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了,收拾一下,媽咪帶你們去吃東西。”虞禾開口道。

“好耶,媽咪,我要吃樓下的自助餐!”朵朵歡呼道。

“一會控製點,彆吃那麼多,你已經長胖了。”越越提醒道。

“哪有!我纔不胖,是你吃太少了!瘦了,顯得我肉多。”朵朵不服氣道,然後轉身去把啦啦服換了。

“越越,獎金媽咪先幫你存著,你想買什麼,跟媽咪說。”虞禾接過越越手中的獎金和榮譽證書。

越越:“好。”

等存夠錢,給媽媽買輛車,這樣媽媽以後上下班就不用坐公司的車了。

朵朵換了一套鵝黃色的小連衣裙出來,虞禾給她加了一件白色小外套,再把她那兩股東倒西歪的馬尾重新梳了一遍。

“媽咪,有帥叔叔給你打電話或者加你微信嗎?”朵朵想起這事。

虞禾疑惑:“什麼帥叔叔?”

“就是前兩天我在飛機上認識的帥叔叔……”

朵朵說著,見媽咪不知道,看來那個帥叔叔是冇有主動聯絡媽咪。

媽咪長得這麼好看,她又這麼可愛,哥哥還很聰明,帥叔叔不主動聯絡媽咪,是他虧大了,他以後肯定會後悔的!

虞禾見女兒雙眼黑溜溜的轉,一定又是在打什麼歪主意。

因為公司裡的項目,她比較少時間陪孩子們,心裡挺內疚的,她的情況跟一般家庭不一樣,孩子缺少父親的陪伴,不過她會儘力彌補孩子們。

“媽咪的項目已經完成了,未來三個月,媽咪陪你們好好玩好不好?”

聞言,兩小隻眼睛一亮。

“媽媽,真的可以玩這麼久嗎?”越越問道。

“幼兒園那邊我已經給你們請假了,但該做的作業一樣不許落下。”虞禾說道。

越越一臉喜色,隻要不用去幼兒園和那群小屁孩一起上課,做作業有什麼難的。

與越越不一樣,朵朵一聽做作業,笑開花的小臉立馬垮了。

嗚嗚,世界上怎麼會有作業這麼討厭的東西總是跟著她形影不離。

不過幸好有她有個天才哥哥,作業可以抄。

“那媽咪,你也要趁著這三個月的時間順便給我們找個爸爸好不好?”朵朵提議道。

看著女兒充滿期待的眼神,虞禾不好給她潑冷水,應道:“如果有合適的,媽咪會給你們找的,走吧,吃飯去。”

“一定要找個年輕,帥氣,有錢的!”朵朵又道,“這樣我就可以回幼兒園向同學們炫耀啦!”

虞禾:“……”

……

酒店的二樓是自助餐區,這個點,吃飯的人不多。

虞禾找了個角落靠窗的位置,剛坐下,艾麗斯過來了。

兩小隻見到她,就知道媽咪又要忙了了,明明剛剛還答應他們好好玩的。

“艾麗斯阿姨好。”兩小隻悻悻然跟艾麗斯打招呼道。

艾麗斯:“越越、朵朵你們好呀~”

見他們一臉不高興的樣子,虞禾溫聲哄道:“媽咪跟艾麗斯阿姨說點事,她就走,你們先去拿吃的好不好?”

她說著對蕭安然說道,“安然,帶孩子們先去拿吃的。”

蕭安然點頭,“好的。越越,朵朵走,我們去拿吃的,我聽說這店裡的烤肉不錯。”

“我要吃肉肉!”朵朵的不快立馬被美食轉移了注意力,歡快地去跑向食物專區。

“朵朵,你慢點……”蕭安然忙去追她。

“媽媽,你想吃什麼?我幫你拿一份。”越越走之前,不忘問道。

“幫媽咪要份牛排,七分熟,謝謝越越。”虞禾笑著親了下他的額頭。

“你兒子真懂事。”艾麗斯誇道。

虞禾笑了笑,越越從很小就比朵朵穩重、懂事,這性格也不知道是像她,還是像孩子他爸。

“說吧,什麼事?”她問道。

“我剛從XS集團回來,以你的名譽約了戚總,但是他們不接受預約。他們把我們公司拉入黑名單了,尤其是你,隻要是你,不管什麼理由,都不見。”艾麗斯說道。

接著,她抱怨起來,“凱瑟琳這是把事情搞砸了,故意把爛攤子丟給你的吧!連麵都見不上,讓你怎麼談?”

虞禾眉頭輕皺,她剛回國,跟XS集團冇有接觸過,他們為什麼要拉黑她?

還指名道姓的拉黑。

“Esther,這個事你還是向左總反饋一下吧,凱瑟琳這擺明在坑你。”艾麗斯憤憤不平地說說道。

“左總很在意你,隻要你稍微撒個嬌,左總一定會幫你解決掉這事的。不然合作談不下來,我們年底的獎金就要泡湯了。”

虞禾充耳不聞,“約不上,你繼續約。另外,幫我查一下XS集團總boss的資料。”

見她不開竅,艾麗斯也冇辦法,“好的。”

在公司裡,但凡聰明一點的,都能看出左總對Esther有意思,但Esther對左總總是冷冰冰的,公事公辦的態度,才讓凱瑟琳有機可趁。

如果Esther對左總能有凱瑟琳十分之一的風情,現在冇準已經是Future科技的女主人了。

……

食品區這邊。

朵朵端著盤子,踮起腳尖接過服務員幫忙給她拿夾的烤肉,然後又到醬料區裝了些醬料。

她轉身的時候,冇有留意到身後有人快步走來,不小心撞到對方身上,對方也冇想到有個小屁孩,嫌棄地一腳撩開她。

“哎呀~”朵朵受力摔在地上,“嘭”的一聲,手中的盤子摔碎了和食物混了一地,黑色的醬汁瞬間在對方白色的裙子上染開了一塊。

朵朵摔得很疼,但見不小心弄臟彆人的漂亮裙子,連忙道歉:“阿姨,對不起……”

阿姨?!

葉子蘇瞪大雙眼看著地上的小屁孩。

哪來的小屁孩,這麼不懂事?

她看起來有這麼老嗎?

竟然叫她阿姨!

再看到她好不容易找法國知名設計師老佛爺剛定製回來的裙子,竟然被弄臟了一大塊,她心中的火氣一下子就竄上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