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兩點。

公安局,陳隊辦公室裡。

“虞小姐,一個好訊息,一個壞訊息。

陳隊深吸一口煙,然後把菸蒂按在菸灰缸裡。

虞禾嫌棄地扇了扇飄過來的煙霧,還冇有開口,陳隊自己先說了。

“好訊息是我們終於找到羅小瑤母女了。

虞禾好看的眉頭請皺,先說好訊息,而不是壞訊息,說明壞訊息更重要。

“壞訊息呢?”她問道。

“找到的是兩具屍體。

”陳隊說著,從抽屜裡拿出卷宗,遞到虞禾的麵前。

虞禾濃密而纖長的睫毛微垂,看著那棕色檔案袋。

雖然今早接到陳隊的電話時,她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心裡準備,可真聽到這個訊息,她還是有些難受。

她跟羅小瑤認識的時間很短,談不上什麼感情,甚至對方還是害死養母的肇事司機的女兒。

但那是一條活生生的生命,說冇有了就冇有了,還是因為她當初提到了羅賓,就失蹤,死亡。

“屍體是在一週前,在南市臨縣的水庫發現的,打撈上來,屍體已經高度腐爛,當時法醫判斷死了十幾天,冇法確認身份,直到三天前當地公安局釋出了協查通報公告,我這邊接到資訊,到當地通過dna確認了是羅小瑤母女。

陳隊喝了口茶,繼續說道。

“死因是因大量液體進入呼吸道,影響氣體交換而引起的死亡,是溺死。

“由於死亡時間過久,期間又下過幾場暴雨,案發現場遭到嚴重破壞,偏偏剛好那段時間,水庫附近的公路監控攝像頭癱瘓了三天,冇法判斷是謀殺、自殺、還是意外,當地公安局最後是以意外死亡結案。

“這不符合規矩吧?你負責的人口失蹤案,屍體找到了,不應該由你這邊查清楚才能結案嗎?”

虞禾抬眸,桃花眼裡,眼神平靜的看著他。

且不說當初羅小瑤失蹤的異常,按一般的常理,這邊立的案,就得這邊結案纔是正規的流程。

這麼草率就結案了,明顯就是有貓膩。

“這就是我讓你過來當麵說的原因。

陳隊起身,站在窗邊,打開一條縫隙,又點了根菸。

當初羅小瑤失蹤案能立,是她距離成年還差幾天的時間,符合未成年人失蹤立案要求。

立案後,他帶回了當時最有嫌疑的秦美美詢問,結果秦美美證明瞭自己的清白,無罪釋放。

他隻能繼續帶隊找人,無果。

幾天後,羅小瑤法定年齡成年了,而他們又冇有找到她可能被拐賣的線索,就成了單純的人口失蹤,這個案件就被解除刑事案件,不能再占用公務資源。

他隻能利用閒暇時間,繼續搜尋線索。

直到三天前看到南市臨縣發出的協查通報公告,但那時羅小瑤母女的屍體就成了那邊的案件。

“南市正在參加文明城市評選,上頭不想讓事情鬨大,所以案件草率就結了。

”陳隊說完,又深深吸了口煙。

窗外的冷風灌了進來,冷冷地拂在虞禾的臉上,吹動著她的髮梢。

她聽明白了,羅小瑤母女,孤兒寡母,無權無勢,當意外處理,不會有人給她們翻案。

就算有,上頭還有人罩著,一般人也很難翻案,除非你勢利背景強大,能鬥得過官。

“謝謝你,陳隊。

”她起身說道。

養母當年車禍唯一能突破的線索,自此,全斷了。

她唯一能肯定的是,方向是對的,養母當年並非死於意外車禍,而是謀殺!

就連羅小瑤母女的死也是。

而她現在,很可能已經暴露了,凶手在暗,她在明。

“如果你要繼續查的話,可以從顧家入手。

”陳隊突然說道。

虞禾開門離開的動作頓了下,陳隊繼續說道:“羅賓肇事之前,是顧家的司機。

他也想繼續深挖,去查,但他隻是小小的公職人員,撼動不了顧家。

“謝謝。

”虞禾麵無表情的應了聲,開門出去了。

同時打開手機,撥了個電話出去。

“陸煩人,你們陸家上次欠我一個人情,現在該還我了……”

……

虞禾掛了電話,走出公安局,司機把車停在虞禾麵前,為她打開後座車門。

“虞小姐,迴天禦嗎?”司機問道。

虞禾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應了聲,“嗯。

——

葉啟晨開完會,從公司出來,在等電梯的時候,刷了下朋友圈。

刷到了葉子正的中午發的朋友圈:“看在她特地給我帶禮物的份上,原諒她了。

配圖是兩顆巧克力糖。

“幼稚。

”他嘀咕一聲,然後截圖,發給了虞禾。

葉啟晨:【/圖片,不能隻寵弟弟,哥哥也要寵愛。

/可憐】

另外一邊。

虞禾正靠在後座上打遊戲,看到微信資訊提醒,點進去,看到葉啟晨發的圖片。

虞禾:“……”

她真不是特地帶的禮物!

隻是哄秦北廷吃藥的糖,多了隨手揣兜裡的。

接著,葉啟晨又發來一張照片。

是他的左手,手指修長,襯衫往上挽起,露出一截手腕,膚色偏白,乾練。

虞禾:?

葉啟晨:【有冇有覺得我的手腕很空?】

葉啟晨:【上次的禮物你還冇有送我呢!】

虞禾:…………

那真的不是禮物,真的隻是一根不要的紅繩而已!

恰好這時,車子經過一個商場,虞禾無意間看到一家專門賣男士服飾的品牌店,便跟司機說道:“靠邊停一下。

司機停好車,用手機拍了張虞禾進男士服飾品牌店的背影,發給了秦北廷。

【虞小姐從公安局出來了,我們在回去的路上,她在買東西中,到天禦路程預計還有半個小時。

天禦這邊。

秦北廷正在客廳裡看戚西封帶來的項目檔案,看到手機螢幕亮了,點開看了眼,就把項目書合上了。

“這個項目書你回去再改改,今天先到這,把客廳恢複原樣,走吧。

戚西封和陳東對視一眼,心領神會:

嫂子要回來了!

於是,一個把人送回房間,一個收拾好客廳,迅速離去。

秦北廷躺在床上,放大司機發過來的照片,看到是男士服飾品牌店,嘴角掩飾不住的上揚。

小姑娘會給他買什麼禮物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