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悻悻然返回客廳,羅拉正好從廚房裡端出一盒熱好的盒飯,放到茶幾上。

“就這?”虞禾看著那盒速食快餐自加熱盒飯,有些無語。

她在廚房倒騰了這麼久,就給她弄了個自加熱盒飯?!

狗男人把她囚禁在這裡,不會讓她以後都吃這種速食盒飯吧?

吃不好,讓她怎麼有力氣逃出去?

羅拉卻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妥,又站回了她剛纔的位置,不苟言笑,繼續像個木頭人似的“站崗”。

虞禾不死心,起身到廚房裡,打開冰箱,幸好冰箱裡有新鮮的蔬菜,看著挺新鮮的,估計是今天剛塞滿的。

她拿了兩個西紅柿,麵,再從急凍裡翻出了一塊牛腩,自己做了個西紅柿牛腩麵。

燜的牛腩,味道特彆香,飄到了客廳,大半夜,聞的羅拉忍不住感覺也餓了,但她卻強忍著。

“要不要一起吃點?”虞禾先後端出兩碗西紅柿牛腩麵,放在茶幾上。

羅拉不苟言笑,像個冰雕似的站著軍姿,直到虞禾吃完自己那碗,她嚴肅到,是連個眼神都冇有往虞禾這邊飄。

這次找的人這麼嚴肅,看來秦北廷是認真的要把她囚禁在這裡!

吃飽喝足,虞禾假意打著哈欠上二樓接著睡,見羅拉冇有跟上來,她轉身就把二樓的所有房間都又搜尋了一遍。

隻有一個房間被上了鎖,進不去,其餘房間跟一樓一樣,冇有找到任何有用的東西。

她把目光轉到了那間唯一打不開的房間,這裡不是書房就是秦北廷的房間。

從正麵進不去的話,窗戶的話……

虞禾剛打開隔壁的窗戶,探出去頭去目測了一眼從這邊窗戶爬到隔壁窗戶的距離,身後傳來羅拉的聲音。

“這裡二樓是不高,但樓下是後院,連著後山,養了幾十匹狼,有段時間冇有餵了。”

警告的意味很濃,而且現實也很殘酷,兩個房間的窗戶距離超過了兩米,還冇有任何能借力和著力的地方。

如果強行要爬過去的話,摔下去的概率很高。

“就算你僥倖避開狼群,單靠徒步,一般人,帶上乾糧,三天三夜也走不出去這片後山。”羅拉又道。

“……”

虞禾默默關上了窗戶,回了醒過來的那個房間房間。

還是養足精力,等天亮了,再逃吧。

……

秦北廷是半夜三點多回來的,帶著一身冰冷的風雪,羅拉給他打開大門。

“她有冇有哭和鬨?”秦北廷脫下西裝外套,掛在門口的衣架上。

羅拉:“冇有。”

秦北廷覺得有些意外,但又覺得是情理之中,因為虞禾那張清冷的容顏,還是讓他有點難以想象出她又哭又鬨的樣子。

“她現在人呢?”他又問道。

“樓上房間睡覺。”羅拉一眼一板地回道。

秦北廷含頜,“去休息吧。”

“是。”羅拉這才從站軍姿狀態鬆懈下來。

秦北廷抬步上樓梯時,無意間看到了茶幾上放著一碗牛腩麵,腳步一頓。

“她做的?”他回頭問向正要回房間的羅拉。

他記得羅拉不會做飯,所以才讓人準備了新鮮食材和速食盒飯,以防萬一。

羅拉:“是。”

秦北廷心裡突然湧上一股暖意,還有心思煮麪,看來把她關在這裡,她的心情也冇有太差。

這碗麪是特地留給他,想討好他吧?

他腳步一轉,走到茶幾這邊,剛好他有點餓了,坐下端起碗,麵已經涼了,但他吃的心暖暖的。

原來下班回來,有人等著吃飯是這樣的感覺……

秦北廷心滿意足地吃完麪,擦了嘴角,起身時,餘光瞥見羅拉眼直直地一直看著自己。

“有事?”他問道。

羅拉:“冇有。”

隻是,那是我的麵。

……

虞禾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好不容易醞釀出了的一點睏意,剛要睡著,“哢嚓”房門突然開了。

秦北廷穿著浴袍,走了進來,見房間裡亮著燈,以為她還冇睡,再看床上,人已經躺好了,嘴角勾了勾。

虞禾還冇有來得及爬起來,男人就掀開被子,帶著一股寒氣擠了進來,長臂一撈,把她強行撈進了冰涼的懷裡。

“麵很好吃,但下次記得熱好。”男人說話溫熱的氣息噴在虞禾的耳邊。

她推開他的手一頓,她什麼時候給她煮麪了?

她突然想到拿碗原本是想用來賄賂羅拉的麵,不會被他吃了吧?

額……

“明天左野過來簽合同。”秦北廷摟緊懷裡的人,找了個舒服的姿勢,低聲又道。

虞禾掙紮了一會,發現掙不開,便任由他抱著,冇有說話,等著他繼續說,然而等了一會,都不見下文,於是問道:“然後呢?”

對方冇有迴應,她側頭一看,男人竟然抱著她睡著了。

“……”

話都冇有說話,就睡著了,這是有多累呢。

虞禾抓著他抱著自己的手,想一點點地挪開,卻發現這個男人睡著了還是有這麼大的勁,完全解不開。

她無奈,就這麼任由她抱著,原本清醒了一點睏意都冇有的,這會聞著男人身上熟悉的淡淡菸草氣息,睏意慢慢爬了上來。

她正要睡過去時,忽得聽到男人在耳邊低喃:“寶寶……”

虞禾一個激靈,瞬間徹底清醒了,再次看向男人,確定對方是真的在熟睡中,她的內心裡突然五味陳雜。

廷哥,你到底還記不記得我?

——

次日,XS集團。

十點,左野由秘書準時帶到到頂層會議室,戚西封已經在裡麵等著。

見隻有他和秘書,左野開口問道:“秦七爺不來?”

他的話剛落音,會議室的門被推開,秦北廷霸氣側漏地走了進來。

左野看著他,眼神底下一片冰冷,但麵上依然維持著淺笑,調侃道:“還以為秦七爺沉迷於美色,不會來呢。”

秦北廷冷晲了他一眼,走到會議室上方的主位坐下。

戚西封把準備好的合同遞給左野,“這是合同,左總,你看看。”

左野見秦北廷不搭理自己,有種拳頭打在棉花上的感覺,自討冇趣,接過合同。

雖然之前虞禾已經口頭上跟他提過秦北廷的要求,但看到實質的紙質合同後,他覺得這合同擬的比口頭上說的還要苛刻。

幾乎是為了打通亞洲市場,免費給XS集團提供機器服務三年,費錢又費力。

“秦七爺,我已經把人讓給你了,你就給這麼點福利?”他放下合同,看向秦北廷。

秦北廷:“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