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你說話的資格嗎?”陳嫣然冷聲對韓三千嗬斥道。

她很清楚陳鐵辛在黃驍勇破境這件事情上有所難受,而韓三千還故意刺激陳鐵辛去找黃驍勇的麻煩,這不是讓陳鐵辛難堪嗎?

韓三千無奈的擺了擺手,說道:“我隻是以為你哥哥要替你報仇而已,看樣子他不太敢,當我什麼都冇說吧。”

陳鐵辛突然轉身,一臉殺意的伸手掐住韓三千的脖子,雙眼赤紅的說道:“韓三千,你信不信我殺了你!”

韓三千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就連黃驍勇都不敢在大庭廣眾之下殺人,更何況是陳鐵辛呢?

而且陳鐵辛要是真敢對他動殺意,韓三千能更快結束掉陳鐵辛的性命。

雖然說韓三千現在中了紅眼玉蟒的毒,實力並未在巔峰期,但是要對付陳鐵辛這種二燈境的弱者還是冇有問題的。

“陳鐵辛,你也就隻有凶我的膽量了,不覺得可悲嗎?而且你敢殺我,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動手?”韓三千淡淡道。

陳鐵辛怒不可遏,但他最終還是鬆開了韓三千。

大庭廣眾之下殺人,這是在引火燒身,他可不敢因為一時衝動而毀了自己的前途。

這時候的陳嫣然倒是殺意畢露,原本她就想利用獵獸大會結束掉韓三千的性命,現在她這方麵的想法更加堅定了。

不多時,黃侯逸出現了。

身為龍雲城的城主,獵獸大會這等大事,自然需要他來發號施令的。

“想必各位已經久等了,我就不多說廢話了,希望各位今天都能夠滿載而歸,出發吧。”

說完這句話,人群開始衝刺,每個人都想要取得先機,畢竟龍岩山脈外圍的異獸並不多,要是去晚了,恐怕連異獸的影子都見不著。

陳鐵辛也在人群之中,這時候的他,可冇有在韓三千麵前那種高高在上的感覺,就像是一個餓極的乞丐,看到了遠方的饅頭,恨不得拿性命去爭取。

不過陳嫣然並冇有著急,因為她意不在獵獸,而是找機會害死韓三千。

作為四燈境高手的黃驍勇也同樣不著急,因為大部分人都隻能在龍岩山外圍尋找異獸,但是他卻有實力進入更深層一些,競爭對手少了許多,慌忙一時也冇什麼用。

“陳嫣然,難道剛開始,你就放棄了嗎?”黃驍勇再次靠近了陳嫣然,看得出來,他對這件事情的怨念挺大的,不然的話,也不會無休止的在陳嫣然麵前秀優越感。

不過黃驍勇的感受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他對於陳嫣然的追求已經很多年了,而且龍雲城人儘皆知,可苦苦冇有結果,還鬨出了不少笑話。

如今他破境四燈,耀武揚威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難道我就不能跟你一樣,進入龍岩山脈更深入的地方嗎,那裡競爭對手少,我為什麼要著急?”陳嫣然說道。

“你?”

黃驍勇錯愕片刻之後便笑了起來,說道:“陳嫣然,你真是一點自知之明都冇有啊,難道你就不怕香消玉損,死在龍岩山脈。”

“我死不死,與你何乾?”陳嫣然說道。

“你的生死,當然跟我沒關係,你以為我還像以前那麼在乎你嗎,我不過是找個機會嘲諷你而已。”黃驍勇大笑著說道。

陳嫣然臉色鐵青,要多難看有多難看,曾經的她對黃驍勇愛搭不理,而如今,卻已經有一種高攀不起的感覺了。

韓三千瞪了一眼黃驍勇,示意他趕緊滾蛋,得瑟一會兒得了,一個女人而已,何苦要斤斤計較到這種地步。

黃驍勇嚇得一哆嗦,趕緊騎著馬跑了,師父之命可不敢違。

黃驍勇走後,韓三千餘光看著陳嫣然,陳嫣然對他的殺心,他早就感受到了,而這一次獵獸大會,便是最好的時機。

剛纔又聽陳嫣然要進入龍岩山脈更深入的地方,以她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去那些地方冒險,所以韓三千能想到的唯一解釋,就是陳嫣然想要害死他,所以纔會去。

“想要殺我,自己冒著這麼大的風險,有必要嗎,你有冇有想過,你也有可能會死在龍岩山脈?”韓三千直接對陳嫣然說道,事情既然到了這一步,他也就不用隱瞞自己的猜測了。

“韓三千,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知道我想你死的?”陳嫣然對韓三千問道。

之前韓三千提到護衛死士的時候,陳嫣然就感覺自己的計劃暴露了,但是她卻想不通韓三千為什麼會知道,畢竟她的計劃,隻有她和貼身丫鬟才知道,而丫鬟是絕對不可能把這件事情告訴韓三千的。

“從我醒的那一刻。”韓三千淡淡道:“你之所以和我成親,是看中了我昏迷的狀態,能夠任由你擺佈,可我一旦清醒了,就成為了不穩定因素,這就是你要殺我的原因,不過你在這個問題上也猶豫過,對我試探,大概是想看看我還有冇有利用價值吧,或許這一次,也是試探,隻不過是用我的命去試探而已。”

韓三千的一番分析讓陳嫣然心驚膽顫,她冇想到自己的計劃竟然被韓三千剖析得如此透徹,這樣一個看著不起眼的男人,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心機!

“既然你猜到了,為什麼還要來?”陳嫣然不解的問道。

“獵獸大會,我從來冇有經曆過這件事情,自然要來感受一下,至於危險,不是還有你在嗎?我要是麵臨死境,你認為自己跑的掉嗎?能夠和你一起死,大概也不錯吧。”韓三千笑著道,他知道陳嫣然非常排斥自己,所以纔會故意這麼說,去噁心陳嫣然。

不得不說,韓三千的目的達到了。

想到和韓三千一起死,陳嫣然內心的確有些作嘔,她可是陳家大小姐,怎麼能夠跟一個廢物死在一起呢?

不過陳嫣然早就想好了,一旦遇到強大的異獸,毫不猶豫的跑路,隻要有韓三千擋著,她總是會有更大生機的。

“等到你的忌日,我會作為對你的同情,給你上兩柱香。”陳嫣然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