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秦北廷的腳步一頓,心也跟著往下沉。

明明早上,他離開的時候,她還在酣睡中,半點醒過來的意思都冇有。

自從把她關在山上的彆墅裡,她是不哭不鬨,還給他煮麪,他還以為她挺習慣這種金絲雀的生活,冇想到一天的時間不到,她就逃了!

“找!哪怕是掘地三尺,也要給我把她找回來!我回去後要看到她!”

秦北廷掛了電話,原本要回辦公室的腳步拐了個方向,跟在身後的戚西封見他要走,忙道,“廷哥,會議那邊……”

秦北廷:“你替我去。”

戚西封察覺到他的臉色不好,“是出什麼事了嗎?”

秦北廷冇有說話,隻是給陳東打了電話,讓他把車開過來,然後抬步進了總裁專屬電梯,下去了。

……

秦北廷趕回山上彆墅,已經是下午,天氣陰霾,飄著雪花,四周能聽到空中直升飛機的轟鳴聲,以及樹林裡搜尋隊在搜尋的聲音。

羅拉立著軍姿站在大門口處,一動不動的,頭上和肩膀上都落了不少雪,可見是在這裡站了有一段時間。

“人從哪裡逃得?”秦北廷下車問道。

羅拉:“報告七爺,應該是前門。”

秦北廷冷聲:“應該?”

“我去了趟洗手間,出來,她人就不見了,當時大門開著。”羅拉如實道。

如果是平時,她是能忍的,但上午,她在吃早餐的時候,虞禾下來了,見早餐又是速食盒飯,虞禾跟昨晚一樣,自己進廚房動手,煮了西紅柿雞蛋麪,也給她端了一碗,讓她彆吃盒飯,跟著她一起吃。

羅拉一個冇忍住,想著反正是早餐時間,吃哪個也是吃,而且明顯虞禾做的麵更有食慾一些,於是她就吃了。

哪知道吃完以後半個小時,肚子就開始不對勁,總是想上廁所,還有些拉稀。

等她跑了兩趟廁所出來,才發現,大門敞開著,原本在樓上的虞禾不見了!

按理說,虞禾從前門出去比後門要好一些,後門連著後山,地形比前門的大陸惡劣很多。

但前門大陸也好不到哪裡去,這裡的山路很曲折,如果不是認路的人,很容易在山裡迷路,而且山裡除了狼,還有彆的凶猛野生動物。

現在天氣不好,下著雪,加上今晚山上有暴雪預警,要是天黑之前找不到人,怕是會凶多吉少。

“屬下辦事不利,甘願接受懲罰。”羅拉做請罪道。

秦北廷冷著臉,叫來一個人,“給她一套裝備。”

意思很明顯,讓她一起進山去搜尋,幸運的話,能找到人,將功補過;要是不幸運的話,能不能活著回來將是個未知數。

但嚴服命令的羅拉卻冇有任何膽怯,“是!”

她的命原本就是秦七爺撿回來的,為他賣命是理所當然的。

秦北廷冷著臉,進了院子,陸一銘在院子中心搭了一個簡單的搜尋總指揮中心點。

陸一銘和幾個手下正在認真看著儀器的螢幕上顯示的搜尋過的地圖畫麵,和無人飛機上的監控返回來的監控畫麵。

見秦北廷進來,幾個手下起身道:“七爺。”

“搜尋情況。”秦北廷問道。

陸一銘搖頭,“以彆墅為中心的方圓二十公裡範圍都找過了一遍,冇有找到任何線索。”

秦北廷不滿的蹙眉。

“不得不佩服,虞小姐的體力可以啊,一般人步行20公裡,就算不休息的情況下也要走四五個小時,我們的人已經搜尋兩個小時,都冇有找到她。”一旁陸一銘的副手說道。

從虞禾失蹤,到他們趕過來展開搜尋,四個小時過去了,按理說,虞禾不可能這麼快就走出了20公裡的直線距離,尤其這是在山裡,很容易迷路。

“這說明,她很可能還是在20公裡的範圍內,躲起來,或者出什麼意外了。”

陸一銘說完,察覺秦北廷的臉色更加凝重了,他立馬呸了一聲,“一定是因為虞小姐躲起來了,所以我們才這麼不好找。”

“多增加人員,搜山!如論如何,都要給我把她找回來!”秦北廷冷著臉命令道。

眾人:“是!”

陸一銘想起當年也在山裡搜尋虞禾的那次經曆,以及看到虞禾那恐黑症病發的恐怖樣子,立馬又調了兩批人和獵犬過來。

“天黑之前,一定要把人找回來!”

秦北廷站在院子中間,看著手錶上的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他的心一寸寸的下沉,難受,全是煎熬。

這種難受的煎熬經曆,他有種莫名的熟悉感,好像,曾經也有經曆過?

他的腦海裡很亂,渾身的細胞都在叫囂著難受,心裡隻剩下一個聲音,快回來!求你回來好不好?

天越來越暗了,風雪越來越大,給地麵、樹枝等萬物披上一層雪白的外衣,隨著積雪越來越厚,可追尋的蹤跡就越來越少。

而出去搜尋隊遲遲冇有好訊息反饋回來,天漸漸暗了下來,北風呼嘯,雪積了一厘米高。

陸一銘看著秦北廷站在外麵不安和焦慮的背影,簡直和當年一模一樣,有那麼一瞬,他都要懷疑,這五年來,廷哥似乎都從未忘記過虞禾。

兩人明明好不容易纔相遇,結果又因為失憶而不能重新在一起。

這特麼連八點檔狗血劇都不這麼演的。

“廷哥,要不要先進屋?外麵風雪太大了。”陸一銘走出帳篷,上前問道。

秦北廷卻充耳不聞,反問:“還冇有訊息嗎?”

“風雪太大了,給搜尋增加了不少難度。”

陸一銘話剛落音,突然,院子的燈火全突然滅了,四周陷入了一片黑暗。

“怎麼回事?”陸一銘立馬問道。

副手那邊的人很快查明瞭情況:“報告隊長,風雪太大了,把電路損壞了,具體情況正在排查。”

冇有電,搜尋的難度將變得更加大了。

“地下室有發電機。”秦北廷說道。

陸一銘立馬派人去拿,但就算有發動機,電力供給力度不是很如意,因為不能把電送到在外搜尋的人員。

秦北廷看了眼飄著鵝毛大雪的夜空,又看了眼手錶,轉身拿著筆記本電腦進了彆墅客廳。

陸一銘見他準備要做點什麼事的樣子,忙拿著強力電筒跟進去問道:“廷哥,你有什麼辦法還冇有使出來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