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小姐,小少爺,你們還在長身體,不能不吃飯。”文姨連忙追上去,結果卻吃了個閉門羹。

朵朵把房間門反鎖上,然後從床底下拿出剛纔搬回來的零食,丟了包薯片給越越,“來,哥哥,吃飽了,纔有力氣跟他們對抗。”

文姨敲了半個小時的房門,見都不開門,想著,應該是不餓,一頓早餐不吃冇事的。

於是轉身下去,開始準備午餐,朵朵這個小吃貨,早餐冇吃,午餐一定會出來吃的。

結果她做了一桌兩個小朋友喜歡吃的菜,但兩個小朋友都不肯出來吃午飯。

她著急了,但又不敢給秦北廷那邊添亂,於是找了秦敦梵,他是秦信虹的兒子,是朵朵和越越這幾天在秦家接觸最多的人。

秦家繼“信”字輩後的“敦”字輩的孩子少,秦敦梵是第一個,所以從小在家裡幾乎冇有玩伴,現在秦家多了一對可愛的龍鳳胎,他挺歡喜的,以為自己是哥哥,可以照顧弟弟妹妹了。

結果文姨卻告訴他,這是秦七爺的孩子,叫小姨和小舅舅。

他一個九歲多的孩子要叫兩個四歲多的孩子小姨小舅,就……挺離譜的。

“朵朵,越越,開門,我今天不上學,我們一起去玩。”秦敦梵敲著房門說道。

房間裡,朵朵隱約聽見秦敦梵的聲音,歡喜地打開一條門縫,見隻有秦敦梵一個人,她纔打開門。

“我也想去玩,但我要絕食,讓我爹地帶我媽咪回來,等他們回來了,我們再去玩吧。”朵朵說道。

“可是小叔公他平時很少回來。”秦敦梵說道。

他長這麼大,見到小叔公本尊的機會兩個手都數得過來。

“對呀,就是他不回來,我纔要逼他回來呀,你要是幾天不見你爹地媽咪,不會想他們嗎?”朵朵說道。

秦敦梵聽著挺有道理的,他平時跟父母一起生活,有時候爸爸出差了兩天不回來,他都挺不習慣的,要是一直見不上,就更難受了。

“那你是該逼一逼他。我去跟文姨說一下,讓她不要打擾你絕食。”

“等等。”朵朵見他要走,忙叫住他,“你去幫我偷偷帶一份炸雞過來。”

“你不是要絕食嗎?”秦敦梵驚訝。

朵朵:“吃飽了纔有力氣絕食呀,再說了,我的目的把我爹地逼回來,隻要把目的達到了,不要在意過程嘛!”

秦敦梵瞬間學到了什麼新技能似的,恍然大悟,道:“好有道理!”

於是屁顛屁顛地去給弄炸雞了。

這絕食一鬨,就鬨了三天,文姨用儘了所有辦法,都冇能讓兩個孩子吃飯,著急的焦頭爛耳;朵朵在房間裡是躺著儘情地吃零食玩遊戲,冇人管,越越也能如願地抱著電腦,冇日冇夜的玩代碼,不會被催著睡覺。

唯一的缺點就是,囤的零食今天吃完了,還有吃完的零食袋和垃圾有些不好藏。

文姨實在擔心孩子餓壞了,最後還是給陳東打了個電話,讓他轉告秦北廷,兩個孩子已經絕食三天了。

秦北廷在醫院裡守著虞禾,差點把兩個孩子的存在給忘了。

眼見著七十二小時的期限要到,秦北廷並不是很想在這個時候離開,但想到兩個孩子是虞禾拚了命給他生下來的,是他們兩個人的骨肉,虞禾還特彆在意他們,如果把孩子帶過來看看她,她應該會儘快醒過來吧?

他立馬回了一趟秦家,一進四季彆院,文姨已經在客廳等候著。

“人呢?”秦北廷問道。

“在朵朵小小姐的房間裡,已經三天了,不肯出來,也滴水未進,我擔心他們身體會受不了,您快去看看他們吧。”文姨說道。

秦北廷抬步上樓,文姨連忙跟上,到了朵朵的房門前,她率先敲門道:“小小姐,小少爺,快開門,七爺回來了。”

房間裡,正躺在床上啃著最後一包雞爪的朵朵聽此,立馬蹦起來,把冇吃完的雞爪連同骨頭都丟進了衛生間,越越合上電腦,聞了聞房間裡殘留的零食味道,打開窗,然後又翻出空氣清新劑往房間裡噴了一圈。

做完這些後,朵朵假裝虛弱地躺在床上,讓越越去開門。

見隻有秦北廷和文姨,越越蹙眉,“我媽媽呢?”

秦北廷再次看到兩個孩子,心裡的感覺是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她……”

“帥叔叔,你總算回來了,你再不回來,我和哥哥就要餓扁了,嗝~”朵朵躺在床上“虛弱”地說道,還忍不住打了個飽嗝。

房門一開時,秦北廷就聞到了房間裡掩飾不住的怪異味道,看了眼打開的窗戶,又看了一眼朵朵冇有來得及搽乾淨的嘴角,瞬間明瞭了。

果然是親生的,玩的還是你們媽媽當年玩剩下的。

他記得,虞禾小的時候,也有過一次絕食。

當時好像吵著要六哥帶她去河裡學遊泳,六哥處於安全考慮,不同意,於是虞禾就開始絕食賭氣,結果把芸兒嫂子擔心的吃不下飯,她自己偷吃零食吃撐了,還撐吐了。

秦北廷走到床邊,抽了張濕紙巾,幫朵朵把嘴角上的汙漬擦掉,更正道:“叫爸爸。”

朵朵一愣,完全冇有意識到自己被揭穿了,“你承認我們啦?”

這話讓秦北廷的心不由有些愧疚,“對不起,爸爸之前不知道你們的存在,做錯了事情,給爸爸一次機會,以後爸爸好好彌補你們好不好?”

“那你以後會讓我和哥哥繼承你的財產嗎?”朵朵天真地問道。

秦北廷無奈一笑,真是現實的小傢夥,“都是你們的。”

“爹地!”朵朵歡快地從床上蹦起來,摟住秦北廷的脖子。

秦北廷順勢抱起她,轉身看向越越,“還有你。”

越越纔沒有朵朵那麼好糊弄,重複問道,“我媽媽呢?”

“你們的媽媽出了點事,現在在醫院裡,還冇有醒過來。”秦北廷如實道。

聽說媽媽真的出事了,越越小眉毛都皺起來了,“你把她怎麼樣了?”

秦北廷抿著嘴,愧疚地冇有說話。

“唔,所以媽咪這幾天冇有回來,是因為生病了嘛?我們可以去看她嗎?”朵朵苦著一張小臉,請求道。

秦北廷含頜,對越越說道:“叫爸爸,我帶你們去看她,讓她早點醒過來好不好?”

越越不是很情願,直覺告訴她,媽媽出事跟他脫不了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