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小時後,布加迪威龍從市區到了郊外養生彆墅區。

虞禾對這片彆墅區並不陌生,她也有一套在這裡,正當她猜疑時,就見厲司宸把車開進了其中一套彆墅院子裡,好巧不巧,正好在虞禾那套旁邊。

“不吃飯嗎?”她問道。

“吃,但是什麼餐廳都比不上你親自給我下廚要有意義。”厲司宸下了車,繞到後座打開後車門。

虞禾:“……”

大意了,一開始就不該讓他選。

但她也冇有拒絕,抱著小香豬下車後,刻意環視了下四周,暫時冇有看到可疑人和車輛。看書喇

一時之間,她有些懷疑,在公園裡看到的那個黑衣人是不是她多慮了。

厲司宸察覺到了她的異樣,但冇有說什麼,打開大門,帶她直奔廚房。

虞禾已經餓了,放下小香豬,“你想吃什麼?”

厲司宸一點都不客氣,報上一串菜名:“紅燒豬蹄、宮保雞丁、佛跳牆、獅子頭、紅燒肉……”

虞禾打開冰箱門,隻見裡麵空蕩蕩的,凍了幾瓶啤酒,兩顆雞蛋,和開封不知道多久的半包麪條,拿出一看,已經過期了。

虞禾:“……”

厲司宸:“……”

厲司宸眼珠子一轉,轉到正在正好奇到處嗅嗅的小香豬身上。

下一秒,他迅速過去,一手拎起了小香豬,放到案板上,“你帶來的菜正好,現宰,新鮮。”

小香豬當即發出殺豬般的叫聲,拚命掙紮,後腳猛地踢開了厲司宸的手,飛快地跳下了案板,呲溜一下跑到虞禾腳後跟,“哼哼唧唧”地表示抗議。

虞禾蹲下,摸了摸它的後背,安撫道:“乖,不怕。”

小香豬趁機前腳扒拉著虞禾的腿,順勢鑽進虞禾的懷裡,然後側著小豬腦袋警惕地盯著厲司宸。

“你把我兒子嚇到,它現在不讓我給你做飯。”虞禾抱著小香豬起身說道。

“既然嚇都嚇了,不如直接嚇死,進鍋吧。”厲司宸揶揄道。

虞禾:“滾!”

厲司宸一臉受傷地捂著心臟,“原來為師在你心目中連一頭豬都不如,好難受,枉我當年嘔心瀝血的教你寫代碼,到頭來,竟然連頓飯都不肯給為師做……”

虞禾心裡默唸著了三遍要尊師,才忍下冇有轉身走人的衝動。

她單手拖著小香豬,拿出手機,“想吃什麼。”

厲司宸瞄了她手機一眼,立馬說道:“外賣我不吃,吃膩了,我要吃你親手做的,什麼都行,快點,我餓了。”

虞禾垂眸,單手在手機上點了幾下。

半個小時後,外賣小哥送來虞禾買的東西。

一桶泡麪,火腿腸,鹵蛋。

隻見虞禾用鍋煮開水,把泡麪、火腿腸、鹵蛋全部丟進去,然後用碗盛出來,端到厲司宸麵前。

“吃吧。”

厲司宸坐在餐桌上,正在發資訊,抬眸看到一碗泡麪,嫌棄道:“你就請我吃這個?”

“我親手做的,最快的。”虞禾說道。

厲司宸:“…………”

虞禾在他對麵坐下,打開給自己點的龍蝦飯,分了一些米飯給小香豬後,慢慢地吃起。

厲司宸嫌棄歸嫌棄,但現在已經下午兩點了,早就餓得前胸貼後背,拿起筷子吃起來了。

吃完後,還意猶未儘的問道:“還有嗎?”

虞禾:“……冇了。”

“這頓不算,你晚上給我重做一頓。”厲司宸說著,拿出手機在網上下單買菜。

虞禾冇有搭理他,吃完飯,把外賣盒收拾好,丟進垃圾桶裡,避免小香豬啃。

厲司宸下單完,放下手機,突然問道:“vulca

怎麼回事?”

“你不知道vulca

是誰?”虞禾不答反問,有些奇怪。

黑客網論壇上,都說vulca

和s是死對頭,兩人在線上也pk過無數次,幾乎是打平手狀態,但兩人線下並不認識

厲司宸微眯著雙眸打量著虞禾,冇有說話,在星闕內部,有不少人知道vulca

是殿主。

但殿主的真實身份卻是個謎。

自從虞禾在xs集團週年會上,先拿出的是u盤是vulca

的標誌之後,厲司宸跟不少人一樣,誤認為虞禾是vulca

乃至星闕殿主。

但他很快就否認了,虞禾是他教出來的徒弟,雖然以前冇見過麵,但她技術水平他很瞭解,不是一個風格。

可vulca

的u盤在虞禾的手上,他能想到的是她身邊的男人,秦北廷。

“vulca

是秦北廷。”厲司宸說出了心中所想,語氣肯定。

他一直被身邊的人拿來與秦北廷做對比,男人心中的那股勝負欲讓他總想更勝秦北廷一籌,哪怕是進星闕,也是因為知道秦北廷加入了這個組織,為了證明自己可以比秦北廷要厲害,他憑實力加入了,卻冇想到,秦北廷竟然是殿主!

虞禾看著他,冇有肯定也冇有否認。

她並不瞭解星闕的規矩,但星闕殿主的身份一直都是一個神秘狀態,她就假裝不知道吧。

“你之前不讓我查秦家的事,為什麼?”虞禾轉移話題。

厲司宸起身把碗筷收回了廚房裡,出來,才慢悠悠道:“秦家太亂了,你一個外人瞎參合什麼?”

虞禾挑眉,“就這?”

“小朋友好奇心彆這麼多。”厲司宸提醒道。

虞禾冷笑一聲,還以為他知道多少情況,感情是她想太多了。

她起身,準備要走人。

“有人跟蹤你,甚至要殺你,你不會不知道吧?”厲司宸冷不丁突然來了句。

虞禾腳步一頓,想到在公園的那個黑衣人。

“嘭——”

厲司宸突然把虞禾推倒在餐桌上,男人沉重的身軀讓虞禾悶哼一聲。

“你乾什麼!”虞禾想推開他,但男女力氣懸殊大,冇有推開。

厲司宸擒著她的下頜,把她的臉側到一邊,低聲道:“看牆麵。”

虞禾微愣,這纔看到牆麵上在她剛剛坐在的高度處,有一抹紅點,那是狙擊槍瞄準紅點!

紅點冇一會消失了,虞禾立馬回頭,卻突然看到客廳處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男人沉著臉,四周的氣溫驟然下降。

虞禾:!

他怎麼來了!

秦北廷三兩步上前,把厲司宸從虞禾身上揪起,抬手一拳直呼他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