甜心安慰道。

虞禾又灌下了一大杯紅酒,意識已經開始神遊了,打個酒嗝,“有比秦北廷帥的嗎?”

“額……”阮甜心想了想,心說你醉了,還不忘顏控,就秦七爺那張人神共憤的顏值,這個世界上能超過的男人還冇有出生吧?

這時,被丟在一邊的手機又響了,虞禾迷迷糊糊摸過來,接起電話。

電話那頭傳來秦北廷的聲音,“寶寶,提拉米蘇怎麼分?”

虞禾聽著熟悉的男人的聲音,愣了下,隨即慍怒道:“不分!它是我的!那是你送我的禮物,送出去的禮物,你怎麼能要回去!”

秦北廷聽著她的聲音不對勁,“你喝醉了?”

虞禾已經醉了,完全聽不進去他的話,自顧自的繼續說道:“四合院也是你送我的,你也不許要回去!還有金針,你也不許要回去,那都是你送我的禮物,都是我的東西了,你不許要回去……”

秦北廷耐心地聽著她絮絮叨叨的清數完,腦海裡幻想著她醉醺醺,雙眼迷離的樣子,突然覺得有些可愛。

“我呢?我也是你的。”他問道。

同時側頭用肩膀夾著手機,雙手迅速打開電腦,快速輸入一竄竄代碼,打開定位係統,定位出虞禾所在的位置。

虞禾醉醺醺,語無倫次:“你、嗝,你不是我的,你都同意我分手了……你不是我的……你不愛我了,嗝……你同意分手,就是不愛我了……我也不要愛你了……”

秦北廷拿汽車鑰匙的動作一頓,內心突然被什麼東西猛揪了下,剛剛小姑娘表現的滿不在乎的,冇想到心裡這麼難受。

“對不起,我愛你,我們不分手了好不好?我現在過去接你。”秦北廷立馬起身出去,上了車,發動車子,電話那頭卻冇有了聲音。

他以為電話被掛了,看了眼,還在通話中,過了一會,電話那頭傳來阮甜心的聲音:

“喂?秦七爺,小禾苗她睡著了,她在我家,你就彆擔心,我先去照顧她睡了。”

“我現在過去接她。”秦北廷說道。

“啊?不用吧,小禾苗她挺難受的,估計現在不想看到你……”

秦北廷直接掛了電話,調頭出去了。

車開到半路,手機又響了,來顯是冇有備註的號碼,但秦北廷看了一眼,便知道是北冥。

“廷哥,長老們知道了今晚週年會上你vulca

代號的事了,需要你這邊緊急處理一下。”

秦北廷眉頭輕皺,應了聲“我知道了”,掛了電話,調頭往另外一個方向開去,同時給阮甜心打了個電話,交代道:“照顧好虞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