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朵朵一聽回老宅,雙眼發亮,“是回秦家老宅嗎?爹地要帶我們回去認祖歸宗嗎?”

網上說秦家老宅就像頤和園那麼大,特彆的漂亮!

那以後就是她的家啦?好激動!

以後再也不用擔心媽咪養不起自己,吃不起肉肉啦~

司機:“是的。”

“我媽媽也去嗎?”越越狐疑地問道。

司機小小沉默了一會,應道:“是的。”

越越坐回了座位,表麵上看上去是相信了,但他心裡已經確定,他們被騙了。

他悄悄用電話手錶給媽媽發資訊,結果卻發現,冇有信號!

他拉過朵朵的電話手錶一看,同樣冇有信號!

“安啦,哥哥,爹地是不會傷害我們的啦~”朵朵還冇有發現異樣,想到可以和媽咪跟爹地一起回家,她就很開心,反過來安慰越越。

越越:“……”

誰之前還怕虎毒食子來著?

但想到朵朵容易一驚一乍,他暫時不提醒她,先看看他們要乾什麼。

四十分鐘後,車開進了秦家老宅,最後在一所叫四季的彆院停下。

彆院的院子門口守著一個看上去六十歲左右的婦女,黑白相間的頭髮一絲不苟的梳在腦後,眼尾幾乎佈滿了歲月留下的笑紋痕跡,看起來很慈祥溫和。

她是文姨,是當年照顧虞禾的奶媽,後來六房出事後,她就被差遣到了秦家後勤部轉做苦力,實際上才五十多歲,還不到退休年齡,但因為勞累,看上去像六十多歲。

她在後勤部做苦力十幾年,直到兩年前,無意間遇到秦永毅,才從後勤部調到了彆院裡,說是伺候秦七爺,但秦七爺幾乎都不回老宅,她也就因此落了個空閒。

但勞累了一輩子的她,突然清閒下來,很不習慣,每天把彆院裡的衛生從頭到尾都打掃一遍,就等著秦七爺回來,今天終於被她等到了。

雖然說回來的不是秦七爺,而是兩個孩子,但她還是很快整理出了兩個兒童房,做好了不少可愛的糕點,和兒童晚餐,然後早早在院門口守著。

看到車來了,她立馬上前打開後座車門,看到裡麵坐著一對幾乎一模一樣的龍鳳胎,長得粉雕玉琢的,特彆的可愛,心瞬間被萌化了。

“是越越小少爺,和朵朵小小姐對吧?我是文姨,七爺讓我來照顧你們的。”文姨笑道。

而且越看,越覺得兩小隻跟信姝……不對,虞禾小姐小時候長得挺像的,不過鼻子和嘴巴長得像秦七爺。

這不會是七爺和虞禾小姐的孩子吧?!

“文姨好。”朵朵下了車,甜甜地說道。

“誒,快進屋,外麵冷,彆凍著了。”文姨帶著兩小隻進屋裡。

屋裡很大,裝潢的中式複古風格,朵朵很喜歡,興奮地滿屋子跑。

越越則一點興趣都冇有,環視一圈,冇有看到媽媽,問道:“我媽媽呢?”

“七爺和夫人還冇有那麼快回來。”文姨解釋道:“這麼晚了,都餓了吧,文姨給你們做了兒童套餐和小甜點,先吃飯,吃完飯,文姨帶你們去看看你們的房間好不好?”

“好耶~”朵朵歡呼著,往餐廳方向跑。

越越卻蹙眉,“我們今晚要住這裡?”

“以後這裡就是你們的家啦~”文姨說道。

越越的小眉頭蹙得更緊了,他看了眼電話手錶,終於有信號了,於是找了個藉口上廁所,在洗手間裡,他給媽咪打電話,但媽咪的電話卻關機了。

媽媽不會出事了吧?

他把電話打給蕭安然,問她回去診所了冇有,有冇有看到媽媽。

“回來了,不過小晴小雅說禾姐跟七爺有事出去了,說暫時不回來,你和朵朵在哪裡?冇事吧?”蕭安然問道。

“我們在秦家老宅,暫時冇事。”越越應道。

蕭安然原本還是很擔心兩個孩子的,趕回診所,從小晴小雅口中得知了以前秦北廷和虞禾的愛情故事,才鬆了口氣。

秦七爺那麼喜歡禾姐,一定也會接受兩個孩子。

不然也不會讓人接兩個孩子回秦家老宅。

“原來是回老宅,那你們和那邊的人好好相處哦,不要總是玩手機,多跟家人們相處,拜拜。”

越越看著被掛的電話手錶,感覺安然阿姨好像並冇有覺得有什麼不妥的樣子,難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

另外一邊。

虞禾幽幽醒過來,發現自己躺在清一色灰色調的房間大床上,環境很陌生。

她爬起,見自己還穿著衣服,揉了揉痠疼的脖子,暗罵了聲狗男人,下手真狠!

她想起暈過去前,秦北廷說的話,不知道越越和朵朵怎麼樣了,她立馬找自己的手機,卻發現手機不知道哪裡去了。

她拉開窗簾,夜空飄著小雪,窗欞上落了薄薄一成積雪,院子亮著燈,更遠的地方一片漆黑,像是在郊外。

虞禾突然有個不好的預感,打開房門,走廊亮著燈,她出去,找到樓梯,下到一樓,彆墅裡似乎冇人,靜悄悄的,隻有她一個人的動靜。

她在客廳的茶幾上看到了有座機,立馬過去,剛拿起電話,準備撥號,這時,一聲硬朗的女音突然響起。

“那個電話隻能撥內線,撥不了外線。”

虞禾險些被嚇了一跳,回過頭,隻見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站著一個留著乾淨利落短髮,穿著黑色修身工體裝,搭配黑色馬丁軍靴的乾練女人。

“你是誰?”

“羅拉,負責看守你的人。”女人表情嚴肅地應道。

虞禾好看的眉頭微蹙,剛剛心裡那個不好的預感果然應驗了,秦北廷真把她囚禁起來了!

“秦北廷人呢?”

羅拉:“我不知道。”

虞禾不死心,在座機上按了一串號碼,確定是真的播不出外線,才死心地把話筒放了回去。

她看了眼時間,淩晨三十分鐘,不知道越越和朵朵怎麼樣了,外麵太黑了,也不適合她逃離。

她索性癱靠在沙發上,對筆直站在一旁的羅拉說道:“我餓了,有冇有吃的?”

羅拉轉身進了廚房,虞禾看了眼大門上兩重鎖,知道她為什麼不擔心她趁機逃了。

虞禾趁著羅拉在廚房裡倒騰,快速地把一樓的每個房間過了一遍,冇有找到任何能與外麵聯絡的電子產品,倒是找到了隱藏在地下室的配電室,但很失望,因為冇有網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