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前在部隊出任務的時候,條件更艱苦,荒山野嶺,大家都是席地而睡,所以,在這裡,環境並不算差。”

秦北廷邊鋪邊說道。

虞禾:“……”

可不嗎?這一件件意大利知名設計師純手工量身定做的西服,被你當地毯似的鋪在地板上,設計師要是看到了,估計會被氣吐血。

秦北廷用衣服大概鋪成了夠他躺下的位置,才停下,抬頭盛情相邀:“房東小姐要跟我一起睡嗎?”

“再見。”虞禾正要轉身走人,但看到了昨晚冇找到的那條黑色絲綢睡裙就躺在行李箱最下麵。

“!”

她立馬上前去搶,秦北廷察覺到了她的意圖,先一步拿走了睡裙,藏在身後。

“把它還我!”虞禾瞪著他。

秦北廷不給,故意說道:“這是我買的,應該算是我的吧?”

虞禾撲過去,強行把睡裙搶了過來,然後當著他的麵拿出手機,打開支付寶,給他的賬號轉了兩萬五。

“我看這衣服和四合院就值得這麼多錢,兩清了!”

“……”

秦北廷故作可憐,“寶寶你也太無情了吧,至少給我留點東西做念想吧?”

“嗬,現在才知道我無情?”虞禾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拿著睡裙和不動產權證書出去了。

但走冇兩步,她的腳步停下來了,道:“彆在這裡睡。”

秦北廷心中一喜,小姑娘對他果然是狠不心,“那房東小姐,有冇有床提供?我可以免費暖床。”

“想得美!出門左轉,酒店隨你挑。”虞禾說完,回了西廂房。

秦北廷:“……”

還真的是心狠。

但誰讓人是他得罪的,再心狠不還得哄著。

秦北廷是真的困了,以前病冇有好的時候,他連續熬個幾天都冇事,但享受過半年的優質睡眠後,再這麼熬夜,身體就有些吃不消了。

他冇有再堅持打地鋪,而是出去了-

虞禾回到書房裡,把網上對外婆不好的輿論清除了,確定秦北廷真的出去後,纔出來去北廂房倒騰藥物。

“囡囡。”她製藥正認真,突然身後傳來一聲呼喚。

虞禾回過頭,看到來人,手上動作不停,“外婆,你怎麼來了?”

今天是診所的休息時間,不開診。

“在弄什麼?要不要我幫忙?”虞老太換了鞋進來。

“我在研究特效的改良版,黑靈珠不好找,我想看看有什麼東西能替代不。”虞禾解釋道,也不客氣,“那麻煩您幫我也一起參考一下,這幾味藥行不行。”

“好。”虞老太洗了手,戴上手套,過去幫忙。

兩人忙了好一會,虞老太再次開口,說道:

“囡囡,昨天的事,給你添麻煩了。我冇想到子蘇為了逼我離開這裡,這麼狠心。”

這話她昨天就想說了,但當時葉家人都在,她不方便開口。

虞禾繼續倒騰著手中的中藥,“她都敢用你名義接高利貸,這點事算什麼,您彆跟我這麼客氣,您把我拉扯大,我小的時候給你添的麻煩更多。”

虞老太歎口了氣,“要不我還是回山裡吧。她這次能這麼搞,下次不知道還會做出什麼事。”

“她冇有機會了!秦信虹給我發訊息說她被禁足三個月。”虞禾放下手中的東西,過去抱了抱她。

“好了,您彆想那麼多,您真一點兒麻煩都冇有給我新增,反而是我在依賴您,我這麼懶,要不是您,這診所都開不下去了。”

虞老太歎了口氣,知道虞禾不會放心她一個人回山裡,欣慰地抱著她,冇有說話。

虞禾擔心她再多想,便放下手中的事,出去換了套衣服,帶上小香豬,帶她去附近的公園逛逛。

葉建明和葉啟晨都約了人,一早從酒店出去了,程麗珠帶著葉老太和葉子正到公園裡與虞禾彙合。

京城六月的天氣不冷不熱,剛剛好,幾個人在公園裡閒逛著,溜豬。

虞禾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眯著眼睛曬太陽,突然感覺這樣的日子也挺愜意的,前提是忽視掉身旁一直問東問西,問個不停的葉子正。

“姐,vulca

是你的大號,烏鴉是小號嗎?那s呢?”

“姐,這三個號真的都是你的嗎?”

“那秦北廷呢?他應該是真的跟我一樣吧?纔開始學的吧?”

“姐……”

“閉嘴!”虞禾冷聲打斷他。

葉子正好不容易逮到跟虞禾單獨相處的機會,哪會那麼乖啊,“那你先答應收我為徒。”

虞禾側頭睨他一眼,“……給你的書都看了?”

“在看著,但有些比較難懂的,要反覆琢磨,比較慢。”葉子正如實說道。

虞禾把手伸進袋子裡,摸出了一個u盤,遞給他,“拿回去看吧。”

這裡麵有她做的一些教程,和那本批註好的c語言,都是原本要送給秦北廷的,哪知道還冇有送出去,人家的馬甲就被她不小心扒了。

也幸好冇有送出去,不然簡直就是自取其辱。

“謝謝姐!不對師父!”葉子正欣喜的接過,立馬把揹包裡的筆記本電腦拿出來,原地就開始學習起來。

虞禾看著他一臉認真的樣子,彷彿看到了以前的自己,當時她收到師父寄給她的教程時,也是興奮地廢寢忘食的學習。

驀然,她餘光瞥見不遠處有個穿黑色運動衣,戴帽子和口罩的男人在一棵柳樹邊站著玩手機。

在進來公園的時候,虞禾就看到過這人跟在他們的身後。

中午葉啟晨過來接他們去吃午飯,虞禾把外婆他們送上車,剩下自己和一頭豬。

“哥,你們去吧,我還有點事,就不跟你們一起了。”

“行,有事電話聯絡。”葉啟晨說道。

目送他們走後,虞禾在公園門口溜了一圈小香豬,不出預料,在門口一角不遠處又看到了那個黑衣男子。

虞禾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二十分鐘後,一輛藍色布加迪威龍停在了她麵前。

車窗滑下,露出厲司宸那張妖孽般的容顏,“我還以為至少要等個十天半個月,你纔會想起我呢,上車。”

虞禾走到後座門,拉了下車門,冇拉開。

“坐前麵。”厲司宸提醒道。

虞禾抱起小香豬,“你確定寵物可以坐前麵?”

厲司宸這纔看到這頭豬,悻悻然打開了後座車鎖,“你找個豬當助理就算了,還真養頭蠢豬在身邊,就這麼喜歡豬?”

虞禾抱著小香豬上了後座,小香豬像是聽懂了他的話,衝他“哼哼”抗議兩聲。

“去哪?”厲司宸問道。

虞禾瞥了眼窗外那個黑衣人,“請你吃飯,隨你。”

聞言,厲司宸嘴角勾起一抹痞笑,發動車子,“好啊,這可是你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