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上了阮甜心的車,兩人到了一家西餐廳的包間。

點完餐,虞禾端正地坐好,一副耐心傾聽的模樣,“說吧,你怎麼跟邵琛吵起來了?”

據她所知,自從阮甜心和邵琛搞一起後,兩人的感情一直是如膠似漆。

邵琛對她是百般寵愛,阮甜心喜歡鑽石,他就一天送一顆,讓她每天都不重樣;阮甜心要拍電影,邵琛找導演,斥巨資投資給她拍;就連天上的星星,阮甜心隨口說了句好看,邵琛立馬給她買下一顆,以她的名字命名。

就在前天,阮甜心還跟她說他們兩個要準備結婚生娃的事,今天卻突然說吵架了,要鬨分手。

這還是虞禾第一次聽阮甜心跟她說,他們兩個吵架了。

她有些新奇,第一時間就出來聽八卦,不對,安慰閨蜜。

說起來,阮甜心和邵琛兩人能交往這麼久,也是個奇蹟。

要知道,以前兩人分彆是國內外娛樂八卦新聞上的常客,今天國內娛樂八卦上報道邵琛又換了哪個女友,明天國外娛樂八卦上阮甜心又找了哪國的男朋友。

兩人都是換對象如換衣服似的一類人,最長交往記錄不破三個月,妥妥的海王和海後。

所以當他們兩個在一起出入酒店,被八卦記者拍到,當時就上了熱搜,大家都在打賭,這兩人絕對交往不會超過24小時!

結果,一轉眼,他們兩個在一起竟然超過了半年,還冇有分手。

於是被打臉的吃瓜群眾紛紛發出感歎,果然隻有海王才能拿捏住海後,也就隻有海後能hold住海王。

“我們因為孩子跟誰姓的事,吵起來了。”阮甜心雙手托著下巴撐著桌麵上,愁眉苦臉的說道。

“哈?”虞禾以為自己聽錯了,“就這?”

“對啊!”阮甜心應道,接著憤憤不平地說道:“憑什麼我辛辛苦苦生下來的寶寶,要跟他姓啊?

“我阮家就我一根獨苗,我辛苦生下來的寶寶肯定是要跟我姓,繼承我阮家的財產啊,想當年,我爺爺還是丹麥皇室貴族血脈呢,我爸還不是跟我奶奶姓,我現在一樣跟我媽姓,這不是很正常嗎?我們家就是跟母姓的傳統,結果他也說,他邵家三代就他一根獨苗,孩子必須跟他姓,繼承他邵家!”

虞禾:“……”

“小禾苗,你說我該怎麼辦嘛?”阮甜心拉著虞禾的手,晃了晃,“你這麼聰明,快幫我想想辦法吧。

“我不想跟他分手,他是我遇到的唯一一個,我喜歡的,還不貪戀我家錢財,每天變花樣給我送鑽石的男人。”

她家跟母性的事,虞禾是知道的,是因為她爺爺和爸爸都太愛他們的妻子了。

“你們可以生兩個寶寶,一個姓阮,一個姓邵,這樣不就不用爭了嗎?”虞禾隨口道。

聞言,阮甜心雙眸閃閃發亮,“這個注意很好耶,我怎麼就冇想到呢?小禾苗,你果然是聰明的!”

她歡喜說著,“吧唧”一聲在虞禾臉上親了一口。

虞禾:“…………”

——

另外一邊。

不夜天,三樓貴賓包間裡。

秦北廷靠在沙發上,骨節分明的手指隨意捏著一酒杯口,輕輕地晃著,渾身散發出一股矜貴的慵懶氣息。

“廷哥,你怎麼一副慾求不滿的樣子?”邵琛喝完自己杯中的酒,見他心不在焉,問道。

原本他是找秦北廷出來換個心情的,結果對方的心情看起來似乎也不怎樣。

“……”

秦北廷抿了口酒,想到昨晚一夜未眠,可不是嘛。

“不會是嫂子懷孕了,你憋慌了吧?”邵琛問道,接著嘴角勾起一抹痞笑,“要不要給你找兩個女人過來幫你緩解一下?”

秦北廷乜他一眼,“滾!”

“嗨,開個玩笑,何必如此認真。”邵琛立馬說道。

“這麼閒?那你去把厲司宸在搞的那個項目盤下來。”秦北廷說道。

“廷哥你要跟厲司宸合作?”一旁的祁楠有些驚訝。

兄弟幾個,誰不知道他不喜歡厲司宸啊。

“那項目有虞禾一半的心血。”秦北廷說道。

可不能便宜厲司宸。

他這麼說,他們就懂了,是男人那該死的佔有慾在作祟。

三個人閒聊了一下那項目,邵琛忽得轉移了話題:“廷哥,你和嫂子有討論過,娃生下來跟誰姓麼?”

秦北廷像看傻子似的看看他,“這還需要討論?”

祁楠:“一般不都跟父姓嗎?”

“……”

邵琛當然知道,一般孩子都是跟父親姓的,但他這不是遇到了不一般的情況了嗎?

“假如,我是說假如,嫂子要你們的兒子要跟她姓,你會同意嗎?”他又問道。

“你跟阮甜心是走心的?”秦北廷不答反問,還詫異的看了他一眼。

之前是誰一直跟他說,女人如衣服,不用太認真,走腎不走心來著?

“去年那個什麼網紅喬麥,你把她忘啦?”祁楠也揶揄道。

邵琛卻渾然不在意,“以前那都是玩玩而已的,這次老子是認真的。”

祁楠:“上次那個網紅,你不也是這麼說的,結果呢?”

結果邵琛被他爺爺打斷了雙腿,讓他冇少費心照顧。

邵琛:“…………”

“誒誒,話題彆扯遠了,我是問廷哥,假如嫂子要你們的兒子跟她姓,你會同意嗎?”邵琛趕緊拉回主題。

“同意啊,為什麼不同意?我家又冇有皇位要繼承。”秦北廷反問道。

命他都可以給小姑娘,孩子跟她姓又有何不可?

邵琛:“……”

見他一臉一言難儘的樣子,秦北廷挑眉,“怎麼?你家有皇位要繼承?”

邵琛惆悵地點了根菸,“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情況,就我爺爺那古板的思想,怎麼會同意?”

邵家是軍閥世家,一家子都是軍人,我國有法律規定現役軍人是不能與外國人結婚的。

當初邵琛也被家裡安排到部隊裡磨練,但他不喜歡軍人的生活,在部隊裡呆了三年,就退役下海經商,當時可把他爺爺氣的不輕,險些冇被打殘,在醫院躺了半個月。

他現在雖然不是軍人,但要是被他爺爺知道,他找了個四國混血、還涉及到彆國皇室血脈的媳婦兒,兒子還要跟她姓,他爺爺估計會把他活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