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也破解了!比他快了一分鐘!”葉子正說道,語氣裡帶了幾分驕傲。

“要不是乾媽老是拖著我拍照,我絕對超過你!”越越不服氣道。

葉子正:“你拍照的時候,我也閒著,並冇有碼代碼!”

秦北廷的好事被打斷,心情就不好,這會吵的他腦殼疼,反手把房門關上,語氣冰冷:“讓我出來看你們兩個吵架?”

越越和葉子正立馬停止了吵架。

“你看看。”越越把電腦螢幕轉向給他看,“你之前答應,隻要我破解了,就教我的。”

秦北廷卻並不急著看,反問:“你剛纔叫我什麼?”

越越突然有些彆扭,以前他不是很看好秦北廷,就算是血緣關係的父子,但知道他的代號後,瞬間變得滿眼崇拜。

男人的崇拜就這麼簡單,隻要比自己強,就是偶像。

“爸爸。”他脆脆的叫了聲,叫的比以往都乾脆。

秦北廷嘴角勾了勾,“乖。”

接著,他的目光轉向葉子正,“你呢?”

葉子正對上他那犀利的眼神,特彆識時務者為俊傑,嚥了咽口水,“姐、姐夫。”

誰讓他也想學。

秦北廷這才心滿意足地出去,接過越越的電腦,到辦公區的桌椅坐下,檢查了一遍他寫的代碼,“還不錯。”

雖然花了的時間比較久,但能有耐性解開,說明是真的喜歡和有天賦。

得到大佬的認可,越越臉上忍不住泛起笑容。

“看看我的。”葉子正也把自己的電腦遞過去。

秦北廷一目十行檢查了一遍,“可以,也不錯。”

得到認可的葉子正臉上掩飾不住的驕傲,“那是,不過你不要告訴我姐。”

畢竟自己這是偷學,一般師父都不喜歡自己的徒弟跟彆人偷學吧?

秦北廷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小心思,倒也冇有太在意,反而是挺樂意替虞禾教他,這樣虞禾空出來的時間就是自己的。

接著他針對他們兩個各自水平的情況,分彆又再設了不同的關卡。

“新課題,繼續解。但不能一直坐在電腦麵前,先去帶妹妹玩一會,不要來打擾我和你媽媽在房間裡探討問題。”秦北廷說道。

探討什麼問題,越越不知道,但拿到新課題,他很開心,抱著電腦,和葉子正屁顛屁顛去找朵朵玩了。

打發走兩人,秦北廷返回房間裡。

虞禾已經整理好衣服,正要出去,秦北廷一把抱住她,“寶寶,我們繼續,不會有人來打擾我們了。”

虞禾完全冇有了剛纔的興致,“正經點,大家都在呢!”

四個小時後,飛機到了鹿城的機場。

大家已經在飛機上吃過簡餐,下了飛機後,直接轉車到海邊的彆墅。

分好房間,休息了一會後,程麗珠帶頭開始準備年夜飯,虞禾、葉啟晨、阮甜心主動過來幫忙。

秦北廷帶著孩子去外麵玩了,不會做飯的時斑、南歐、葉建明幾個開始在客廳玩,後麵也不知道去哪裡了。

晚上八點,豐盛的年夜飯做好了,大家聚在一起舉杯。

“除夕快樂~”

吃過年夜飯,葉老太領頭開始派紅包,朵朵拉著越越跑在最前麵,跑完一圈,兩人口袋被紅包塞得鼓鼓的。

朵朵把收來的所有紅包,都交給了虞禾,“媽咪,紅包有好多,我們明年不用愁吃不上肉肉啦~”

瞬間把大家逗笑了,秦北廷卻笑不出來,不由心疼虞禾,她過去五年裡,獨自一人帶著兩個孩子是多麼的艱辛。

秦北廷把一張無限額黑卡塞進紅包裡,遞給朵朵,“有爸爸在,以後想吃多少有多少。”

“謝謝爹地~”朵朵甜甜地說的完,轉身立馬把紅包交給虞禾,小聲道:“媽咪,快藏起來,我看到了,是爹地的無限卡,我讓哥哥再去跟爹地騙多一張。”

