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同學,在想什麼呢?叫了你好幾遍,都不應。

”突然有人拍了下她的肩膀。

虞禾回過神,見是張老師,問道:“張老師,有什麼事嗎?”

張老師肩上掛著一個帆布包,雙手扶著腰,挺著個大肚子,像是特意過來找她的樣子。

“可算是被我找到你了,來,這是我幫你選的幾篇演講稿,你看看,能接受哪一篇?”

張老師從包裡拿出了一疊a4紙,是幾份演講稿,還是中英兩種語言,上麵做了不少備註,可見是花了不少心思。

虞禾把飯盒推到一邊,看了一眼,不解。

“今晚,校花前十名的海選就會有結果了,目前,我們十一班,就你的排名是最靠前的,前十名,你鐵定冇有問題。

“接下來,就是為最後的演講pk做衝刺,提前背好演講稿,爭取拿下校花頭銜,在校慶上,為十一班爭光!”

張老師一臉期待的鼓勵道。

虞禾想說她冇有報名,但打開學校論壇一看,女生排行榜第一名赫然掛著她的照片和名字。

虞禾:“……”

“謝謝張老師。

”她隻好接過演講稿。

“不客氣,你先拿回去看看,選一篇,下午放學後,你來辦公室找我,我教你英文朗誦,週末我也可以給你補習,我們爭取在下週演講pk之前,把口語練好!”張老師信心滿滿的說道。

“不用,其實我……”

“喂,你是葉子正的姐姐嗎?”

虞禾剛想說,她英語不差,突然被一個突然衝過來的小男孩給打斷了。

小男孩看上起七八歲的樣子,穿著凱威學院小學部的校服,跑的滿頭大汗,氣喘籲籲。

“哎喲,同學,有什麼事嗎?彆著急,慢慢說。

張老師連忙拿出紙巾給他擦汗,幫他順氣。

“謝謝老師。

”小男孩道完謝,著急的對虞禾說道,“我是葉子正的同學,葉子正跟三年級的學生打架,進校醫室了,老師叫了家長,但一直冇有來,你快點過去看看吧。

虞禾好看的眉毛輕蹙,她記得葉子正纔讀一年級,怎麼跟三年級的打架?

“嚴不嚴重?虞禾同學,快去看看吧。

”張老師催促道。

“好。

”虞禾淡淡應了聲,“資料謝謝你,補習就不需要了,你安心養胎,不用為我操心。

我先走了。

張老師還想勸說補習的事,虞禾已經轉身讓小男孩帶路,走了。

“張老師,我看你還是早點休假回家養胎,這幫學生爛泥不扶牆,都是靠走後門,混個名牌學校的文憑而已,隨便帶帶就好了。

範不著這麼用心。

路過看到剛纔那一幕的江老師走過來說道。

她是高二二班班主任,也高二一至五班的英語老師。

校花評選的情況,她也聽說了。

虞禾這個鄉野丫頭的英文口才,張老師再怎麼給她臨時抱佛腳,也不可能贏得最後的演講pk。

不過是白用功。

“江老師,不是的,每一個學生都有他的長處和閃光點,隻要願意努力,就一定能發出閃耀的光芒。

”張老師否認。

江老師嗤笑一聲,“朽木就是朽木,不可雕也。

小心被氣得動了胎氣。

——

虞禾跟著小男孩到校醫室門口,裡麵傳來男孩一陣陣的抽泣聲,以及女人尖酸的罵聲。

“怎麼回事?這都快一個小時了,他家長怎麼還不來?真是有爹媽生,冇爹媽管的野種。

“殷俊媽媽,您消消氣,子正爸爸堵在路上了……”葉子正的班主任王老師勸說道。

“我來的時候不見得堵車,他來就堵車,我看他就是故意躲著不來,不想負責吧!”

殷夫人咄咄逼人的說道,“這野種把我兒子傷成這樣,今天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去法院告你們失職!”

聞言,殷俊的班主任錢老師就著急了,催促道:

“王老師,你確定他真的在來的路上嗎?要不再打電話再催催。

“叩叩。

”這時,門被敲響了,緊接著,虛掩著的門被推開,虞禾走了進來。

她清冷的目光環視了一圈,葉子正像個被罰站的學生,站在窗邊。

他的校服又臟又破,雖然被揍得鼻青眼腫,卻還倔強的高抬頭顱,看著窗外。

再看矛盾衝突對象,殷俊,是一個目測一百八十斤左右大胖子。

皮膚偏黑,滿臉痤瘡,除了腦門上綁著白色繃帶,校服臟了,看不到彆的明顯傷痕。

他坐在擔架床上抽泣著,殷夫人、校醫、老師都圍著他轉。

葉子正跟他對比起來,輸在了不會哭。

“生氣成這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兒子被打死了。

”虞禾冷冷的說道。

葉子正聽到她的聲音,立馬回過頭,眼神詫異的看著虞禾。

“你咒誰啊!有冇有素質!”殷夫人罵道。

她一頭酒紅色短捲髮,一身名牌,耳朵脖子上戴著大黃金耳環和金鍊子,透露出了她暴發戶的氣質。

“你張口閉口就是野種罵人,就有素質?”虞禾反問。

殷夫人被她噎了下,“你誰啊!”

“葉子正的姐姐。

”虞禾說道,向葉子正招了下手,“過來!”

淡淡的六個字,讓葉子正一愣,身體竟本能地過去了。

等他意識到自己乾嘛這麼聽她話時,已經到了她跟前。

葉子正:“……”

“喲,我記得葉家隻是破產了,冇有死人吧,葉建明那個孬種,自己不敢來,派個鄉巴佬女兒來。

”殷夫人陰陽怪氣的說道。

葉家破產的訊息,整個北市的人都知道,她甚至還樂嗬了好幾天,殷家少了一個商業競爭對手。

她原本還想著藉此事,等葉建明來了,羞辱他一番,冇想到,來的竟然是他那個鄉巴佬女兒。

虞禾冇理她,看著葉子正,問道:“怎麼回事?”

從他鼻青眼腫的樣子,能聯想到當時被揍的真狠。

“不用你管。

”葉子正把頭彆到一邊,不願意說。

錢老師見此,立馬說道:“子正姐姐,是這樣的,子正和殷俊同學,因為口角衝突,子正先動手,打了起來,還用石頭砸了殷俊的頭,你們得負全責。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