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08號,八億八千萬,險勝殿主。

”主持人這時用話筒向大家公佈結果。

現場再次炸鍋般,沸沸揚揚。

星闕殿主不但答應了賭注,還輸了!

殿主到底出的是多少的價格啊?

真的就這樣把黑靈珠讓出去了?!

星闕竟然能容忍這樣的騷操作!

早知可以這樣,他們也可以!!

七層。

“殿主對這個結果冇有異議,我就先下去付款了。

虞禾說完,轉身準備離開。

東西搶到手,就走,還真是她的風格。

“三條命,換三個要求。

”秦北廷突然說道。

虞禾離開的腳步頓了下,回眸看向他,眼神裡帶著質疑。

就連一旁的保鏢也愣了下,什麼要求能大過於命?

“是你能力範圍內的要求。

”秦北廷補充道。

虞禾狐疑:“例如?”

秦北廷:“先加個聯絡方式。

一邊的保鏢險些原地趔趄,就這?

秦北廷把手機上微信的二維碼遞向虞禾,然後雙眸噙著意味不明的笑意,一直盯著她。

一般人的微信都是默認登陸著一個常用號。

但虞禾並不慌,不緊不慢地掃了碼,“第二個呢?”

“隨時保持聯絡。

”秦北廷通過了她發過來的好友新增資訊,特地看了眼她的資訊。

微信名就叫無名,連頭像都是白底黑字寫著無名,朋友圈裡也隻是轉發了她在天醫網上的論文,一看就是小號。

秦北廷:“……”

“第三個呢?”虞禾問道。

“我還冇有想好,先存著。

”秦北廷說道。

虞禾抬眸看了他一眼,用兩個救命機會,就換她一個聯絡方式和來往,目的是想拉攏她吧?

她想了一圈,也冇想到這個陌生男人,第一次見麵,除了醫術,還能從她這裡得到什麼。

另外,能跟星闕殿主搭上線,對她來說,也是利大於弊,便欣然答應了。

虞禾:“好。

“無名神醫準備把黑靈珠給什麼人用?”秦北廷在她轉身離開之際突然問道。

問完,他已經預想到了,她肯定會一臉冷漠的說:不關你的事。

但這一刻,她心情似乎很不錯,說道:“一個朋友。

“很重要的人吧?”秦北廷深深地看著她,丹鳳眼微眯,像是噙著笑意。

“嗯。

”虞禾莫名其妙,應了個鼻音,開門離開。

身後是男人意味不明的提醒:“無名神醫彆忘了欠我的一個要求。

虞禾:“……”

她剛走出房門,阮甜心立馬衝著她身後的保鏢做了個鬼臉,然後擁著她到洗手間。

“小禾苗,你是怎麼做到的?!”阮甜心激動的問道。

主持人宣佈的結果,她聽到了。

小禾苗真的是太厲害了,竟然從星闕閣主手中搶走黑靈珠!

虞禾:“盲拍。

她回想起殿主後麵發生微妙變化的氣場,以及那三個要求,最後總結出一個:

“可能黑靈珠對他來說,並冇有那麼重要。

“真的?星闕殿主真的這麼好說話?你真的冇有犧牲色相之類的跟他交易?”阮甜心狐疑問道。

虞禾:“……”

虞禾:“在你心裡我是這樣的人?”

阮甜心試想了下,要讓小禾苗去色.誘彆人……不如直接要了對方的命會更快一些。

“不是不是。

”她連連搖頭。

接著,她一臉羨慕的說道:“要是你家小叔叔知道你為了他,不惜得罪權貴,以身涉險,勇闖星闕拍賣塔七層,從殿主中智取黑靈珠,還破費了近九億,他肯定會感動壞了,要以身相許吧!”

“男人都這樣?”虞禾突然想起之前秦北廷在酒店裡說過的狼虎之詞。

是他的風格。

“對你有意思的肯定會!”阮甜心說道。

虞禾:“……”

“到時候,你就順勢答應他唄。

”阮甜心笑得賤兮兮,湊前虞禾,想要看看她的麵具下有冇有臉紅。

“你不會到現在還要告訴我,你跟他隻是合作關係吧?”

虞禾一巴掌撐開她賤兮兮湊過來的臉,“我還有點事要處理,你自己先回去,你的穆薩耶夫,我一起給你付了。

剛剛在拍賣會上,這個鑽石狂魔以1.7億又拍下了一顆穆薩耶夫紅鑽。

“好的,愛你愛你。

”阮甜心抬手向虞禾比了兩個心,“替冤大頭默哀一秒,我先走啦。

阮甜心深知虞禾坑錢套路法。

她每次在有大花銷之前,都會接個任務,讓金主買單。

錢不過自己的手,這也是她能很好隱瞞自己蹤跡的手段之一。

虞禾目送她走後,纔拿出手機,給秦美美髮了個報價,然後才下一樓提貨。

——

殿主房間裡。

“廷哥,真的讓她這麼把黑靈珠帶走?”保鏢北冥送走了虞禾,返回房間裡。

隻見珠簾後麵,秦北廷怡然坐在殿主寶座上,翹著二郎腿,修長的指尖還端著一杯紅酒,慢慢搖曳著。

鬼麵麵具被他推到了頭頂,露出了那張人神共憤的俊臉。

他抿了口紅酒,“有什麼問題?”

北冥:“……”

問題大的很啊!

你今晚來這裡,不就是為了黑靈珠嗎?

那可是你的救命神藥,你就這麼讓給彆人了,還問有什麼問題?

還有無名神醫的三個要求,不應是第一個,交還黑靈珠;第二個給治病;第三個,我們是好朋友嗎?

北冥有感不敢說,打開手機,在一個微信【東南西北】的群裡快速發了一句話。

北冥:【廷哥犯病!@祁楠,你在哪?快來!】

陳東:【什麼情況?!】

陳東:【廷哥怎麼又犯病了?】

陳東:【你們還在拍賣會現場嗎?一定要控製住他,不要讓他身份曝光了!】

陳東:【@祁楠,你人呢?怎麼不接電話!】

陳東:【你們誰有虞小姐的電話嗎?】

戚西封:【陳東,彆慌,陸少應該會有虞小姐的電話,我給他打電話。

北冥:【廷哥冇有失控,隻是他把黑靈珠讓給彆人了!】

祁楠:【我剛在電梯上,冇有信號!】

祁楠:【!!!!】

陳東:【!!!】

戚西封:【對方是個女的?!】

陳東:【北冥,快阻止他!!】

北冥:【女的!無名神醫。

秦北廷:【北冥,你這個季度的獎金冇了。

北冥:“!”

臥槽,忘了這個群裡是有五個人的!

他趕緊收起手機,心虛地抬頭看了一眼秦北廷,“廷哥,你真冇事?”

“你說女孩子一直戴著男人送她的禮物是什麼意思?”秦北廷不答反問。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