虞禾哭笑不得。

“外麵好熱鬨,我們也出去玩吧。”阮甜心被外麵的熱鬨吸引住了。

平時這邊的海邊晚上都挺安靜的,但今晚因為有個除夕夜的燈光展,沙灘上,燈火通明,聚集了好多玩煙花、逛燈火展的人,格外的熱鬨。

虞禾牽著朵朵和越越,一開始還很擔心他們走散了,但玩了一圈下來,兩個孩子的膽子比她預想的還要大,很快就結識了幾個小朋友,跟他們一起堆沙子堆得不亦樂乎。

“有保鏢跟著,不用擔心他們。”秦北廷見她目不轉睛地看著孩子,勸道。

虞禾是注意到了附近有不少秦北廷安排的人,但身為母親,有些本能習慣是不自主的。

“累不累?坐下休息下。”秦北廷找了兩把沙灘椅。

虞禾躺下,看著熱鬨的人群,感慨道:“想不到會有這麼多人在鹿城海邊過年。”

“你要喜歡,以後我們每年除夕都可以在這邊過。”秦北廷牽著她的手,說道。

虞禾深吸一口海風,“好。”

轉眼,到了新年倒計時,大家在沙灘上,齊聲倒數: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新年快樂!”

“嘭嘭嘭——”海麵上瞬間迸發一大片煙火,五彩斑斕的煙火,瞬間把整個夜空照亮,炫目的火光映在每個人的臉上,照亮幸福的笑容。

煙花炸開後,在夜空嘩啦啦的顯示出四個字,“新年快樂”。

“哇,媽咪,好漂亮。”朵朵拉著虞禾,大聲說道。

虞禾點點頭,看著這漫天煙火,讓她想起了十八歲那年的生日,也是如此的燦爛。

她眼裡含著掩飾不住的笑意,轉頭看向秦北廷,正好對上秦北廷深邃的目光。

他一直在看她。

接著,“嘭嘭嘭”又一輪絢麗的煙火。

兩人在煙花下深情對視,一眼萬年。

“哇喔~”

“生日快樂!”

眾人突然驚呼,並大呼“生日快樂”,虞禾回過神,這纔看到夜空上的煙花嘩啦啦的顯示出四個字。

“生日快樂”

而身邊的家人朋友們,也在身邊齊聲對她說:“生日快樂!”

虞禾環視一圈大家,最後目光回到秦北廷身上,心跳就像煙花炸開的聲音,“嘭嘭嘭”的,突然覺得眼眶有些發酸。

“謝謝!”

“嘭嘭嘭……”煙花再次齊聲升起,這次幻化出來的是五個字,“寶寶,嫁給我”。

“哇!”這下沙灘上的人們的歡呼聲更大了,隨著煙火消散,大家紛紛回頭。

很快,有人發現了求婚對象,紛紛圍過來。

隻見秦北廷單膝跪在虞禾麵前,手中拿著戒指,目光深情地望著她。

“寶寶,自從你走進我的世界開始,我就認定,這輩子,非你不娶。

“是你讓我看到了這個世界溫柔的一麵;也是你讓我找到了活著的意義;

“冇有你,我會活不下去。

“所以,嫁給我,好嗎?

“餘生,讓我照顧你。”

虞禾看著單膝跪在麵前的男人,眼眶控製不住的濕了,喉嚨有些哽咽,一時之間,說不上話。

今天她的心情是被他整的,起起伏伏。

“嫁給他!”

“嫁給他!”

“嫁給他!”

……

阮甜心帶頭起鬨,於是,眾人也跟著一起起鬨。

在眾人的歡呼和掌聲中,虞禾點了點頭,“好。”

秦北廷把戒指戴進了虞禾左手中指,然後起身,一把將她緊緊地抱緊懷裡,高興地忍不住轉了幾圈。

“謝謝你,寶寶,我愛你。”

虞禾摟緊他的脖子,“我也愛你。”

“這次,你不許再反悔。”他在她耳邊低聲道。

五年前,他向她求過一次婚,後麵因為一些事情,虞禾覺得自己並不是很瞭解他,而把戒指還給了他。

這次,經過了五年的分彆和再次重逢,她確定了自己對他的感情。

這輩子,是非他不可了。

虞禾:“嗯,絕不反悔!”

(正文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