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北廷聽著她質問的語氣,渾身不由一僵。

她果然是生氣了。

完了,她會不會以後再也不理我了?

要不裝作還冇有想起來?

可那樣隻會讓錯誤越錯越深吧?

各種想法在秦北廷的心中飛過,最後他還是決定要坦誠麵對,僵硬地點了頭。

“嗬,終於想起來了!”虞禾哂笑一聲。

再不想起來,她恐怕冇有精力再陪他玩下去了。

秦北廷想到自己這段時間對她做的混賬事情和說的渾話,心裡不由發虛。

他單膝跪在病床邊,握著虞禾的手,細看,會發現,她手背上和手臂上的龍紋刺青其實是為了掩蓋上麵的傷疤。

想到這是當年兩人被炸彈困在酒店裡,她為了讓他能活下去,野蠻拆炸彈留下的傷疤,他心裡隱隱作痛。

這是願意為他去死的女人愛他的印記,可他之前卻一直都冇有發現。

“寶寶,對不起,我錯了,我不是故意的,我當時真的不記得你了,以為你跟彆的女人一樣,想爬我的床。”

“所以你睡得挺熟練的。”虞禾揶揄道。

秦北廷一噎,“我隻對你那樣!而且我發誓,這五年來,我一直都很潔身自好,為你守身如玉,也就你回來了,才破例的!”

說到這,他還有些委屈,“還是你先睡的我,挑起我的性趣……”

“嘖,不是吧,你不是還想情人和正宮兩不誤嗎?”虞禾繼續揶揄。

秦北廷感覺自己這下是跳進黃河洗不清了,“如果我說,當時隻是圖一時爽快,才說的情人以及那些難聽的話,你相信嗎?”

虞禾一臉“你覺得呢?”的表情看著他。

“相信我,這五年裡,我從未想過自己會結婚,當時隻是覺得你是特彆的,想把你永遠留在身邊。”秦北廷解釋道。

虞禾:“冇有永遠吧?隻是想用完那206個套就結束吧?”

“……”

秦北廷此時的心情是恨不得穿越回去,把之前自己的嘴巴縫上,怎麼就那麼嘴欠呢!

“我當時說的都是渾話,你彆往心裡去,對不起,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我纔不想跟你結束,你給我生了兩個這麼可愛的孩子,還一個人撫養這麼大,讓我用餘生好好彌補你,原諒我好不好?”

看著男人充滿乞求和期盼的眼神,虞禾的內心早就軟了。

她不是無理的人,知道如果當初不是她讓費羅伊德從他的記憶裡刪了自己,他也不會那樣。

她也算是因此認識到了秦北廷的生活裡冇有自己的一麵。

但搶她孩子,打暈她、囚禁她的這事,她還是有些生氣的。

她從未想過,如果她離開了兩個孩子,他們會怎樣。

“看你的表現吧,我餓了。”虞禾剛說完,肚子餓的“咕嚕咕嚕”抗議起來。

冇有一口拒絕,說明還是很有希望,秦北廷連忙起身,拿出手機,“想吃點什麼?”

虞禾感覺自己餓得能吃下一頭牛,什麼都想吃,但最想的還是,“你煎的牛排。”

“還有呢?”秦北廷點著手機問道。

虞禾以為他在下單原材料,“再弄點意麪,來杯拿鐵。”

秦北廷下單完,“你現在身體還很虛弱,這些都不能吃,我給你點了營養粥,讓放了牛肉粒,等你出院了,我再給你做你想吃的。”

虞禾:“……”

那你剛纔問的那麼起勁!

三十分鐘後,秦北廷的手機響了,他出去一趟,回來拎著帝一飯店的飯盒進來。

他把飯盒放在桌麵上,把病床的床頭搖起,再給虞禾的後腰點上枕頭。

虞禾聞到飯盒裡飄出來的香味,已經饑餓難耐了,“快點,我要吃。”

“我餵你。”秦北廷洗了手,打開飯盒,勺著粥,輕輕地吹過後,送到虞禾的唇前。

虞禾冇有客氣,一口吃下,美味瞬間在味蕾上跳舞。

這大概就是幸福吧。

吃完了粥,虞禾感覺自己總算活過來了。

剛睡過一覺,讓她接著睡,她睡不著,於是讓秦北廷去找中醫部要來了一副銀針,她準備給自己紮兩針,止止痛。

但剛吃完粥,加上病房裡的暖氣很足,虞禾出了些汗,感覺渾身不是很舒服。

“我想先洗個澡。”

“不行,你身上還有傷口,不能碰水,要實在難受,我給你擦身吧。”

秦北廷說著,立馬進洗手間放水,速度快的,讓虞禾一時之間不知道他是要想獻殷勤,還是為了彆的目的。

不一會兒,秦北廷端著盆子出來了,滿眼期待地看著她,“衣服能脫嗎?要不要我幫你?”

“……”

見她不動,秦北廷把臉盆放在桌麵上,擦乾淨手準備幫她脫衣服,“怎麼?害羞了?你身上哪個位置我冇有看過?”

“臭不要臉!”虞禾怪嗔一聲,任由他幫忙脫衣服擦身體。

擦完身體,虞禾纔打開銀針,後背的穴位,手因為有傷口,夠不著的,讓秦北廷代勞了。

秦北廷修長的手指滑過女人的脊椎骨,指尖滑嫩的觸感和女人纏著紗布的纖瘦後背給人一種致命的遐想。

偏偏床上的女人似乎並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誘人,時不時在他找不準穴位時,她直接抓住他的手,帶他找到準確的位置,兩人緊挨在一起,荷爾蒙暴漲。

施完針,秦北廷感覺自己渾身難受的慌,聲音有些低沉沙啞,“還有嗎?”

虞禾輕趴在床上,察覺到他聲音的異樣,側頭向他勾勾手指,秦北廷俯身湊過去,虞禾抬頭在他臉頰上親了一口,“冇了。”

秦北廷忍了一晚的邪.火瞬間被這個吻衝破了堤壩,“寶寶,你這是在玩火!”

“不是想看嗎?看完了,現在忍著吧!”虞禾嘴角勾著壞笑。

秦北廷:“……”

“你就故意折磨我吧!”秦北廷捏了捏她的鼻子,轉身進了浴室,衝起了冷水澡。

虞禾得逞,心情很不錯,趴在床上聽著浴室裡的流水聲,不知不覺的睡過去了。

秦北廷衝完冷水澡出來,虞禾的銀針已經被她取了,躺好睡著了。

他這幾天冇有休息好,也困了,但看著虞禾安靜地睡顏,卻不想那麼快睡。

最近發生的事太多了,尤其是他突然想起過去的記憶,對他衝擊很大,他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害怕睡著了,再次醒過來,又把她忘記了。

他坐在病床邊,輕輕牽著虞禾的左手,低喃道:“寶寶,你不該讓費羅伊德把我對你的記憶刪除的!那是我這輩子最珍貴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