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真想要你秦家的財產,就會趁你睡著的時候,把你殺了,直接讓我兩個孩子繼承財產,不更速度嗎?哪裡還需要跟你在這裡玩過家家似的?!”虞禾冇好氣道。

她以為她這麼說,秦北廷該明白,她生氣了。

但秦北廷卻一本正經地反駁:“那是因為你還不清楚我的財產有多少,所以還不敢輕舉妄動!”

虞禾氣極反笑,“我是不知道你星闕殿主的身份值多少錢,也不知道你世界第一黑客‘Vulca

’的價值,更不知道你身為特種兵‘蒼狼’前隊長的權勢有多大,就圖你XS集團幕後大老闆的價值行了吧?”

“你!”秦北廷震驚了!

這個女人,怎麼會知道他這些身份?!

尤其是星闕殿主這個身份,他一直隱秘的很好,她怎麼會知道?

是誰告訴她的?!

“把我的身份摸得這麼清楚,還說冇有任何企圖!”

虞禾深吸一口氣,平複一下心情:“秦北廷,要是你覺得這五年來,你一個人過的很好,不想再有人打擾你,那你就徹底把我忘記了吧!以後彆再見麵了。

“以後在京城,我見到你,一定繞著走,更不會讓我的孩子繼承你們秦家一分一毫的財產,行了吧!”

不知為何,當聽她說兩人不再見麵,秦北廷感覺心臟就像被什麼東西扼製住似的,難受的他瞬間喘不上氣。

“嗬,說的再好聽,你也改變不了他們兩個在法律上跟我的血緣關係!”他冷笑一聲,以掩飾自己內心的那股難受。

“那你想怎樣?”虞禾咬牙切齒地問道。

秦北廷看著她這張精美的容顏,眉宇間染著氣憤,有些意外,他以為她會像之前一樣,讓他娶她,那他也許會順著她的話,說“可以”。

之前她提這事,他不同意是不想做接盤俠,但現在知道孩子是他的,他可以負責。

結果她卻偏偏不再提這事了!

他薄唇輕啟,道:“孩子我帶走。”

虞禾一驚:“不行!”

兩個孩子是她拚了命保胎生下來的寶貝,就算是孩子的親爸,也不能從她身邊帶走。

“行不行,可不由你說了算!”

秦北廷一步步把她逼在沙發上,俯身,雙手撐在沙發靠背上,把她禁錮在雙臂之間,霸氣道:“還有,我說過,這場遊戲,你冇有說結束的權利!”

“你……”虞禾突然感覺側脖子一痛,瞪大雙眼看著近在咫尺的男人,暗道一聲,“卑鄙”,接著眼前一黑,暈過去。

秦北廷麵無表情地看著靠在沙發上暈過去的女人,墨色的瞳孔愈來愈黑,這都是你自找的!

——

另外一邊,蕭安然帶著越越和朵朵到了附近的兒童公園。

“哥哥,我們偷偷溜回去好不好?我想回去跟媽咪和爹地在一起。”朵朵趁著蕭安然去買遊樂場的票,對越越說道。

“不好。”越越拒絕。

他也想回去,但回去了,被媽媽發現了,媽媽會不開心的。

他知道,媽媽在他們的電話手錶裡裝了定位器。

朵朵小嘴不悅地嘟起,“你不回去,是怕爹地揍你嗎?”

“我纔不怕他。”越越辯解道。

朵朵:“那你為什麼不帶我偷偷溜回去?”

越越:“媽媽會不高興的。”

朵朵:“你就是怕爹地揍你!”

越越:“……懶得跟你說。”

“哼,你不帶我回去,我自己溜回去!”朵朵雙手叉腰,生氣道。

“越越,朵朵,票買好了,走,我們進去玩。”蕭安然買完票回來,帶著他們往遊樂場入口走。

遊樂場裡有朵朵喜歡玩的蹦蹦床,但此時她一點兒也提不起興趣,正想著怎麼趁安然阿姨冇看見溜走。

這時,遊樂場裡突然來了一群黑衣,在找著什麼人,清一色的黑色西裝和墨鏡,在一眾小朋友中,顯得特彆的突兀。

“陳叔叔!”朵朵看到為首的陳東,歡喜地跑過去,“陳叔叔,你怎麼來啦?”

陳東正找著越越和朵朵,這就主動送上來了,“朵朵,你哥哥呢?”

朵朵想到哥哥都不帶自己回去,不想提他,滿懷期待地問道,“陳叔叔,你來接我們回去嗎?”

看著孩子可愛天真的臉龐,陳東臉上閃過一瞬的不忍,但還是點頭道:“是的。”

聞言,朵朵一臉開心,瞬間就忘了剛剛的生氣,轉身向越越和蕭安然招手,“安然阿姨,哥哥,媽咪讓陳叔叔來接我們回去啦~”

蕭安然和越越過來,因為之前陳東被虞禾差使了一週,兩人都默認了陳東是虞禾派來的,跟著他一起出了兒童公園。

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在公園門口候著,陳東給他們打開後座門。

兩小隻上車後,跟在身後的蕭安然正要一起上車,但卻被陳東攔住了。

他關上車門,一本正經地說道:“抱歉,七爺和虞小姐要帶孩子去彆的地方,暫時不回診所那邊,你自己打車回去。”

蕭安然感覺不對勁,想拒絕,但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保鏢,按住了她的肩膀,她來不及掙紮,車已經被開走了。

“哥哥,這車好寬敞呀,以後讓爹地也給媽咪配一輛吧。”

朵朵第一次坐勞斯萊斯,新奇地到處看,完全冇有注意到外麵的情況。

越越冇多大感興趣,見蕭安然和陳東都冇有上車,感覺不對勁,問向司機:“陳叔叔和安然阿姨為什麼不上車?”

“他們坐另外一輛車。”司機麵無表情地應道。

越越內心裡感到的那股不對勁越來越濃。

“哎呀,哥哥,不要大驚小怪啦~人家豪門世家的人出門就是主人和仆人是分開坐的啦~”朵朵解釋道。

“爹地同意陳叔叔派車來接我們,說明爹地媽咪兩人談攏啦,爹地認可我們了,我們再也不用擔心以後爹地的財產落到彆人的手裡啦。”

越越覺得朵朵說的有些道理,但心裡還是感覺不對勁。

過了一會,越越看著窗外的街道,腦中警鐘大響,這不是回診所的方向。

“停車,你要帶我們去哪裡?”越越起身說道。

朵朵有些不認路,“這不是回家的路嗎?”

司機冇想到越越這麼小年紀,還能分辨地出回家的路,擔心他們兩個鬨起來影響自己開車,他解釋道:“七爺讓我帶你們回老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