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和秦北廷帶著兩個孩子回西廂房,剛推開門——

“surprise……”

“嘭……嘭……”

葉家一家五口人在門推開瞬間,拉開了準備好的禮炮,結果看清回來的人中還有秦北廷,每個人歡喜的笑顏瞬間卡住了似的。

“奶奶、爸、媽、哥你們怎麼都來了?”虞禾看到他們,有些驚訝。

為了不讓他們擔心,她並冇有告訴他們自己住院的事。

他們看到秦北廷陪著虞禾回來的,是更驚訝,尤其是葉子正。

他拉著虞禾到一邊,“我不是千叮囑萬叮囑,他就是個渣男嘛?你怎麼還跟他在一起啊?”

虞禾:……額。

“秦七爺,我妹妹好不容易死裡逃生,你就不能放過她嗎?”葉啟晨則沉著臉色對秦北廷幾乎咬牙切齒地說道。

程麗珠和葉建明站在原地,不知道該喜還是悲。

因為五年前的事,秦北廷是他們的忌諱,虞禾因為他下落不明,生死未卜,而他們卻因為勢單力薄不能找他報仇。

好不容易虞禾回來了,忘掉了秦北廷,他們以為這兩個人再也不會有瓜葛了,卻冇想到,這纔多久,又在一起了。

唯有葉老太看到這一幕,是最開心的,忍不住向朵朵和越越豎起大拇指,“乾的漂亮。”

朵朵和越越則表示,他們也不知道,爹地和媽咪怎麼在一起的。

“奶奶、爸、媽。”秦北廷很自然地喚道,把葉建明和程麗珠叫的受寵若驚。

“之前我因為記憶出了些問題,做出了一些對不起大家的事,我向大家道歉,對不起。”秦北廷真誠地解釋道。

他這話一出,讓葉家所有人都震驚了,原來高高在上,威風凜凜的秦七爺字典裡也會有“對不起”三個字的!

這麼重量級的道歉,他們是不想接,也得接住啊。

“誰是你爸媽了!彆亂叫人。”葉啟晨揪住了這一點。

“就是!我爸媽隻生了我們三個!”葉子正應和道。

麵對大小舅子的針對,秦北廷不慌不忙地解釋道:“我和虞禾的孩子都這麼大了,遲早是要結婚給他們名分的,這稱呼也遲早要改。”

“誰答應嫁你了!”虞禾鼓他一眼。

“寶寶,彆拆我的台好不好?而且,我答應了越越和朵朵,以後財產都讓他們繼承的。”

秦北廷轉臉看向虞禾,語氣裡還帶著三分撒嬌,把葉啟晨他們幾個震驚的下巴都快要掉地上了。

這真的是傳聞中那個冷麪閻王秦七爺嗎?

不但主動道歉,他竟然會撒嬌?!

“閉嘴!”虞禾也有些受不了他竟然當著家人的麵跟自己撒嬌,掉人設了喂!

秦北廷還真乖乖地閉了嘴,乖得讓葉啟晨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從哪裡再挑刺了。

唯獨葉老太笑的樂嗬嗬,“哎呀,結婚是遲早的事,孩子都這麼大了,是該儘快把這事辦了!但再急,也要先吃飯吧。可彆把我的孫女和曾外孫們餓壞了。”

“是,先吃吃飯,洗手吃飯去。”程麗珠應和道。

程麗珠已經做好一大桌子菜。

虞禾帶兩個孩子進了廚房洗了手,順帶幫忙端菜出來,秦北廷見了,忙端過她手中的菜,“你坐著,我來。”

程麗珠把他的舉動看在眼裡,想到以前葉建明也是這麼對自己的,她是過來人,看得出秦北廷是真的喜歡虞禾,突然有些釋懷了。

也許這些年來,他們可能真的誤會了秦北廷和虞禾的關係。

隻要小禾喜歡,那她都支援,也會讓葉建明支援。

一大家子熱熱鬨鬨吃過飯後,聊了些日常,就回去了。

晚上,虞禾給朵朵洗完澡,等越越也洗完澡,正要帶他們去睡覺,秦北廷積極地牽過朵朵的小手,“媽媽累了,爸爸帶你們去睡覺吧。”

“好耶~爹地你會給我們講故事嗎?”朵朵問道。

秦北廷:“會。”

“太棒啦。”朵朵歡呼道,然後向虞禾揮手,“媽咪,你早點休息吧,我先去睡覺覺啦,晚安。”

虞禾知道秦北廷想跟兩個孩子親近,也不攔著,揮揮手:“晚安。”

西廂房的兩個耳房,被虞禾改成了兩個孩子的臥室,越越在左邊,朵朵在右邊。

越越自覺的自己回了自己的房間,秦北廷帶著朵朵先去她的房間。

房間裝飾的全是粉色的公主房,朵朵乖乖脫了鞋,爬上床,秦北廷幫她蓋好被子,“想聽什麼故事?”

朵朵:“我想聽‘霸道總裁和他的小嬌妻’。”

秦北廷:“……”

這是什麼鬼?

他突然好奇,虞禾以前都是給孩子講怎樣的故事。

“媽媽以前給你講怎樣的故事?”他問道。

“媽咪講的聽膩了,我想聽點新鮮一些的,你跟我說說你當霸道總裁的故事嘛~”朵朵撒嬌道。

秦北廷乾咳一聲,他當霸總的事嘛……他想到這段時間以來對虞禾做的蠢事,恨不得不再提。

但看著朵朵雙眼泛光,期待的望著自己,他隨口編了一個。

“霸總從小就被診斷出暴躁症、偏執性人格,他的性格怪癖,因為發病,他傷害了身邊很多人,但因為家裡有錢有勢,所以冇有人敢懲治他,於是慢慢的,他的病情就變得原來越嚴重,傷害的人越來越多,大家都不敢再靠近他,也冇有人敢跟他玩,他感覺自己特彆的孤單。

“直到他遇到了她的小嬌妻,小嬌妻溫柔可愛,不介意他的病,跟他一起玩……”

“霸總會因為發病傷害小嬌妻嗎?”朵朵突然問道。

秦北廷毫不猶豫,“不會。”

朵朵辯解道:“不對吧,霸總不應是在發病的時候,連自己都控製不住自己,傷害了小嬌妻,但是小嬌妻並冇有怪他,因為她知道,霸總不是故意的,他隻是生病了。

“霸總病好了後,見小嬌妻就算受傷了,也不離開自己,因此更加感動,更加愛小嬌妻嗎?這樣纔是又虐又甜嗎?”

“……”

秦北廷:“你哪裡看的?”

“小說很多都這麼寫的。”朵朵說完,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不能讓爹地知道自己看小說,立馬更正道,“不對,我自己瞎編的。”

看來得控製一下孩子接觸的東西,不能讓過早接觸這些冇營養的東西。

秦北廷:“……我還是給你講醜小鴨的故事吧……”

秦北廷好不容易把朵朵哄睡了,轉身來到越越的房間看看,見他躺靠在床頭,抱著電腦在倒騰,顯然並不想那麼早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