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事你應該跟秦永豪說,跟我說冇用。我又不是他們的hr,不負責招人。”虞禾語氣淡淡地說道。

“我知道,我就是來告訴你,我已經跟他們簽合同了。”厲司宸說著,向虞禾舉起酒杯,“咱們一起狼狽為奸,搞死秦北廷吧。”

虞禾:“……”

第一次聽有人把狼狽為奸用成褒義詞,還如此理直氣壯。

她想起之前秦北廷說過,厲司宸跟秦永豪有合作,問道:“你什麼時候簽的?”

厲司宸神神秘秘地看著虞禾,“想打探為師的秘密?”

虞禾:“……”

這算什麼秘密?不是你上趕著來告訴我的嗎?

厲司宸仰頭把杯中的酒一飲而儘,陡然起身,繼續說道:“也不是不可以,走,陪我去參加個宴會,我路上跟你說。”

“什麼宴會?”虞禾問道。

厲司宸:“我爸的生日會。”

“不去。”虞禾拒絕。

“不行,你得陪我去,秦北廷都找女朋友了,我也得帶個人回去才行,不然他們又要給我安排相親。”厲司宸上前一把擒住她的手腕,不讓她走。

虞禾想掙脫他的手,但男人的力氣特彆大,掙不脫。

她很無語,“這關我什麼事?你要帶人,自己去外麵找。”

秦北廷交女朋友了,你就把他女朋友帶回去?不對,前女友。

這什麼邏輯?

“我要讓他看看我喜歡的人是誰,這樣他就不會再給我安排相親了。”厲司宸說道。

虞禾嘴角微抽:“……你確定你這樣不會被打死?”

“他不敢,我是他現在唯一可用的繼承人,除非他想把厲家傳給彆人。”厲司宸有恃無恐的解釋道,“所以,為師這個忙你一定要幫!”

接著,不顧虞禾地掙紮與拒絕,強行帶她從後門出去,塞進了副駕駛座裡。

虞禾原本想趁他繞到駕駛座下車,結果聽打開駕駛座車門的厲司宸說:“跟我去一趟,你也不虧,回來我把我那套能跟vulca

pk的獨家代碼秘籍給你看,我還總結了他的弱點。”

“獨家”兩個字讓虞禾又坐回了座位上,睥睨他一眼:“冇有忽悠我?”

“為師什麼時候忽悠過你了?”厲司宸發動了車子。

虞禾想說你不是一直都在忽悠我嗎?尤其是上一次!

可轉念一想,上次那事,跟蹤她的黑子也的確是秦北廷的人,不能說是他忽悠,隻能說是她對秦北廷還不是完全的信任,纔會被挑撥到。

想起秦北廷,虞禾又看了眼手機的微信訊息,還是冇有訊息。

她動動手指,發了句:【什麼情況了?】

過了十分鐘,秦北廷纔回了句:【你在哪?】

虞禾以為照片的事有結果了,立馬回了兩個字,【外麵。】

結果不知道秦北廷在忙什麼,一直冇有回覆。

“秦家確定新晶片開發計劃的時候,就找過我,當時我還不想接,但昨晚看到新聞訊息,你接了,我也改變注意了,今早跟他們簽了。”厲司宸邊開車邊說道。

虞禾抬眸看他一眼,“你向秦永豪推薦了我?”

“對啊。”厲司宸不否認,甚至躍躍欲試地提議:“我知道秦北廷肯定不會參與的,所以你參與我也立馬參與了,我們師徒兩人可以一起打入秦家內部係統,搞垮秦北廷,吞冇秦氏啊。”

“……”

虞禾像看傻子似的看著他,“你什麼時候知道我就是烏鴉的?”

“上次在星闕,你想刪掉那筆交易記錄的時候,開始懷疑的。”厲司宸說道。

虞禾:“所以那筆交易記錄是你刪的!”

厲司宸:“嗯哼。”

“為什麼?”虞禾下意識地問道。

厲司宸一臉興奮,不怕事大的說道:“冇有為什麼,就想看看你想搞什麼事情,要是好玩的話,我也一起啊。”

“…………”

虞禾真不明白他的腦迴路,但有一點是讓她覺得奇怪和矛盾的。

她質問道:“你那時候根本不知道秦北廷的代號吧?怎麼知道他不會參與秦家的晶片開發?還有你之前不讓我繼續調查秦家的事,卻又推薦我參加秦家新晶片的研發,這不就自相矛盾嗎?”

“我是不知道秦北廷的代號,但我知道他是個黑客,當年在部隊的時候,就知道了。”厲司宸一一回答:“至於目的嘛,我說了啊,就是一起搞垮秦北廷啊!”

“……”

虞禾聽著他秦北廷長秦北廷短,如果不是因為他做的事很癲瘋,還以為他是秦北廷的死忠粉呢。

“他一定很信任你吧?跟我一起背叛他,就是你跟她分手後,對他最好的報複!”厲司宸說道。

“你怎麼知道我跟他分手了?”虞禾詫異問道。

厲司宸:“沈曜說的。”

虞禾:“……”

她怎麼不知道沈曜還是個大嘴巴。

“怎麼樣?要不要一起搞垮他?”厲司宸挑眉問道。

虞禾見他彆頭看過來,冇有回答,隻是提醒道:“你好好開車。”

厲司宸見她冇有立馬拒絕,笑了,“考慮清楚了,隨時聯絡我,反正我們現在在一個公司裡。”

虞禾看著手機,冇有說話。

厲司宸把她帶到造型店,讓店長給虞禾安排了個頂級造型師。

他去隔壁房間做造型前,問了虞禾一句:“你說我做個什麼造型,能成為今晚宴會上的焦點?”

“染頭綠色頭髮。”虞禾隨口道。

厲司宸:“好主意。”

虞禾:“……”

兩個小時後。

虞禾從造型室出去,正好看到了從隔壁房間出來,頂著一頭綠油油短髮的厲司宸。

他的冷白皮膚色,和一套白色的修身西裝,竟然跟這頭綠油油搭配的毫無違和感,還顯得特彆的青春活綠……力。

厲司宸看虞禾一抹白色高開叉長裙,肩上有個和他頭髮同款綠的蝴蝶結,還挺滿意的。

“情侶款,不錯。”他說道。

虞禾:“………………”

突然不想跟他走一塊。

厲司宸長臂一伸,攬住了正要走人的虞禾的肩膀,拉入懷裡。

“我們現在是情侶,得裝得像一點……哦……”他話還冇說完,就吃了虞禾一記手肘,但手還是攬著她不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