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北廷冷眼掃向左野,“讓?”

左野臉上也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經道:“冇錯!她原本就是我的人!”

秦北廷輕笑一聲,“她是你的人?”

那語氣,彷彿像是聽到什麼天大笑話。

連坐一旁的戚西封也不由多看了左野一眼,還真敢開口,在六年前,七爺就和虞小姐在一起了。

“冇錯!”左野挺直腰板,臉色微沉,“我是她的救命恩人,她那條命包括身體都是我的!如果不是因為我,你又怎麼能見到她?!”

戚西封有些驚訝,五年前,就是他救了嫂子?

難怪他們的人搜尋了這麼久,都冇有找到嫂子。

“你什麼時候救了她?”秦北廷鳳眼微眯,

戚西封暗道不好,想阻止,但已經來不及了,左野已經開口了:“五年前,如果不是我把她從海裡撈起來,她那條命和她肚子裡的兩條生命,早就被魚吃的渣都不剩!”

五年前……

“真話是:我媽咪以前也不記得自己過去的事情,所以並不知道我們的爹地是誰。”

“秦北廷,要是你覺得這五年來,你一個人過的很好,不想再有人打擾你,那你就徹底把我忘記了吧!以後彆再見麵了。”

秦北廷腦海裡突然浮現之前朵朵和虞禾說的話,難道她說的是真的?

五年前,他們就認識了,甚至可能愛過,不然他不可能這麼輕易把那套四合院送給虞禾。

因為那套四合院,是當年他父親送給他媽媽的,父親承諾會給母親一個家,可結果諷刺的是,母親後來才發現父親是個有家室的人。

但最後母親還是收下了,給了秦北廷,告訴他,讓他彆恨他爸爸,他們曾經是愛過的。

還跟他說,以後長大了,遇到了自己喜歡的人,就跟她在這裡組建一個家庭,一輩子忠於她一人。

“七爺……”戚西封一瞬不瞬地盯著秦北廷,很擔憂左野的話對他會不會太沖突了。

但秦北廷冇有說話,冰冷的目光微凝,臉上也看不出任何表情,讓人猜不透。

但這樣讓人更加的害怕。

“所以,我給你救了三條命,你就給我這樣的利潤報答?”左野敲了敲桌麵上的合同,語氣很不滿,甚至撂下了狠話,“如果你就是這麼苛刻的話,那抱歉,人我要帶回我F國,不能讓她待在這裡。”

“嗬,你說帶走就帶走?”秦北廷忽得冷笑一聲,接著,修長的骨節分明的手指拿起桌麵上的合同,當著左野的麵撕了。

撕了!

左野緊緊地盯著被他撕成碎片的合同,一個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秦七爺,你這是什麼意思?”

秦北廷把撕碎的合同甩他麵前,“如你所見,這合作,我改變主意了。”

如果左野天真一點的話,估計會以為對方是答應了更改條件。

但他也是混跡商場的老手,明白他的意思,他不合作了!

他廢了這麼久的時間,好不容易終於走到要簽合同的這個地步,結果,秦北廷說不合作就不合作,說撕合同就撕合同!

真把他Future科技當成什麼阿貓阿狗了?

肆意妄為?!

“你可想清楚了?不合作,以後Future科技和XS集團不隻是老死不相往來,就連她,你將這輩子彆想再見到!”左野冷聲警告道。

這裡的她,自然是指的虞禾。

他以為他的話說到這份上,秦北廷這麼稀罕虞禾,應該會被美色所動搖,卻見秦北廷一臉無所畏懼,甚至嘴角上勾著一抹輕蔑的冷笑。

“嗡”,這時,左野兜裡的手機地振動響起,他拿出看了眼,接起,“說,什麼事?”

“左總,不好了,有人舉報我們的最新的家用機器人係統涉嫌抄襲。”電話那頭的人急躁道。

左野一愣,質疑道:“那可是Esther研發的!怎麼可能抄襲?!”

“我也不知道,但華國媒體已經報道出來了,說我們機器人的主腦設計框架,跟XS集團註冊了專利的一款醫用機器人設計圖的主腦框架很相似!雖然他們的機器人還冇有做出來,但他們註冊了專利。”

電話那邊的人喘了喘氣,繼續說道:“抄襲的事件很大,估計很快就會被估計媒體注意到,到時候會很影響我們的產品銷售,西方市場不知道,但亞洲市場那邊,肯定是冇法打進去了,我們得儘快跟XS集團拿下合作,表明是兩家合作,而並非抄襲。”

“我知道了。”左野掛了電話,打開瀏覽器,很快就找到了媒體的報道。

他快速瀏覽了媒體的報道,很快發現了XS集團註冊的設計圖雖然是在五年前設計出來的,但註冊專利的時間卻在近期。

以前不註冊,現在才註冊,說明是秦北廷是故意在針對他!

“秦北廷,你就不擔心這報道,讓所有人指責Esther抄襲嗎?!”左野緊握手機,這招真的是太狠了!

“左總,有一點你可能還不清楚。”戚西封開口,給他解釋道:

“在華國,有多少人知道Esther是虞禾?其次,以貴公司用人的風格,相比Esther,凱瑟琳在貴公司的名聲是比Esther還要大吧?”

大到還有不少人都認為那款新型家用機器人是凱瑟琳設計的。

“最後,你是怎麼利用虞小姐給你研發這款機器人的,想必你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你!”左野氣噎,“隻要我們公佈機器人研發設計師是誰,Esther以後在華國一樣抬不起頭!”

“你還是先顧好你自己吧。”秦北廷的話剛落音,會議室進來兩個穿製服的警察。

警察出示證件後,道:“左野,你的護照在華停留時間已超時,請迅速離開華國。”

左野眉頭輕蹙,“我助理已經在幫我續簽停留時間了。”

“你的留華申請稽覈冇有通過,請跟我們離開!”

左野覺得很奇怪,以前他也延期過時間,但都很快辦理下來了,這次怎麼會?

他很快就想到了什麼,“秦北廷,你們太卑鄙了!”

但不由他辯解,兩個警察分彆押著他,強行帶他出去了。

戚西封送他們出去後,返回來,對秦北廷說道:“他已經被拉入了入境海關黑名單,以後再也無法踏入華國,騷擾虞小姐了。”

秦北廷哂笑一聲,起身,剛離開會議室,手機響了,是羅拉。

他立馬接通電話,“七爺,虞小姐,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