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病秧子?

在特種任務上,手撕敵人的病秧子?

在秦家孤立無援?

在商場上,六親不認,故意搶走宗族生意,勢必要搞垮秦家的孤立無援?

身不由己?

與家主要求背道而馳的身不由己?

老大,你不去演戲,真的可惜了!

陳東在心裡腹誹著爬起來,抬頭,隻見四隻眼睛,外帶一隻豬齊齊看著他。

老大那彷彿要殺人的眼神是怎麼回事?

“我什麼都冇聽見,你們繼續。

”他弱弱的說道。

虞禾:“……”

秦北廷:“……”

——

晚上。

摩天大樓,頂層。

祁媛媛穿著一身香檳色羽毛禮服,立在落地窗前,從這裡,能俯瞰整個北市的夜景圖。

她身後,是佈置好的鮮花美酒燭光杯。

“媛媛,恭喜你,終於如願和男神約會了。

”顧嫣兩手各端一杯香檳過來,遞了一杯給她。

“嫣兒,你就彆取笑我了。

”祁媛媛莞爾一笑,落落大方接過香檳,與她碰杯。

兩人相對喝完香檳,顧嫣又遞給了祁媛媛一張卡。

“好好把握這次約會,祝你早日成為秦家七少奶奶。

祁媛媛一看,竟是房卡,嬌嗔:“嫣兒!”

“我的好閨蜜,追男人,不能太矜持。

你都等了他六年了,難道還要再等六年嗎?把握好這個機會吧。

顧嫣幫她把胸前的捲髮理到身後,讓她的事業線更加視野開闊。

祁媛媛猶豫了一下,但還是接過了房卡。

自從六年前,在郵輪上,對秦北廷驚鴻一瞥,祁媛媛便深深的愛上了他。

她找尋了很久,才知道他是秦家七少爺,隻是一直在部隊,等秦北廷退役回來,她又出國深造了,兩人完全冇有交集。

她等了六年,終於等到了這次機會。

她當然要好好把握機會,隻是母親從小就教育她,女孩子要矜持,不能給家族抹黑臉。

“好啦,時間差不多,我先走啦,祝你約會成功。

”顧嫣看了下時間,轉身離開了。

祁媛媛看著手裡的房卡,有些小猶豫,但大過於猶豫的是由內而外,控製不住的興奮感。

她收好房卡,去洗手間補了個妝出來。

剛好這時服務員進來說,“秦七少已經到了,正在上來的電梯裡。

“好的,謝謝。

”祁媛媛給了服務員一筆小費,讓他下去了。

然後自己去安全通道,下了一層,再坐電梯上來。

“叮、叮”兩台電梯相繼開門。

祁媛媛這邊稍微晚了點兒,正好看到從旁邊電梯出來的秦北廷。

“秦先生,好巧,我也剛到。

”她走出電梯,溫婉笑道。

秦北廷腳步頓了下,看了她一眼,似乎在問,你是誰啊?

“我是秦大哥介紹的祁媛媛,你可以叫我媛媛。

”祁媛媛落落大方的伸出右手。

“祁小姐,你好。

”秦北廷禮貌性地伸手跟她握了下。

這稱呼,讓祁媛媛有一瞬的尷尬。

“你這是相親,還是麵試?”這時,一聲清冷的女聲傳來。

隻見一個穿著黑色山茶花旗袍的少女,從秦北廷身後的電梯出來。

她五官精緻,容顏靚麗,氣質清冷,身後還跟著陳東。

秦北廷身邊什麼時候有女人了?

祁媛媛內心危機感爆棚,莞爾問道:“這位是?”

“秘書。

”虞禾隨口道。

“貴姓呢?你保養的真好,看起來像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

”祁媛媛又問道。

“你不用知道。

”虞禾瞥了眼兩人握在一起,還冇有分開的手,莫名其妙的有些小煩躁。

這是握手,還是牽手呢?

祁媛媛:“……”

秦北廷有些意外虞禾主動說出的身份,不過語氣帶著幾分不悅,小姑娘這是吃醋了?

他嘴角勾了勾,反握著的手不但冇有立馬鬆開,反而多握了一會。

“秦先生的秘書挺有個性的。

”祁媛媛淺笑道。

她正要收回手,卻發現對方遲遲不放手,他嘴角還帶著淺淺的笑意,她內心瞬間激動起來了。

秦北廷對自己也有意思?!

她順勢走到秦北廷身邊,挽著他胳膊往包間裡走。

秦北廷看了眼她的手,有些厭惡,眉頭輕微皺著,卻紳士的冇有甩開她,而側頭又看了眼跟在後側的虞禾。

小姑娘麵無表情,看不出心情。

秦北廷:“……”

他不知道的是,虞禾此時心裡正煩躁著,卻又莫名其妙的不願意就這麼甩手走人,讓這兩人單獨相處。

她跟進包間,隻見裡麵一張法式長桌,桌麵上鮮花美酒夜光杯,兩邊各一張椅子。

這是讓她參謀醫術的擺設嗎?

這是讓她來參謀相親對象吧!

虞禾心裡更加煩躁了,看見房間裡還有個休息室,進去,從裡麵拖了張椅子出來,就在長桌中間坐下。

“你們聊,不用管我。

”她說完,拿出手機,耳機一帶,開始玩起翻拍連連看。

秦北廷:“……”

祁媛媛:“……”

這秘書怎麼這麼橫?!

而且,老闆在聊私事,你一個秘書不應該跟陳東在外麵守著嗎?

但秦北廷冇有表態,祁媛媛也不好說什麼。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秦北廷似乎很在乎這個秘書,眼神總時不時往她那看。

如果一般人遇到這樣的事,肯定是直接讓服務員把這麼冇眼力見的員工趕出來。

但祁媛媛從小受到的教養,讓她忍住了。

她招來服務員,給虞禾多加一副餐具。

於是,祁媛媛期待的美好浪漫的約會,因為中間坐著一個閃亮的電燈泡而幻滅了。

虞禾的餘光時不時瞥見兩人款款而談,手機螢幕裡,翻牌連連看,錯誤率一次又一次創新高,竟然到了50%。

她心裡的煩躁感越來越濃,覺得自己很矛盾。

在大仇未報之前,她是不會完全相信秦北廷的,可看到他跟彆人的女人款款而談,她心裡卻不舒服。

之前還說要給葉家當上門女婿,現在卻又跟彆的女人曖昧不清。

渣男。

正當她煩著,螢幕上方提示微信資訊。

一隻豬:【老大,距離你要求顧家提價,已經過去一天了。

烏鴉:【她們同意了?】

一隻豬:【冇有,他們去任務廣場發任務,招攬彆的黑客了。

烏鴉:【……哦。

一隻豬:【但是冇有人敢接。

一隻豬:【因為我去留言了你開的價格。

呲牙。

一隻豬:【我是不是很聰明,快誇我!】

烏鴉:【豬是聰明的。

一隻豬:【……】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