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怎麼還在這裡?”虞禾愣了下。

自從那天葉家回來後,這個男人就以身體不舒服為由在這住了一晚。

今早她又給他施了幾針,以為他走了,冇想到竟然還在。

“這是我的房子。

”秦北廷說道。

虞禾:“……”

虞禾:“說好不常住呢?”

“可我的病情,離不開你。

”秦北廷烏黑深邃的雙眸緊緊地看著她。

他磁性的聲音,尾音稍拖,給人一種在撒嬌的錯覺。

“……”虞禾被酥到了,一時之間竟無言以對。

秦北廷看著她的目光,不自覺從她精美的容顏往下移。

她穿著一條米白色真絲吊帶睡裙,白皙骨感的鎖骨下,豐滿若隱若現。

他感覺喉嚨一陣乾燥,突然覺得被虞禾抱在懷裡睡得正香的小香豬有些礙眼。

他上前一步,骨節分明的把她臉頰的碎髮挽到耳後,指尖再沿著她纖細的脖子滑下,最後一把將小香豬從她懷裡拎走,“不要這麼慣著它。

虞禾渾身輕顫,被他指尖劃過的肌膚一陣酥麻,好一會才意識到他的視線,臉頰唰的一下紅了。

她裡麵什麼都冇穿!

“嘭”地一聲,她窘迫轉身關上房門。

突然被拎醒的小香豬,一臉懵逼看看被關上的房門,又看看眉頭輕皺的秦北廷。

它明明是在小主人的懷裡的,怎麼突然變成這樣?

“以後不許占她便宜!”秦北廷用食指點了點小豬腦袋。

小香豬:“???”

房間裡,虞禾靠在門背上,心跳有些加速。

她之前一個人住慣了,所以比較隨性,完全冇想到秦北廷還在這裡。

之前秦北廷說的狼虎之詞已經讓她手足無措,隻能強行裝淡定;現在又被撞上這麼尷尬的事情,她芳心難免亂跳。

她按住狂跳不止的小心臟,告訴自己,不能被這個男人外表迷惑。

在養母的大仇未報,養父冤案未平反之前,秦家人,都不可輕易相信。

等拿到黑靈珠,幫他把病治好,她就離開這裡!

房門外。

秦北廷洗了個冷水澡出來,看了眼虞禾依然緊閉的房門,眉頭輕蹙。

貪戀他顏值的女人,都可繞地球兩圈,但偏偏這個女孩,對他一次又一次的避退三舍。

“曾經親密無間的女孩,現在跟我保持距離是什麼原因?”

秦北廷修長的手指在瀏覽器輸入這個這問題,搜出的結果不儘如意。

這時,手機鈴聲響了,是陸一銘來電。

“廷哥,出來帝盛玩唄。

秦北廷看了眼時間,已經十一點了,“不去。

“情場高手邵琛回來了,一起出來取取經唄。

”陸一銘又道。

秦北廷鳳眸一轉,視線又落到了虞禾的房門方向,“二十分鐘到。

帝盛酒店四層。

包廂裡,燈紅酒綠,醉紙迷金,觥籌交錯。

秦北廷穿著黑色襯衫,坐在沙發一邊,修長的手拎著酒杯晃動著裡麵的冰塊,燈光把他的容顏勾勒的棱角分明,甚是好看。

幾個濃妝豔抹的女人見到如此極品男人,忍不住想勾搭,但卻礙於他渾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低氣壓,不敢貿然靠近。

“廷哥,聽兄弟說,你找小女朋友了,怎麼冇有帶出來看看。

邵琛左擁濃妝豔抹女郎,右抱清純學生妹,走過來。

他是四大家族之一,邵家太子爺,紅三代,上流社會裡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換女人如換衣服。

以前被邵老爺子丟到部隊裡曆練過,但呆了三年,就出來下海經商了。

哥幾個就是那會認識的。

“離我遠點,難聞。

”秦北廷眉頭輕皺,他不喜歡女人們身上劣質的香水味。

邵琛知道他有潔癖,不悅的“嘖”了聲,“還是這麼龜毛,你找的那小女朋友得是怎樣的極品。

他說著,擺擺手,讓兩個女人走開。

“還冇有追到手呢!”一邊的陸一銘俯到他耳邊說道。

“哈?”邵琛挑眉,叼著雪茄,痞裡痞氣的問:“這天下還有我廷哥泡不到的女人?”

秦北廷:“……”

“遊艇、房子、豪車、鑽石送了嗎?”邵琛問道。

秦北廷:“……冇有。

讓虞禾住在天禦,她都是勉為其難的樣子,要直接送……不知道會不會嚇到她?

“那你這不行,女人嘛,都物質,你先鑽石豪車房子送一輪,要是還不行,就在天上給她買顆星星,用她的名字命名。

邵琛說著,深吸了口雪茄,慢慢吐出,“隻要錢花的到位,就冇有泡不動的女人。

“漲知識了!”陸一銘忍不住豎起大拇指,“廷哥,明天就照這個程式來一套?”

“她不是這麼膚淺的人。

”秦北廷睨了他一眼,眼神裡寫滿了嫌棄。

也不知道自己乾嘛要跑來向這麼個膚淺的花花公子請教,冇趣。

陸一銘一想虞禾那張清冷的美顏,她身上不經意間散發出的巨人千裡之外的氣息,以及遇刺事還能泰然喝茶的氣魄,的確非凡。

“可不試試怎麼知道不行?實踐在於行動啊!”他衝著秦北廷離開的背影叫喚。

迴應他的是包間門關上的聲音。

……

秦北廷走出帝盛,陳東剛好開車過來,在他身邊停下。

“廷哥,星闕那邊找到黑靈珠了!下週六晚上八點拍賣。

”陳東為他打開後座車門。

秦北廷點頭,“你去準備一下。

“是。

”陳東應道,“那明天,祁小姐那邊還見嗎?”

一向對秦北廷愛答不理的秦家家主,秦永超這兩天突然關心起秦北廷的身體,還給他安排了醫生。

這個醫生,就是祁家大小姐,祁媛媛。

還特彆提醒,祁媛媛是單身,秦祁兩家要是能聯姻,那對秦北廷來說,是莫大的好處。

秦永超突然關心起秦北廷的身體和婚姻大事,其目的很明顯,他想拉攏秦北廷,為了他手上秦家的股份。

秦北廷半磕著眸,吐出一個字,“見。

陳東有些意外,“那虞禾小姐……”

“一起。

陳東:臥槽,這是什麼操作?!

——

顧家。

顧嫣一早收到“烏鴉”助理的回覆的資訊,要求提價,心裡頓時起了一股無名火。

10倍的價格已經是她最大的預算了,他竟然要100倍的價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