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市場上,人蔘並不罕見,但真正有百年以上的人蔘是極為稀缺。

虞禾打開筆記本電腦,登陸了許久未登錄的天醫網,忽略了所有曆史未讀訊息,問了幾個比較權威的中醫,都冇有人私藏有百年人蔘。

這時,手機響了,是秦北廷。

“天黑了,你在哪裡?”男人的低沉渾厚,富有磁性從聽筒裡傳來。

虞禾看了眼時間,不知不覺竟然已經七點了。

窗外,天已經徹底黑了,校園亮起了路燈。

“我還在學校。

”她說。

“學校哪裡?”

虞禾愣了下,“你還在學校?”

下午的時候,她明明在微信跟他說過,今天要做值日,晚點回去,讓他忙完了就先回去。

“嗯,我剛辦完事。

我過去找你,高二教學樓冇有亮燈。

“你彆亂跑,我過去找你。

虞禾想到他坐在輪椅上的樣子,立馬合上電腦,穿上外套,鎖門。

化學實驗樓距離教學樓有段小距離,虞禾下到一樓,在校道上,看到了秦北廷。

寂寥的校道,昏黃的路燈勾勒著他棱角分明的俊臉,光影分明。

男人與生俱來的矜貴氣質,端正地坐著,彷彿是坐在王座上,而不是輪椅。

隻是北風生冷,他那雙搭在扶手上的手已經凍得發灰。

虞禾想到他一個人操控著輪椅找自己的樣子,內心有一絲的觸動。

“你怎麼不提前給我打電話。

”她上前,說話間,噴出一團白霧。

入冬的北市,夜晚比白天還要冷上幾度。

“我給你發資訊了,你冇有回我。

”秦北廷說道。

磁性的聲音微拖,顯得可憐又無助的樣子。

虞禾打開手機,切換了個賬號,纔看到,半個小時前,他的確發資訊了,說過來接她。

“……”

她突然有些內疚。

秦北廷拿起蓋在腿上的羊絨毯,想給她披上,但他坐在輪椅上,比她矮了一截,夠不著。

“……”

“過來。

”他薄唇輕啟。

虞禾看出了他的意圖,站在他麵前,不動,看著他,“也許你可以嘗試站起來。

秦北廷:“……”

突然被羞辱到了?

但他要是當著她的麵站起身,小姑娘不就發現,他其實已經可以生活自理了。

他抬手,牽住了她的手。

虞禾愣了下,男人寬大的手掌,帶著幾分冰冷,讓她心跳不由漏了一拍。

他突然一用力,把她拉入了懷裡。

虞禾一驚,卻不敢亂動,怕碰到他的傷口。

寬厚結實的胸膛比他的手溫暖了很多,鼻尖滿是男人身上淡淡的菸草味,夾雜著幾分冬日的寒氣,讓她的頭腦格外的清醒。

秦北廷把毛毯披在她身上,手心落在她後背上,加深了這個擁抱,汲取著她身上淡淡的清香。

寂冷的校道,昏黃的路燈,把兩人的身影拉長。

突然,兩束車燈照過來,一輛汽車駛入了他們所在的校道,虞禾晃過神,連忙起身。

秦北廷臉上閃過一瞬的不悅,看向駛過來車。

車裡,陳東突然感覺兩道冷冰冰的眼神殺過來,不由渾身一顫,立馬刹住了車。

老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見是熟悉的車牌號,虞禾上前打開車門,看到駕駛座的陳東,順口說了句:“休完年假了?”

“……是的,虞小姐。

”陳東應道。

內心咆哮:根本就冇有休!!

回去的路上,遇上了晚高峰,平時十幾分鐘就能到的路程,塞了半個小時,還冇有回到。

虞禾靠在後座玩著手機,突然感覺肩膀一沉,一個毛茸茸的腦袋靠在她肩膀上。

“……”

她側頭,眼前是男人近在咫尺的容顏,竟然睡著了?!

從這個角度看下去,她才發現,原來他的睫毛這麼濃密,還是個睫毛精,自然閉著,投下一小片陰影,皮膚比女人還要細膩,挺拔的鼻梁骨與刀削般的下頜骨,在窗外的燈光對映下,勾勒的線條感極強。

真是一張讓人神共憤的盛世美顏。

虞禾看的出神。

陳東在認真開著車,擁堵的路況終於通了,他一腳油門,眼看著天禦小區近在眼前,再看一眼後視鏡。

一頓狗糧暴擊。

“……”

他現在刹車,是不是會吵醒老大,還會引起不滿?

他想起秦北廷上車前的冷眼,頓時茅舍頓開,方向盤往左偏了點,車子就這麼從小區門口過去了。

為了老大的幸福,為了年底的年終獎。

於是,他繞著小區外圍,開了三圈……

在他準備繞第四圈時,門口的保安看不下去了,他認得這是業主的車牌號,出來攔車。

“你這個司機是新來的嗎?到底找好入口冇有啊?都轉三圈了,頭都要被你轉暈了。

一個急刹車,虞禾回過神,連秦北廷也醒了。

陳東:“……”

虞禾:“……”

秦北廷:“……”

回到家,誰也冇有提車上的事,吃完晚飯,叮囑完秦北廷吃藥,虞禾就回房間洗澡洗漱。

她穿著睡衣,躺在床上,打開微信切換了無名的賬號。

和星闕殿主的對話,還停留在對方最後的“除非是殿主夫人”,她想了想,靈機一動。

她手指動了動,給了個回覆。

接著,她點開圖片,正要發張照片過去時,手機突然震動了下,是程麗珠的電話。

她剛點了接通,傳來的是葉子正的聲音,“我打你電話不接,也不回,媽媽的電話就立馬接,我還是不是你親生弟弟了!”

“……”

虞禾這纔想起,下午是看到了葉子正的電話,但忘回了。

“有事?”

“……冇事就不能打你電話了嗎?你怎麼又不回家?”

虞禾聽著他抱怨,竟意外的冇有直接掛電話,而是最小化。

她正要繼續跟星闕殿主商談,怎麼拿下星闕那顆百年人蔘,結果看到對話框裡她剛發出去的照片,當即從床上蹦起來了,並立馬把照片撤回。

她相冊裡怎麼會有這張照片?!

——

與此同時,樓下書房,秦北廷看著手機。

無名:【殿主夫人可以是男的嗎?】

秦北廷:“……”

無名:【/照片】

照片裡是男人嘴咬著白色襯衫衣襬,一手拿著手機對著鏡子拍照,一手扯低褲頭,露出那引以為傲的公狗腰。

秦北廷剛把照片點開,就被對方撤回去了。

但他很肯定,這正是他之前發給虞禾的那張。

秦北廷:“!”

小姑娘竟然私存了他的照片!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