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凱威學院。

作弊的事情水落石出,虞禾剛從院長辦公室出來,一輛黑色的奧迪在她跟前停下。

車窗滑下,露出了秦北廷那張無與倫比的側臉。

虞禾看了下手機日期,週三。

之前她答應週末幫他看病,心不在焉問道:“你怎麼來了,不是說週末嗎?”

秦北廷見她板著張冷漠臉,以為她是因為成績的事不開心,道:“上車,帶你去吃好吃的。

虞禾心下疑惑,冇拒絕,走到後座,剛要開車門,秦北廷道,“坐前麵。

她不死心,拉了下門把手,發現被鎖死了,最後認命地坐到了前麵。

秦北廷帶她到了一家高級西餐廳。

偌大的餐廳裡,中間隻擺了一張長桌。

鋼琴曲、鮮花美酒、燭光餐,成排的服務在一邊準備隨時伺候。

虞禾冇有談過戀愛,但知道,這樣浪漫的氣氛,是屬於情侶之間。

她腳步有些遲疑,“小叔,你帶我來這,是要給我看你和嬸嬸約會?”

“我還單身,就我們倆,放開了吃,冇有什麼壞心情是吃解決不了的。

”秦北廷做了個手勢,服務員陸陸續續端上菜。

虞禾給了他一個疑惑的眼神。

她的心情看上去很壞?

嗯,葉家在學院裡搞的事情,的確是有些鬱悶,還得找時間淨網……

“成績的事,我聽說了,不用放在心上,考試成績並不代表什麼。

”秦北廷切著牛排說道。

虞禾:“……”

所以請她吃飯,是想安慰她嗎?

“不想學習就不學,以後我養你。

”秦北廷把切好的牛排放到她麵前。

“以小叔在秦家的處境,我還是努力唸書吧,不勞你操心。

”虞禾說道。

言外之意,你還是顧好自己吧,就彆鹹吃蘿蔔淡操心。

秦北廷現在的資料,她看過,不隻是他的,秦家每一個人的資料,她都看過,且熟記於心。

秦北廷於外人眼裡,是風光的秦家七少爺,但其實是秦老爺子老年時在外麵的私生子。

被接回秦家後,不出意料的被秦家人排斥。

秦老爺子去世前,把自己手中的股份大部分給了他,讓他手中股份僅次於秦家新家主,但隻能成家後繼承,否者,這些股份將全部捐給慈善會,目的是想讓秦家人認可秦北廷。

但結果適得其反,這讓秦北廷受的排斥更加明顯。

他十四歲,就被新任家主以磨練為由,丟到部隊,任他自生自滅。

直到兩年前退役,回到秦家,又被以鍛鍊他為由,被安排在秦氏財團旗下的一個小分公司總經理的位置。

隻要他不成家,秦家股份就不能到手,秦家人就可以肆意差遣他。

按理說,秦北廷這種情況,想要反擊,隻要一到法定婚齡就會立馬成婚,繼承股份,打臉那些欺負他的人纔對。

但他今年24,早過了法定婚齡,依然單身。

真是讓人想不通……難道是那方麵的有隱疾?

想到這,虞禾看著他的目光瞬間充滿了憐憫。

秦北廷見虞禾看著自己的目光全是憐憫,“其實……”

他表麵上的個人資料雖然不假,也不全真。

但轉念一想,小姑娘六歲去了山裡生活,見識有限,不能嚇到她。

這麼想著,他到嘴邊的話,拐了個道,“被你發現了。

虞禾:“……”

兩人食不言,吃完飯後,秦北廷又把她送回了凱威。

虞禾道了聲謝,解開安全帶,下車時,秦北廷叫住了她,“等一下。

虞禾回頭,隻見,他從後座拿過來一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擬》。

“既然你想好好讀書,就把這份練習冊拿回去做了,我先看看你的水平,回頭,再給你做一個補習計劃。

”秦北廷說道。

虞禾:“……”

這練習冊怕不是一開始就給她備好了的吧?

她好不容易硬著頭皮把師父給的大學課程學完,這還來!

“我謝謝你。

”她扯出一個死亡微笑,拿過練習冊,果斷關上車門,進了校門。

——

學院裡,“葉家盛宴”事件經過一上午的發酵,成了整個凱威學院的笑話。

作為葉家一份子,葉子蘇用自己高級的白蓮花的演技,把自己從這場笑話中摘地乾乾淨淨。

她表麵上一臉柔弱的對嘲諷的人說:“對不起,請你們不要再說了好嗎?我爸爸隻是冇想到妹妹會做出這麼出格的事,他已經很難過了……”

私下,卻在學校的論壇裡拚命匿名發帖:

【葉家這一出嘩眾取寵的年度大戲真是史無前例的大笑話。

【鄉巴佬作弊就算了,家長也冇腦子,希望院長直把這種學生開除。

她發完貼,返回一看,竟然看到陸辰宇實名回帖了!

陸辰宇:【這事存在誤會,已經過去了,以後不要再發這樣帖子。

學霸發話,帖子不再有人跟帖了。

葉子蘇滿臉黑人問號,陸辰宇試卷被炒了,怎麼還幫虞禾說話?

恰好這時,消失了一上午的虞禾回到了一班。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