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在場的人都愣住了,之前,意思是他現在想起來了?

“你想起和虞小姐的事了?”費羅伊德驚奇的問道。

人的大腦和電腦不一樣,不能找技術把丟失的數據重新恢複回來,所以當初虞禾問他有什麼辦法的時候,他並不抱樂觀的態度。

秦北廷:“想起了一部分。五年前,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能想起一部分,已經是奇蹟了!”費羅伊德感慨道,“用同樣的方式再多訓練訓練,應該很快能把所有記憶恢複起來。”

“回答我的問題!”秦北廷冷聲提醒道。

“你先彆生氣,平穩氣息,我都告訴你。”費羅伊德給他倒了杯水,安撫道。

他把用過的儀器,都收拾給助理後,纔不緊不慢地坐下來,說道:“是虞小姐讓我這麼做的。”

秦北廷鳳眸微眯,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五年前,你的病情有所惡化,虞小姐擔心你會因為她有個什麼意外,病情惡化更加嚴重,所以私下讓我幫她一個忙:在她不幸出事後,把她從你的記憶力抹除掉。”費羅伊德緩緩說道。

這件事情,虞禾原本是讓他向秦北廷保密的,可現在,兩人都出事了,他怕再不說出來,隻會讓兩個人的關係更加惡化吧?

“所以,是你讓我忘了她!她說什麼,你就做什麼?!”秦北廷冷道。

虞禾到底知不知道,他寧可忘記全世界,也不想忘記她!

費羅伊德頂著他那犀利的眼神,和強大的低氣壓,還是有些心理壓力的,“是的。”

“廷哥,五年前,虞小姐掉下懸崖後,你的病情惡化的太快了,當時虞小姐雖然生死未卜,但生存希望渺茫,我們不能失去虞小姐,再失去你。”陳東在一旁解說道。

“所以,你也參與了!”秦北廷犀利的眼神轉向陳東。

陳東一激靈,“我是被迫參與的!是封哥帶頭同意的!”

秦北廷:“噢?還有誰?”

陳東這才意識自己嘴快。

他不想說,但對著秦北廷那犀利的眼神,嚥了咽口水,最後還是把當時參與的戚西封、陸一銘等幾個人的名字都爆出來了。

說完,他立馬在心裡愧疚道:兄弟們,抱歉了,我真不是故意把你們供出來的,主要是全部供出來了,希望廷哥不責眾啊。

與此同時,分彆在不同地方的戚西封、北冥、陸一銘幾個都不由打了個寒顫。

北冥:今天怎麼感覺好像比較冷的樣子?

“我是遵守與無名神醫的諾言,對你負責。”費羅伊德解釋道。

可是,就算抹除掉了秦北廷對虞禾的記憶,但秦北廷還是想起來了,這也是他看過最奇蹟的奇蹟。

這兩個人,這輩子隻能永遠的綁定在一起,誰少了誰都不可以。

“是啊,老大啊,當時你的狀態不佳,我們就選擇聽嫂子的話,就算我們有罪,也請你讓我們等到嫂子醒過來後,再給定罪吧?”陳東請求道。

秦北廷輕笑一聲,“是等她醒過來,赦免你們吧?”

陳東一噎,老大你怎麼就這麼聰明咧。

陳東弱弱道:“可是,這些年來,我們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吧……”

秦北廷:“要苦勞?正好非洲那邊有個項目,祁楠留下,你們幾個過去幫忙挖礦。”

陳東:!!

陳東:“老大,非洲太遠了,能不能不去啊?我走了,不就冇有人照顧你了麼?”

“不能!”秦北廷拒絕的毫不猶豫。

嗬,留你們下來,等虞禾醒過來,讓你們看我跪鍵盤嗎?

——

另外一邊,秦家老宅,四季彆院。

朵朵第一次住這麼大的房子,開始是特彆的新奇和開心,但住了三天後,饒是神經再大條,一直不見到媽咪,她也開始有些起疑心和想念媽咪了。

這天早上,文姨給朵朵做了她愛吃的雙層牛肉漢堡,她都吃不下,小手拖著小臉,沮喪的問對麵的越越。

“哥哥,媽咪和爹地是不是不要我們了?兩個人重新去造弟弟妹妹去了?”

越越一直有在嘗試給媽媽打電話,但一直都是關機,他懷疑媽媽是出事了,但跟安然阿姨聯絡,她卻說並冇有發現什麼異樣,畢竟以前虞禾忙起來的時候,有時候也是很難聯絡上。

“媽媽不會不要我們的,除非是爸爸不讓她來見我們。”越越篤定道。

“爹地不會這麼過分吧?!”朵朵想到什麼,糾結道:“他不會是非要逼著我們選,要媽咪還是要他的江山吧?就不能江山和美人一起要嗎?”

越越:“……小說能不能少看點。”

“小小姐,你怎麼不吃?是不是哪裡不舒服?”文姨端著熱好的牛奶出來,見朵朵麵前的食物一動不動,還愁眉苦臉的樣子,擔憂的關心道。

“文姨,我想爹地和媽咪了,他們什麼時候回來?”朵朵問道。

文姨並不知道秦北廷的情況,更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回來,“七爺和夫人都在忙,等他們忙完了,就會回來了。”

“你打電話問爹地,問他什麼時候回來,我要見他和媽咪。”朵朵指揮道。

媽咪的電話她也打過了,打不通。

爹地的電話,她冇有。

文姨有些為難,她根本就冇有秦北廷的電話號碼,之前聯絡都是陳東跟她聯絡的。

但為了安撫兩個孩子,她還是應道:“好的,你們先吃早餐,我問問。”

朵朵見她拿著手機出去,冇有當著他們的麵打電話,估計是想要騙他們。

她立馬跳下椅子,“哥哥,你幫我看著文姨,回來了告訴我一聲。”

她說著,搬了把椅子,到冰箱前,從裡麵拿出了一堆吃的,抱上了房間裡,返回來,又從櫃子裡翻出了一堆零食,往房間裡搬。

越越見她忙上忙下,問道:“你要乾什麼?”

“要是爹地不帶媽咪回來,我就絕食威脅他。”朵朵說著,又把茶幾上的水果籃裡的拿了兩個蘋果。

越越:你這真的是好辦法!

文姨出去給陳東打了個電話,才知道秦北廷出事了,不方便回來,讓她照顧好兩個孩子。

她返回客廳,藏好食物的朵朵已經回到了餐桌,眼巴巴地問道:“我爹地怎麼說?”

文姨見她渴望的樣子,有些不忍心,但還是說道:“七爺最近有些忙,暫時回不來,等他忙完了,會立馬回來看你們的。”

“哼!那你告訴爹地,他不回來,我就絕食!”朵朵說著,跳下椅子,轉身上樓。

她剛要上樓,見哥哥冇有跟過來,又返回來,把他拽下來,跟自己一起上樓,“還有哥哥一起,也絕食!”

越越:你絕食拉上我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