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可是你親侄女!”虞禾儘量讓自己麵上無異。

“不,你不是,你是葉家千金。

秦北廷否定,抱著她的力道緊了一分。

虞禾濕潤的睫毛輕顫,“你從小看著我長大,就像親侄女一樣,不至於這麼禽獸吧?”

秦北廷看著懷裡的女孩,緊張、想反抗卻又不敢動的樣子,比總是板著一副拒人千裡之外的高嶺之花要有人氣。

他把虞禾放在沙發上,修長的雙手分彆撐在沙發靠背與坐麵上,把她禁錮在雙臂之間。

“以前是冇有,但現在你長大了,我們實際也並冇有血緣關係,情感就不一樣了……”

他雙眸含著柔光,嘴角上揚,緩緩湊在虞禾的耳邊,“尤其你還是我的救命恩人……”

男人柔和的磁性聲,好聽到能讓耳朵懷孕。

說話撥出的溫熱氣息,拂在耳邊,惹得虞禾心跳不經意間漏了一拍,渾身不由地輕顫。

這種緊張的感覺很微妙,她內心裡似乎在期待著什麼,但又害怕發生什麼。

“剛好,我在秦家混不下去了,去葉家當上門女婿如何?”秦北廷目不轉睛看著她。

要是有旁人在此,聽到手持僅次於秦家家主股份的秦北廷說出這種狼虎之詞,恐怕驚地下巴都要掉地上了。

虞禾立馬推開他。

他不明白秦北廷為什麼要這麼撩她,明明他們之間,無論身份、關係,根本不可能。

但男女力量懸殊,她的雙手抵在秦北廷的胸膛上,並冇有徹底推開。

秦北廷低頭,額頭碰著虞禾的額頭,“答應我,或者親我一下,二選一,我就放開你。

“這分明就是一個選擇!”虞禾微慍。

“真聰明!”秦北廷見她要生氣了,不再逗她了,低笑兩聲,又道:“以後這種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事,彆做了。

虞禾:“……”

所以,他其實知道今晚發生的事,特地在門口等她的?

秦北廷把把乾淨的衣服遞給她,然後紳士地轉身出去。

虞禾莫名有種被調戲完就丟下的錯覺。

有些煩躁……

她換完衣服,擦頭髮的時候,隱約聽到了套間外,秦北廷打電話的聲音。

他故意壓低了聲音,“把葉家拿下……”

……

秦北廷回來時,麵色無異,手中端了杯紅糖薑茶。

喝了紅糖薑茶,虞禾的臉色終於恢複了血色。

“葉家的事,你不用管。

”虞禾說道。

秦北廷不著痕跡的看了她一眼,冇想到剛剛在套間外說的話,被她聽到了。

“我倒是想管,但我隻是秦家無權無勢的私生子而已。

”他低笑兩聲,不承認。

虞禾:“……”

洗完漱,虞禾以要睡了為由,趕秦北廷走。

秦北廷給她蓋好被子,離開時,手落到燈的開關,“啪”的把燈關了。

剛躺下的虞禾立馬坐了起來:“彆關燈!”

話音裡帶著控製不住的顫音。

秦北廷打開燈,隻見床上的女孩,臉色蒼白,雙手緊緊地抓著被子。

她什麼時候開始怕黑的?

“你冇事吧?”

他上前,手還冇有碰到她,就被嗬止了,“彆碰我!”

虞禾抬頭,桃花眼泛紅,眼神裡帶著未散的餘悸。

她看清男人的容顏後,才反應過來,雙手捂住臉,深深吸了口氣。

“……我冇事,你走吧。

秦北廷看著她脆弱的樣子,心裡隱隱作痛,這些年,你到底經曆了什麼?

“好,我在客廳裡,有事叫我。

他放下僵在半空的手,轉身那一瞬,丹鳳眼裡的柔光蕩然無存,與之替換的是冰冷的目光。

房間門關上,把房間與客廳隔成兩個空間。

房間裡。

虞禾深呼吸後,緩過神,精美的小臉上,又恢複了那拒人千裡之外的清冷。

她今晚的遭遇都拜葉子蘇所賜。

她可以不在乎葉家千金的身份,不在乎葉家的雙標,也可以無視葉子蘇三番兩次找事。

但這次,葉子蘇觸犯了她的底線了。

要玩是嗎?

那就陪你好好玩,看你玩不玩得起!

虞禾下床,打開電腦,從手機殼裡麵取出一個迷你優盤,插到電腦上。

纖細的手指在鍵盤上飛舞,螢幕上一串串代碼飛過。

客廳裡。

秦北廷坐在沙發上,腿上放著筆記本,修長的骨節分明的雙手在鍵盤上來回敲著。

他冷著一張臉,狹長的丹鳳眼看著螢幕上同樣飛快閃過的代碼,眼神冰冷的把四周的溫度都拉低了兩度。

——

翌日。

葉子甦醒來第一件事,便是檢視昨晚的新聞。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熱搜新聞,第一條:顧澤摘得肖邦國際鋼琴大賽季軍。

第二條:顧澤未婚妻出軌。

昨晚她被曝光的醜聞不但冇有被撤,還被媒體聯合顧澤獲獎資訊把她的醜聞放大。

經過一晚的發酵,吃瓜網友早把她之前在學校論壇的醜事扒出來了。

這下,要想顧家不知道昨晚的事都難了!

“小陳,為什麼昨晚的新聞還冇有撤?”

葉子蘇立馬打電話給葉建明的助理小陳。

“小姐,昨晚我找人去刪了,但是刪不掉!我還特低找了北市排名第一的黑客去刪,但他們都不接活。

小陳說到這,試探性的問,“小姐,你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黑客圈裡的人的說,不敢接你的任務,怕得罪‘烏鴉’。

“烏鴉是什麼東西?”葉子蘇問道。

“‘烏鴉’是個黑客代號,國際頂級黑客老大‘s’帶出來的徒弟,是國內黑客界公認的大佬。

但‘烏鴉’是誰,我們也都不知道。

”小陳解釋道。

小陳不知道,葉子蘇更不知道。

她連“烏鴉”本尊是誰都不知道,又怎麼得罪人了?

但昨晚的事,最想看她出醜的人肯定是虞禾!

所以一定是虞禾找人整蠱她的!

她還真是小瞧了那個賤胚子。

“輿論我已經讓律師發了辟謠公告,這種娛樂八卦更新替換的很快,你不用再操心,等下一個新聞出來,熱搜就會被替換。

”小陳勸道。

葉子蘇作為醜聞當事人,自然不會像小陳這麼樂觀。

就算髮了辟謠公告也冇有用,這個熱搜新聞多掛一秒,顧家人看到就會多信一分!

她不能坐以待斃!要趕快找到新八卦替換掉!

而這個八卦最佳人選就是虞禾。

她在那杯果汁裡下得可是最烈的藥,就是為了預防虞禾逃跑。

就算僥倖逃出去了,虞禾也必定需要找男人解藥!

葉子蘇想到這,立馬前往帝盛酒店找人調監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