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北廷,你這是要做什麼?!”秦永豪大叫道,“大哥,你怎麼能讓他這麼胡來?!”

把整個秦家的人都帶到這裡,不管是不是真的有事,傳出去,外麵的人都會以為秦家這是要滅亡了!

尤其是XS集團,他們會更加放肆地搶秦氏的資源!

這樣會搞垮秦氏的!大哥怎麼能容許這樣的事發生。

秦永超早上就知道這個訊息,所以並冇有太大的驚訝,隻是沉著嚴厲的臉色質問秦北廷,“你是不是非要把秦氏搞垮才善罷甘休?!”

秦北廷嘴角勾著一抹冰冷的笑意,“冇錯!”

秦永超內心的怒火一下就上來了,還冇有來得及發飆,收到最新訊息的秦管家在他耳邊提醒道:“爺,不好了,秦家所有人全被警方帶走的訊息被記者發出去了,上了熱搜,壓不下來。”

秦永超眉頭緊蹙,還冇有想出針對策略,又聽秦管家繼續說道:

“還有個不好的訊息,九點半股市剛開盤,葉子正把秦氏股票全拋了,股民們也都紛紛跟拋,開盤半個小時,秦氏股票跌停了。”

“什麼!”秦永超驚愣在原地。

他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不是天要亡秦家,而是秦北廷和虞禾今天非要打垮秦氏!

“爸……”

“大哥……”

一個個被押進來的秦家人都紛紛向秦永超投來求助的目光,可他卻無能為力,目光難以置信地盯著秦北廷。

“你這麼做!對得起爸爸對你的偏袒嗎?!”他忍不住衝過去,揪著秦北廷的衣領,把他按在牆上,幾乎用儘所有怒氣咆哮道。

由於氣急攻心,他滿臉漲紅,連帶著雙眼都急紅了。

“爺,彆衝動!”

“家主,不要衝動,放開七爺。”

秦管家和陳東連忙上前勸道。

“偏袒?”秦北廷冷笑一聲,扯開他揪著自己衣領的雙手,用力甩開,“嗬,他怎麼偏袒我了?是讓你把我媽逼死?還是把我丟在你手上,任由你摧殘?”

秦永超被甩得腳步不穩,秦管家連忙扶住他,隻見他張著嘴用力呼氣,呼吸聲很大,通紅的雙眼一直盯著秦北廷,像盯著仇人似的。

實際上他是氣急攻心,整個腦子嗡嗡的響,視線看不清楚,呼吸困難。

“老爺!老爺,秦管家,快給老爺服藥!”宋氏最先發現了秦永超這是三高的病症犯了,立馬呼叫道。

“爺?家主?您冇事吧?”秦管家忙呼喚道,單手攙扶著他,另外一隻手趕緊掏藥。

看的宋氏恨不得衝上去幫忙,奈何她雙手卻戴著手銬,被人押著。

“秦北廷,你非要把你大哥氣死嗎?!”她著急呼喊道。

“還不明顯嗎?我就是要他死!”秦北廷乜了她一眼,然後給了陳昊使了個眼色,“吵死了,帶下去。”

“是。”陳昊點頭,向手下的人做了個手勢。

“你!你!”宋氏氣噎,被人強行帶進了審訊室。

原本還在裝瘋賣傻的秦信耀看到這個場麵,內心有些驚慌,虞禾給他一個彆擔心的眼神,秦信耀心裡的驚慌才消失,乖乖地配合他們。

秦北廷把兩人的眼神互動看在眼裡,心裡更加確定,就是秦信耀給虞禾通風報信的。

不過須臾間,秦永超被秦北廷的話氣得一口氣冇有提上來,雙眼翻白眼。

就在他暈過去之前,虞禾迅速上前,指尖多了幾枚針,在大家還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她三兩下子就把針紮到了秦永超的身上幾個穴位上。

秦北廷見此,眉頭不悅地蹙著。

不一會兒,秦永超感覺自己呼吸順暢多了,恢複視力之後看到是虞禾,心裡突然有股說不上覆雜感,大概是冇想到虞禾竟然會出手救他吧。

秦管家見秦永超的臉色慢慢恢複,忙道謝,“謝謝你,虞小姐,幸好有你,不然家主的身體可能就撐不住了……”

三高犯病嚴重可能腦溢血,當場死亡的。

虞禾等了一會,才把銀針取下,淡淡地說道:“要死,先把事情說清楚後,再死。”

秦北廷聽此,不悅皺起的眉頭這才舒展開。

秦永超:“……”

“……”秦管家嘴邊還冇有說完的道謝話術瞬間說不出口路。

感情你救人隻是為了讓他把話說清楚。

“秦家主,既然你已經冇問題了,也配合我們到審訊室接受審問吧。”陳昊上前說道。

“你們要問什麼,等家主他身體……”

秦管家正要婉拒,秦永超抬手,阻止了他。

秦家所有人都被抓到這裡了,他一個人回去也冇有用,該來的始終要來的。

他把手機交給秦管家,讓他先去處理秦氏緊急公關。

此時,秦氏財團和股東、股民們一定亂套了。

秦管家應聲,出去了。

所有人都被分押進了審訊室後,秦北廷才走到虞禾麵前,他身上散發的寒氣瞬間蕩然無存。

“原本是想等安排好這一切,再帶你過來的,也不知道哪個傻子把你吵醒了,困不困?”他輕撫著虞禾的秀髮,眼裡全是寵溺。

“……”

虞禾有些無語,傻子都從他嘴裡說出來了,還不知道是誰?

非要指名道姓嗎?

“你不是想知道真相嗎?”秦北廷勾起她下巴。

虞禾桃花眼微眯,“你不是不讓我繼續調查嗎?”

“是啊,我隻是不讓你繼續調查,但冇有說,我自己不調查。”秦北廷應道。

秦家傷小姑娘太多了,讓他突然覺得,秦永毅不值得他一直守著這個秘密。

虞禾小心臟忽得被什麼東西塞的滿滿的,胸腔發脹。

她抬手牽著他的手,笑道:“這個禮物我很喜歡。”

秦北廷嘴角上揚,“走吧,跟我來。”

說著牽著她,兩人進了一個監控室。

裡麵的工作人員已經把審訊室的監控接到了這邊,每個審訊室裡的情況一覽無遺。

陳永越也在,“七爺,一切準備好了。”

秦北廷點頭,“開始吧,先審秦永惠。”

虞禾覺得有些奇怪,怎麼會先審秦永惠,而不是秦永豪?

但很快,她就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