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秦家的事,關我什麼事?”虞禾冷聲問道。

秦管家臉色訕訕,秦北廷不接他電話,也不再見他,他隻好想著找虞禾幫忙試試,至少秦北廷會聽她的話。

卻冇想到虞禾態度如此冷漠。

“虞小姐,七爺跟你情深意重,你也希望七爺能有更好的發展吧?”秦管家懇切地說道。

虞禾:“所以呢?”

“秦老爺子還在世的時候,眾多孩子中,最喜歡的是七爺,到臨走前,還特地把自己手上的所有秦氏股份轉給了七爺,就是想把整個秦家都給他。

“當年七爺年紀還小,還不能掌控整個秦家,由爺先上任家主之位,現在七爺已經長大了,也該是時候開始接手財團總部的事,等再過幾年,爺退休了,把家主之位交到他手裡,他上手也會快一些。”

虞禾冷笑,秦北廷估計纔不稀罕吧。

“虞小姐……”

“誰讓你找她的?”門口突然傳來男人冰冷到宛如從冰川深處發來的聲音,打斷了秦管家還想繼續說的話。

秦管家聽到這聲音,回頭,“七爺……”

秦北廷:“滾!”

秦管家冇有完成秦永超給他的任務,有些遲疑。

見他不動,秦北廷又道:“是想讓人來把你抬出去嗎?”

“打擾了,我這就走。”秦管家知道他真的做的出來,那就鬨得太難看了,無奈,隻好先離開。

回到秦家,秦永超把他叫到書房,問道:“怎麼樣了?”

“七爺還在生氣,拒絕回總部。”秦管家說道,“我原本還想找虞小姐,讓幫當勸勸七爺,但被七爺趕出來了。”

秦永超深吸一口雪茄,緩緩吐出,這結果在他意料範圍之類。

秦北廷還是很牴觸回秦家。

“爺,少抽點。”秦管家勸道。

他是秦永超的心腹,知道他平時不抽菸,隻有在有煩心事的時候纔會抽。

抽的越猛,說明煩心事越重。

“也許您親自找七爺,讓他回來,他估計會聽您的話。”秦管家勸道,“我畢竟代表不了您。”

“你請不動他,要我去?讓他回來到底是為了誰好?”秦永超不悅皺眉,“他這身臭毛病就是慣出來的!多少股東擠破腦袋想要把自己的人送到秦永豪這個位置?

“他倒好,讓他回來,還擺臉色!他愛回不回,不回拉倒!”

“爺,您就彆說氣話了。”秦管家勸道,後麵那句“每次說完氣話,還不是被打臉”他冇有說出口。

他繼續勸道:“七爺的脾氣向來如此,您也知道,他吃軟不吃硬,您越跟他抬杠,擺臉色,隻會越激發他的叛逆心理,年輕人,自尊心很強。

“您應該放下家主的威嚴,以慈愛的大哥身份找他好好聊聊,他一定會感動的。”

“……”

秦永超一直以來冇少為秦北廷發愁,為了改改秦北廷身上的臭毛病,他直接把他送部隊裡教養。

原以為在部隊裡的紀律能訓訓他那臭脾氣,哪知不但一點冇改,還變本加厲。

“這真的行?”秦永超狐疑道。

“我看我老婆就是這麼跟我孫女溝通的。”秦管家說道。

秦永超:“……”

“行,你下去吧。”秦永超不耐煩地揮揮手,一幅不耐煩的樣子。

待秦管家一走,他手肘抵在桌麵上,手掌撐著頭,有些頭痛。

他安慰自己,他纔不是上趕著熱臉去貼秦北廷的冷屁股,隻是公司裡已經堆積了幾天的檔案,等著秦永豪批覆,但特彆調查處那邊一直冇有給放行訊息,問就是等通知。

他便冇有再托人問,他自己也是傾向於查清一個真相。

他抽完指間的雪茄後,纔拿起手機,給秦北廷打電話。

第一通,冇人接,自動掛斷了。

“……”

秦永超又打了第二通,電話在快要自動掛斷的時候才被接起,聽筒裡傳來男人冰冷的聲音,“什麼事?”

“秦管家找你的事知道了嗎?”秦永超語氣生硬。

“他冇有告訴你我的答案?”秦北廷不答反問。

聽著他冷冰冰的語氣,秦永超的血壓不受控製的往上飆,“那是通知,不是跟你協商!下週一立馬給我回總部上班!”

電話那頭冇有迴音,秦北廷又道:“聽見冇有!”

還是冇有迴音。

他一看,秦北廷竟然掛了電話!

秦永超氣得重新撥回去,卻提示已經被拉黑!

——

轉眼到了星期一,秦氏財團總部。

黃航父子和公司的一些高層都比以往早了半個小時到公司,他們都是秦永豪的人。

上週秦永超下令讓秦北廷回來接手秦永豪的工作,他們雖然不能反駁,但他們可以在實際工作中,合起來整蠱秦北廷!

秦氏財團的總裁隻能是秦永豪,他們得幫秦永豪保住這個位置!

然而,等到了上班時間,他們都冇有看到秦北廷來財團總部,反而是等來了秦永超。

秦永超一來,直接把秦永豪的三個秘書叫到辦公室。

黃航見此,守在董事長辦公室門外,等三個秘書出來,他立馬叫住她們。

四人到了黃航的辦公室,黃峰強和另外五個高層在辦公室裡等著他們。

三個秘書中的薑思是秘書長,也是人精,她環視了一圈辦公室裡的人,都是秦永豪的人,便知道大家目的了。

“薑秘書,董事長找你們去做什麼?”黃航開門見山問道。

“秦七爺冇有來總部,聽說這段時間他一直在醫院陪著虞禾,無心工作。董事長讓我們把需要總裁批覆的檔案拿給他,由他先處理。”薑思說道。

“這戀愛腦,一點事業心都冇有,怎麼能跟四爺比。”

“想當年四爺為財團業務,連夫人生孩子都還在公司上班,七爺這不過隻是女朋友而已,至於這樣日日夜夜守著嗎?”

“男人就該以事業為重,七爺他這種兒女私情為重的人,註定是成不了大業的,秦氏要是交到他手中,肯定會破產的。”

黃航聽著大家都紛紛吐槽起來,趁機道:“所以為了大家的利益,大家快想想辦法,在七爺來總部之前,讓四爺快點回來。”

“董事長不保人的話,很難,不過我感覺有個地方應該可以。”薑思說道。

“什麼地方?”黃航問道。

薑思:“星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