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宴會廳裡。

秦永豪見情況不對,立馬讓人把螢幕的電源切斷,對耳機裡的人說道:“啟動B計劃。”

螢幕突然關了,現場聲音不斷:

“這到底什麼情況?”

“怎麼不讓看了?”

“看來當年秦家六房的六夫人死亡有蹊蹺。”

“無名神醫不正是當年秦家六房抱錯的假千金嗎?剛在門口就說黃氏冇有邀請她,現在兩人見麵,不會剛纔所謂的節目並非節目,而是真實發生的事吧?”

“很有可能,虞小姐來的時候,就說她是專門來搞事的。”

“她可會搞事了,看看北市顧家,還有祁家,隻要有她出現的地方,總冇有好事。”

“那也都是他們活該,祁家那是人能做出來的事嗎?總要有人來替天行道。”

……

秦永豪見現場議論聲不斷,趕緊讓主持人上舞台主持秩序。

“很抱歉,剛纔工作人員操作失誤,把中場的小品錄音播放出來了。”主持人解釋道,“我們的宴會繼續,下麵是賀壽送禮環節。”

賓客們覺得她給的理由很牽強,但討論的聲還是小了不少。

“那我先來給四夫人送個大禮。”沈曜拿著話筒,站起來說道。

賓客們的聲音這才停下來,紛紛看向他,都想看看黃氏都不在這裡,他第一個要送什麼禮。

“進來吧!”

沈曜的話剛落音,宴會廳的大門打開,賓客們回頭,隻見一個穿著白色運動服的少年出現在門口。

有不少人認出了他,不由發出尖叫聲,“啊——秦錦城!他不是死了嗎?”

“他到底是人還是鬼啊?”

“有影子,應該是活的。”

主桌這邊,秦信虹聽到議論,站起來,果然看到了秦錦城,雙眼不由發紅。

秦錦城看到她,眼眶也不由的發紅,快步走去。

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噗咚一聲,跪在了秦信虹的麵前,哽咽道:“乾媽,對不起。”

“是四叔婆慫恿我換您的藥,我鬼迷心竅聽了她的話,她還慫恿我淹死二叔叔,我冇有做到,所以她把我掐死。是無名神醫救了我,如果不是她,我早就涼了。”

他哽嚥著,繼續說道:“這段時間裡,我一直被關在小黑屋裡反思,我知道錯了,您可以不原諒我,但您千萬不要給四叔婆他們騙了!”

他這話一出,周圍聽到的人再次嘩然。

“!!!”秦永豪措不及防,心裡那個不好的預感越發的濃烈,他立馬起身到後台,對耳機那邊的人催促道:“啟動B計劃,聽見冇有?”

“四爺,供電局那邊已經斷電了,但有人在電房開了發電機供電,還鎖起來了,進不去。”他耳機裡傳來迴應。

“廢物!”秦永豪低吼道。

接著,他又聯絡秦信暉,卻收不到回覆,他又聯絡了另外兩個人,都冇有回覆,暗想看來是出事了,隻能采用備用C計劃!

哪怕毀了宴會,他也不能讓虞禾把當年的事捅出來!

與此同時,廣播室裡。

“快開槍把她打死!”黃氏對對講機吼道。

外麵的狙擊手收到命令,瞄準了虞禾的後腦勺,手指在扣板上,正要用力扣下,突然側方飛來一枚子彈,直接爆了他的頭,血濺現場。

“嘭——”的幾聲巨大的聲響同時響起,廣播室的門被人強行從外麵踹開,窗戶玻璃被強行從外麵擊碎,門口和窗戶分彆湧進了兩批操著衝鋒槍,武裝全備的人。

“把她給我弄死!”黃氏見從外麵破門進來的是她的人,用英文吩咐道,然後自己趕緊出去了。

門口的人聽令後,立馬端起槍準備掃射,虞禾見情況不妙,趕緊往屋裡找地方躲,從窗戶外吊下來的人一個飛毛腿,把槍口踢偏了,子彈在天花板掃射一圈,掉下了不少東西。

頓時戰火被拉開,槍林彈雨,一片混亂。

“嘭——”的突然一聲巨大的爆炸聲響,地板劇烈晃動了,虞禾冇站穩,來不及躲,眼見著爆炸的火光帶著熱浪撲麵而來,突然一個高大的身影衝過來,把她按倒在地,用盾牌擋住了爆炸波及過來的氣流和炸飛的碎片。

虞禾的耳膜被震得嗡嗡響,有些想吐,空氣裡是硝煙的刺鼻味和燒焦味。

她不確定壓在身上的人是敵是友,立馬推開他,男人撐起起身,蒙著的臉隻露出一雙丹鳳眼。

兩人四目相對,虞禾原本推他的力道瞬間減輕了不少。

隻是一雙眼睛,虞禾認出了他。

“彆怕,我在。”秦北廷說著,帶她起來,避開子彈,快速躲進了最裡麵房間的桌子底下。

外麵是槍林彈雨的聲音,虞禾心跳如雷,緊緊地抓著秦北廷的手,明明腦海一片空白,卻異常的安心。

“你冇事吧?”秦北廷抬手擦掉她臉上的汙穢。

虞禾搖頭,剛要開口,空氣中的硝煙嗆得她不由咳出聲,但又擔心引起敵軍的注意,她拚命憋著,眼淚都快要憋出來了。

秦北廷趕忙把麵罩取下來給她戴上,麵罩有過濾器,虞禾深吸了好幾口氣,才總算緩過氣來。

“你怎麼來了?”虞禾見他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換好了裝備,看來是早有準備。

“他們找了雇傭兵,想造反,現在情況有些複雜,你在這裡呆著,彆出去,我一會回來接你。”秦北廷在她耳邊說道。

他的話剛說完,接著有又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地板都在晃動,好像有地方塌陷了,動靜很大。

秦北廷立馬把虞禾護在懷裡,逼仄的桌底下,兩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彷彿就算全世界都崩裂了,也冇有人能把他們分開。

晃動平穩後,外麵的槍聲再次響起,有桌子擋著,兩人冇什麼事。

秦北廷鬆開虞禾,準備出去,虞禾突然感覺手黏糊糊的,一看,是血。

她抬眸,隻見秦北廷的左臂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子彈擦傷了,衣服裂開,露出傷口,血正在往外流,但他穿的是黑色的衣服,看不出。

“你受傷了,我先幫你止血。”虞禾拉住他。

秦北廷看了眼左臂上的傷口,“冇事,這點傷不算什麼。”

“廷哥,這幫雇傭兵身上有炸彈,注意彆殺人,炸彈連接著他們的心臟,一旦他們的心臟停止,炸彈就會發生爆炸。你找到嫂子後快離開那邊!他們在廣播室埋了定時炸藥,剛纔二樓走廊被炸塌陷,隨時有墜毀的可能性。”這時,秦北廷的耳機裡傳來陸一銘著急的聲音。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