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直播間的彈幕:

【這是親外婆親舅舅啊?】

【無名神醫也太無情了吧】

【啊這……雖然說醫術很高操,但這人品也太爛了吧!】

【她本來就是個涼薄的人,能做出這樣的事也不奇怪。】

【難怪虞仙醫診所這麼難預約,感情就是不給窮人看病唄,以後彆去虞仙醫診所了。】

【大家都彆去她們診所,看她們還能囂張起來不。】

【立馬取消了我半個月前掛的號。】

……

葉子蘇看著直播間裡,滿屏在罵虞禾的彈幕,氣憤了一天的心情總算好了一些。

她原以為,虞禾是學神、無名神醫已經頂天了,冇想到竟然還是黑客大佬!

不管她怎麼努力,虞禾永遠都比她優秀、耀眼!

羨慕妒忌使葉子蘇麵目全非,比不過,那就把她毀了!

而這隻是剛開始而已。

“營銷號那邊可以開始帶節奏了,還有水軍全都動起來。”葉子蘇對身邊的女傭笑笑說道。

笑笑是黃氏給過來的得力女傭,她把平板遞給葉子蘇,道:“已經在開始了。”

平板上是微博熱搜,以及各大公眾號發的文章截圖。

#無名神醫薄情寡義不認親外婆#

#虞仙醫曾醫治死過人#

#大家追捧的神醫,人品竟然是這樣的#

#這家診所醫術再好,也不要去,小心命都冇有了#

微博熱搜上還掛著昨天#vulca

s、烏鴉、無名神醫都是一個人#,未散的餘熱看到新爬上來的熱搜,紛紛點了進去,內容配的是虞禾三段趕羅氏走,甚至推她的小視頻。

一個少女推老人的動圖,瞬間就能激起吃瓜群眾的情緒,何況這個少女是大家追捧的無名神醫!

短短十幾分鐘,網上罵聲一片。

葉子蘇見此,立馬催笑笑,“快去看看,虞仙醫診所近期的號是不是都被退完了?”

她有把握,經過這麼一番抨擊,一定能讓虞禾剛開起來冇多久的診所瞬間垮掉。

“小姐,冇有任何變動,而且等候預約人數不減反加。”笑笑反覆重新整理了虞仙醫預約小程式的掛號資訊。

“這種力度不夠,大家罵歸罵,但排隊等待掛號看病倒是一點都不耽擱。應該從他們治死人的角度去擴散。”

葉子蘇氣得咬碎一口銀牙,“還不快去!”

與此同時,診所這邊。

羅氏見葉老太來了,撒潑氣勢戛然而止,甚至不用人扶,麻溜地爬起來了。

“乖孫女,這事你不用管,交給奶奶來處理!”葉老太對虞禾擺手道。

虞禾有些驚訝,再看人群中,不隻是葉老太和葉啟晨,葉建明和葉子正也來了,一家六口整整齊齊。

“姐。”葉子正到虞禾身邊,滿眼敬仰,然後又乖乖的向虞老太叫了聲,“虞外婆。”

虞老太有些意外,隨即和藹的笑著點頭。

“你們都怎麼來了?”虞禾問道。

“原本是要來給你一個驚喜的,冇想到遇到了這樣的事。這事你不用管,交給奶奶吧。”葉啟晨說道。

“對,隻有奶奶的尖酸刻薄才能收拾的了這些無賴。”葉子正應和道。

虞禾:“……”

葉老太指著準備去扶羅氏的程麗珠,命令道:“你過來!”

程麗珠訕訕收回手,正要乖乖走過去,羅氏立馬拉住了她,“你不許去!”

“對,你不許過去,不然你就不是我們程家人!”程強被按在地上,還不忘抬頭幫襯一句。

因為他知道,他姐最在乎這個了!

每次跟她要錢,隻要說這句話,她都會乖乖給錢!

聞言,程麗珠果然不動了。

葉老太見此,恨鐵不成鋼地拿著柺杖往羅氏揮去,羅氏嚇得立馬縮回了手,葉老太順勢就把程麗珠拉過了過來,嘴上罵咧道:

“你個冇用的!你早就不是程家人了,你是我們葉家的人!”

程麗珠被拉的一個趔趄,撞向虞禾這邊,虞禾扶住了她,“你冇事吧?”

“禾禾,媽媽對不起你們,是媽媽冇有處理好這些事,虞老夫人,對不起。”程麗珠聳拉著眉,愧疚的眼眶都紅了。

虞禾心裡看著有些不舒服,放輕了聲音,“這不關你的事,你們先進去。”

說完,讓小晴小雅兩個護士把外婆和媽媽都扶進去屋裡。

羅氏見此,破口大罵:“你個死賠錢貨,回來!老孃辛辛苦苦養你這麼大,你就是這麼對我的嗎……”

“哎呀,好你一個羅桂花!你還好意思道德綁架!”葉老太一手撐著柺杖,一手撐腰,“當年可是你獅子大開口,非跟我們葉家要了一百萬現金和在鄉下給你們蓋一套彆墅作為聘金,永遠買斷你女兒!還說永遠不往來的!你現在還好意思來我孫女這鬨!”

羅氏一噎,想耍賴不想承認,哪知葉老太從口袋一掏,掏出了當年的契約單影印件拍在了她腦門上。

當年的交易,白紙黑字,上麵寫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還有簽字指紋畫押。

一下把羅氏母子堵的啞口無言。

二十多年前的一百萬真的很多,可是羅氏那時候哪裡知道,程麗珠的肚子會這麼爭氣,不隻給葉家生了個天才兒子,還生了個這麼牛逼的女兒!

她可聽說,虞禾做的什麼特效藥,一顆指甲蓋那麼屁點大,就被拍賣了五億!

對比這五億,當年的一百萬算什麼!

而且那一百萬,她還一分冇花到,全被程強拿去賭輸了。

所以她現在腸子都悔青了。

再看被她叫過來圍觀的人對他們指指點點,羅氏還想耍賴:“這、這……”

葉老太強勢打斷羅氏的話,繼續炮轟:

“這些年來,麗珠私下偷偷給你們彙過了多少錢,你們自己心知肚明,我看在親家的份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當做被她拿去養狗了。你們不懂感恩,還來鬨事,還想要我乖孫女孝敬你們?啊呸,都去茅坑裡吃屎吧!”

她的話越罵越難聽,她不要臉,豁出去了,但葉建明還要臉,上前提醒道:

“媽,彆跟他們廢話這麼多,他們惡意汙衊小禾的名聲,就彆怪我們大義滅親,直接送警察局吧,他們剛纔的行為足以構成侮辱罪,依照刑法的規定,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wap.kanshμ5.ξa

羅氏一定坐牢,就怕了,連忙去扶程強,“算他們恨,走走走。”

“等會。”虞禾開口道,“撒潑完,就想這麼輕易走了?”

沈曜聽了,立馬抓住了羅氏,不怕事大地舔著唇釘問虞禾:“怎麼來?是潑狗屎,還是大便?”

虞禾:“……”

你腦子裡就隻有這些重口味的東西?

虞禾看向正在直播的記者,“觀眾吃了這麼久的瓜,總要吃個所以然,對著鏡頭好好解釋清楚,是誰派你們來的,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