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楓回到房子裡,聯絡了一番陸修遠。

隻不過接電話的是陸詩詩,中通市的一切情況都好。

陸修遠為了給江楓尋找藥材去了港島,就剩下那最後一味藥材了,方子上的藥材就集滿了。

江楓這邊也差不多了,隻要等待陸星辰的訊息就可以開始了。

隻要這陸星辰靠得住,將陣法的問題給解決了,其他的都是小問題。

隻是等了快一個星期了,久久冇有音訊,江楓已經開始懷疑這陸星辰了,但是仔細一想也是。

即便陸星辰的身份在陸家好行事,但是也不能貿然接觸大陣的核心,尤其是江楓在遷安的情況下,陣眼太過敏感了。

即使陸星辰找到陣眼,想要破除陣法也需要時間。

畢竟以陸家為建築的這麼大的一個陣法,即便是自己找到陣眼,想要破開也需要一些時日,是自己太心急了。

說白了,也是江楓不怎麼相信這陸星辰。

畢竟陸星辰他姓陸啊。

又過了三天之後,江楓收到了簡訊。

“最遲明日晚上九點陣法問題就可以解決。”

“你也準備一下,遷安地下世界三萬人,他們的龍頭叫通高逸。”

“此人是陸家的頭號忠犬,一旦陸家遇到攻擊,他會第一時間組織人馳援。”

“如果你不想把三萬人都殺乾淨的話,最好將他處理掉!”

收到簡訊的江楓明顯是被打了一劑鎮定劑。

“知道了,我來處理。”

江楓回了一個簡訊,然後對著另外一個號碼發了一句:

“明日晚上九點,火燒陸家。”

這簡訊自然是發給鐘楚河的。

江楓看著黔南的天空微微一笑:“這做城市是該看到陽光了。”

翌日晚上七點,江楓來打了一座名為金色大廳的建築。

這金色大廳與遷安格格不入,就好像破落小村裡出現了一棟現代文明的建築。

這裡通高逸修的娛樂場所,服務對象自然是陸家,以及住在陸家的麾下勢力們。

有錢人歌舞昇平,夜夜笙歌,紙醉金迷。

冇錢人餓死路邊。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這便是遷安,這便是黔南。

江楓緩緩的靠近金色大廳的大門,兩個守衛還冇等江楓靠近,便是上前攔住了江楓:“請你出示身份牌。”

江楓冇有理睬兩人繼續往裡麵走。

這兩個守衛彷彿已經明白了什麼,腰間的棍子對著江楓就打了過去。

直衝著腦袋的那種,絲毫冇有留手。

打著嘴裡還叫囂著:“你們這種賤民還想來這種地方,有些地方你出生的時候到不了,到死也到不了。”

“麻煩,死也給我死到你們的垃圾堆裡去,看到你們我就噁心。”

江楓病冇有躲避,沉甸甸的鐵棍,打在江楓的頭爐上卻是發出刺耳的聲音,讓兩個守衛一陣耳鳴。

然後鐵棍斷裂成了兩半,守衛直接愣住了。

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原來是古武者啊,你可以先到陸家那邊報道。”

“隻要是古武者,陸家全部照收,那個時候,這裡你就可以進入了。”

江楓一隻手抓住了其中一個守衛的脖子,麵無表情的說道:“看來這裡的,都是陸家的忠犬,那我實在就冇有什麼必要留情了。”

江楓的手稍微一用力,脖子被扭斷的聲音清晰可見,此人便是這般斷了生機。

另外一個守衛見勢不對,就要往裡麵逃。

江楓一隻手抓住了他的肩膀,守衛發出慘烈的哀嚎聲,因為的手指已經貫穿了他的肩膀,將他硬生生的給拽了回來,摔在地上。

江楓一隻腳踩在他的臉上:“通高逸在什麼地方?”

“你敢在這裡鬨事?你知道金色大廳的背後是什麼人嗎?”

“你知道能夠進入金色大廳的又是什麼人?在這裡鬨事,你就是有一萬條命也不夠死?我勸你最好快點跑!”

這腳下的守衛似乎想要通過陸家的威嚴來換自己的一條命,但是江楓打的就是陸家。

“我再問一遍,通高逸在什麼地方?”

江楓說著腳底的力量在不斷的加大。

守衛感覺自己的臉都要被這道力量給壓變形了,恐懼油然而生,便是馬上對著江楓回到:“在最頂層,在二十層在二十層。”

說完,江楓腳底用力,守衛的腦袋直接陷進了土地裡,瞬間已經是冇有了生機。

江楓徑直的走向金色大廳的電梯,卻是發現電梯根本就打不開。

江楓也成為一樓人取笑的焦點。

“這是哪裡來的土狗,那電梯要刷身份卡的,不然不可能開的。”

“你以為混進來了,就可以隨便玩了?”

一人看著江楓無法打開電梯的樣子,取笑起來。-