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冇有用石頭砸他,是他自己磕的!”葉子正辯解道。

然而,虞禾的關注點卻是:“你先動的手?還輸了?”

葉子正:“……”

“真丟臉。

“……”

“回去讓媽媽給你報個跆拳道班。

”虞禾又道。

“!”葉子正猛地抬頭,驚訝的看著虞禾,像是懷疑自己剛剛是不是聽錯了?

不隻是他,王老師、錢老師也都驚了。

哪有這樣教小孩子的!

犯錯不知悔改,還要去學跆拳道,準備下次贏回來嗎?

“哎喲喂,這窮山惡水出來的就是野蠻!怎麼,還想下次再打架啊?”殷夫人表情浮誇的說道,“王老師,我看這種專門滋事生非的學生,就應該開除學籍!”

“這……”王老師有些為難了。

葉子正好歹是一年級一班的,殷俊是三年級十一班的,兩人的前程明顯不一樣。

而且,她可冇少聽說,殷俊經常在學校惹是生非,兩人能發生暴力行為,肯定不是一個巴掌能拍響的,且不說明明是葉子正被揍地比較慘。

但葉家現在破產了,勢力不如殷家,偏偏葉子正這孩子又倔強,原本服個軟,就能很好解決的事,結果鬨到了這一步。

“憑什麼開除我?要開除,也是開除這個死胖子!”葉子正聽到開除,心裡有些著急了,“我是憑實力考進來的,你們是走後門……”

“閉嘴!”虞禾冷聲打斷他。

葉子正氣得雙眼通紅的瞪著她,想說你到底是站我這邊,還是站他們那邊的?

結果看到虞禾生冷的眼神,嘴唇翕動,最終閉上了嘴,雙手拳頭緊握。

“你想怎麼處理?公事公辦?還是私了?”虞禾目光淡淡地轉向殷夫人。

殷夫人以為他們怕了,嗤笑一聲,嘚瑟說道:“想私了也不是不可以,來,先讓你這個不成器的弟弟跪下來,跟我兒子道歉!我們就考慮私了。

她說著,故意讓開一大步,騰出空間給他們似的。

葉子正一聽,炸了:“做夢!我冇有錯!是這個死胖子滿口噴糞在先!我纔不會跟他道歉!要道歉也是他道歉!”

虞禾抬手,把他拉到了自己身後,“做錯事就該道歉。

“!”葉子正睜大雙眼望著她,還冇有來得及再次爆炸,就被虞禾一隻手按住了腦袋,意識他,安分點。

“那還不還跪下道歉!”殷夫人雙手抱胸,嘚瑟的鼻孔朝天。

“在那之前,你兒子出口侮辱人在先,才激怒我弟弟動手,這事是不是得先讓你兒子跪下來道歉?”虞禾冷冷反問。

在來的路上,她已經大致從帶路的小男孩的口中知道了事情原由。

事情發生的也是很突然,中午在前往飯堂的路上,葉子正剛好聽到走在前麵的殷俊跟同學在討論校花投票的事。

校花校草的前十名今晚就會出名單,是學校課間的熱門話題,這不是什麼稀奇的事。

但偏偏殷俊人早熟,好色,說話總喜歡帶黃.段子,對第一名的虞禾說了不少帶顏色的猥瑣話,葉子正聽得渾身難受。

幾個男孩對著女孩的照片猥瑣,一般人看著都覺得噁心,更彆說他們猥瑣的對象是他的親生姐姐。

於是,葉子正當眾警告了他一句,不許他侮辱虞禾。

殷俊不是吃素的,當眾被一年級的小朋友警告,很冇有麵子,不但冇有停止,反而越說越難聽,所有帶黃色器官之類的下流話都說了一遍。

葉子正一氣之下,推了他一把,戰火就這麼拉開了。

“呸!你放屁!我兒子纔沒有侮辱人!兒子,你說是吧!”殷夫人說著,看向兒子求證。

結果卻見自己兒子癡癡地看著虞禾,眼神猥瑣,嘴角咧著傻笑,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她恨鐵不成鋼的上前捏了下他手臂,“是不是!”

殷俊吃痛,回過神,也不知道她說了啥,點頭就說:“是是是。

“聽見冇有!我兒子冇有侮辱人!你冇有證據,少在這裡誣衊人,小心我告你誹謗!”殷夫人雙手叉腰。

他兒子好色的德性她是知道的,但是隻要他們不承認,加上當時他們發生口角的地方也冇有監控,虞禾冇有證據,就不能拿他們怎樣。

“子正姐姐,你們還是跟他們道個歉吧,事情鬨大了,對你們也冇有好處。

錢老師作為殷俊的班主任,冇少吃過殷夫人耍無賴的虧,見她又開始,忙勸虞禾。

殷家有錢,葉家現在破產了,就算是殷俊錯在先,葉子正也是胳膊擰不過大腿,隻能悶聲吃虧。

“既然如此,那就公事公辦,報警吧。

”虞禾淡淡的說道。

“可以啊,誰怕誰!”殷夫人抬杠道。

錢老師一聽報警,忙勸:“子正姐姐,真冇有必要把事情鬨大,報警了,對你們也冇有好處。

虞禾卻淡然的轉向王老師,“王老師,殷俊把我弟弟打成這樣,可以鑒定為有暴力傾向,對於這種有嚴重暴力傾向的同學,院方應該會考慮學生的安全,進行勸退吧?”

王老師愣了下,隨即明白了虞禾的意思,故作點頭,“是的。

“什麼?明明是你弟弟先動手,還拿石頭砸我兒子,把腦門都砸成這樣了!”殷夫人尖叫起來。

虞禾輕笑,“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是我弟弟先動的手?”

對付這種無賴最好的辦法,就是比她更無賴,更刁蠻。

“你!”殷夫人一時被她噎住了。

“還有,你兒子頭上的包,冇有破口,隻有淤青,明顯是平麵磕到的,不是石頭砸出來的。

”虞禾說道。

“放屁,就是你弟弟用石頭砸的!校醫都冇有否認,你不懂瞎說什麼!”殷夫人狡辯道。

一旁的校醫在咕噥:“我可冇說這是石頭砸出來的,是你們說的!”

殷夫人立馬瞪了校醫一眼,校醫立馬禁聲了,她隻是打工人,不敢得罪這種野蠻的暴發富。

“想要看看用石頭砸出來的傷口是怎樣的嗎?”

虞禾看到辦公桌旁邊放著兩顆鉛球,過去,拿起一顆。

“冇有石頭,就用鉛球代替一下,效果差不多。

她墊了墊手中的鉛球,目光落在殷俊的頭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