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外一邊。

小山村的村口,泥路邊停著兩輛車,一輛白色破舊麪包車和一輛黑色的越野車,白色麪包車正是剛纔擄走虞老太的那輛。

旁邊的小樹林裡,原本在車上的三個男人此時狼狽地蜷縮在一顆樹下,驚恐地看著麵前的一男一女。

尤其是這個女人,看起來年紀不大,長得跟天仙似的好看,但卻是帶刺的玫瑰!

十分鐘前,他們的車被逼停下來,美女讓他們下車,來小樹林裡做點事。

滿腦不正經的他們還以為是天上掉餡餅了,竟然有美女主動要求他們進小樹林,是要玩刺激的遊戲吧?!

結果還真的是刺激!

隻是眨眼的功夫,就見美女的指尖就多了幾枚銀針,他們還冇有反應過來,就被快速紮了幾下,然後,他們就半身不遂了!

好可怕QAQ!

比被人下降頭還要可怕!

“再給你們一次機會,說!人被帶哪去了?”喬魏揮著拳頭,威脅道,“再不說,就弄死你們!”

三個人見虞禾指尖動了下,上麵的銀針泛著寒光,被嚇得幾乎蜷縮在一起。

“我真不知道,我們的任務就把人帶到這裡,交給她,就完事了,他們去哪裡了,我們真不知道!”司機連忙搖頭說道。

“是啊是啊,我們真的隻是拿錢辦事的,我們什麼都不知道!”胖子應和道。

瘦子已經嚇到褲子濕了,“嗚嗚,早知道就拿老奶奶的一百萬,把她放了……”

“你他媽的……”喬魏是又急又氣,看他們一個個說不知道,真想上前給他們一人一腳,最後還是忍住了,看向虞禾。

這樣都問不出來,看來是真的不知道了。

“走吧。”虞禾冷著臉,轉身回車裡。

“那他們呢?”喬魏看了眼身後的三個癱在地上的男人。

虞禾:“會有人來處理。”

那三個男人聽此,忙呼喊:“誒誒,美女,能不能幫我們解開啊……”

然而,冇有人鳥他們,就他們現在這半身不遂的症狀,夠他們治一輩子了。

虞禾剛上了車,手機正好響了,來電顯示是“外婆”,她雙眸一亮,立馬接通了電話:“外婆?”

與此同時,單手拿過電腦,快速地追蹤對方的定位。

電話的另外一邊。

喬蕎見撥通了電話,把手機點了擴音,意識虞老太說話。

虞老太深吸一口氣,大聲喊道:“囡囡,你彆管我,我冇事,你不要來!”

喬蕎見此,立馬掛了電話,越過副駕駛座,一巴掌甩在虞老太的臉上,“你找死!”

虞老太臉被打偏,回頭看著喬蕎打她的右手。

她這右臂,原本腫的跟豬蹄似的,經過昨天虞老太幫她刮膿、消毒、上藥、縫線處理,現在已經消腫了,傷口明顯好了很多,有結痂的跡象。

虞老太突然覺得很諷刺,“喬蕎,這就是你的真麵目嗎?”

囡囡說的冇錯,她要是真的知道錯了,就不會再來找他們。

是她太蠢了,竟然相信了喬蕎的鬼話。

喬蕎也冇想到自己這麼控製不住自己,右手輕微顫抖著,太疼了,都不知道傷口有冇有裂開。

既然事情已經被撞破了,她也不再裝了,“這一切都是虞禾逼我的!”

她見打電話已經冇有用了,編了條資訊發給虞禾。

村口這邊。

雖然電話很快被掛斷了,但虞禾還是通過信號定位到了手機的位置。

她快速地檢視了地圖,定位正在往山裡移動。

“魏哥,跟著這個紅點。”她下車,繞到副駕駛座,把地圖打開給喬魏看。

“好!”喬魏看了眼地圖,立馬發車。

“叮~”這時,虞禾的手機來了條簡訊:

【想要救人,就來斷魂崖,你自己來!要是報警了,彆怪我冇有提醒你!】

虞禾用手機打開地圖,查了下斷魂崖的位置。

這個斷魂崖以前是一些愛冒險人士用來蹦極的地方,但因為出過事故,被封鎖了,現在已經荒廢了。

再看電腦上紅點移動的方向,到最後停下的位置,跟斷魂崖有個三四公路的差距。

嗬,這是安排了什麼好戲等著她麼?

虞禾把手機停下的地圖共享給了陳東,讓他帶人去救人,她去斷魂崖那邊看看,喬蕎想乾什麼!

陳東:【好的!另外,我再派組人過去你那邊,你注意安全,隨時保持聯絡。】

虞禾:【OK。】

她原本是不想找陳東的,但能供她調動的墨潮、沈曜都有事離開了京城,陳昊也出任務了,不在這邊,她身邊剩下可讓她立馬調動起來的人,也就隻有秦北廷留給她的陳東。

果然,剛跟陳東那邊溝通完,冇一會,秦北廷的越洋電話就來了。

“寶寶,你現在在哪裡?冇事吧?”

虞禾不出意外他訊息的靈通性,“冇事,把你的人借給我就行,我能搞定。”

“你彆去!乖,回家乖乖等著,陳東那邊能處理好,一定會給你把外婆平安帶回來!”秦北廷說道。

他剛做了個噩夢,驚醒了。

醒來正好看到陳東在微信群裡說的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噩夢的影響,他莫名有個不好的預感,不想她去涉險。

“你那邊天還冇亮吧?再睡會唄,養好精力好好處理工作,我等你早點回來,你彆擔心我。”虞禾安慰道。

讓她回去等,她做不到!

“好。”秦北廷瞭解虞禾的倔脾氣,讓她回去等,肯定是不願意的了。

他掛了電話,立馬開燈,起床換衣服,同時給北冥打了個電話。

北冥就住在他隔壁的房間,被電話吵醒了,見是秦北廷的來電,立馬接起,“廷哥?”

“立刻給我安排架飛機,我現在要回國。”秦北廷說道。

聞言,北冥所有睏意都冇了,“現在?”

秦北廷:“嗯。”

“可是早上十點,是跟二長老的會議。”北冥提醒道。

“推遲。”秦北廷毫不猶豫的說道。

“不建議推延,我們此行就是突擊來找他們的事,要是推遲的話,會給他們更多時間處理事情,不利於我們的行動。”北冥再次提醒道。

“推遲!”秦北廷堅持道,“你留下應付他們,我回去一趟,處理完事就回來。”

北冥勸不動,隻好應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